社會都市

和嫡妹換親後,我擺爛躺贏了
羅玄清與嫡妹羅玄薇雙雙重生了!前世嫡妹婚姻經營不善,失去了婆家威遠侯府這座靠山,轉而勾引她夫君,害死她兒子。 重生後,嫡妹更是仗著父親與繼母對她的寵愛,與她換親事,奪得她前世的夫君,想要享受她前世誥命夫人的尊榮! 殊不知,前世婚姻與她不過就是一燙手山芋,重生後的一切都在她的算計中…除了那個意外換來的專情小妾的夫君,怎麼對她表達了愛意? 這個走向不太對!得逃!
作者:白杏不白
連載中
系統讓我當賢妻良母
一朝穿越,她成了人人看笑話的北靜王妃,腦袋裡還多了一個會說話的系統。 暴躁易怒的丈夫,神秘莫測的君王,形容詭譎的他國太子,都成了她的攻略目標,安芷柔頭都快大了,不著調的系統還讓她做每個人的賢妻良母! 老孃掀盤不幹了!瞅了瞅去還是那個皇帝靠譜些,可誰承想一切都是那個人的一場遊戲,一個執念真實與虛假只在一瞬間………
作者:獅駝晏卿
連載中
雙赴
別後重逢,孟筂對沈子業說,沈總應該知道溺水的人,總天真的想要抓住一塊浮木。
作者:一半浮生
連載中
妻子婚外情,趁病危拔我氧氣管
站著十字路口的秦程,發現自己竟然穿越到了被妻子拔掉氧氣管前一刻。 重活一世,他不想再次遭受背叛。 “救命啊!” 女人的呼喚驚醒了他。 他想起前世就是這場英雄救美導致重傷。 這次。 救還是不救?
作者:養生真人
連載中
庶姑娘她無惡不作
京城人盡皆知,病弱殘廢的世子要娶妻了。娶得是默默無聞的小透明庶女。 可誰知,這位小透明庶女忽然開始打群架、逛花樓、溜狗逗貓,無惡不作。 而那位病弱快死的世子,娶妻後走路也不喘了,打人也有勁了,甚至完全康復了。 小透明庶女表示:不會醫術就不能治病嗎?
作者:閒疏兒
連載中
空間在手,搬空伯府踹渣男!
異能界木雨竹穿成了被圈禁的少奶奶。 想花我的錢,又想要我的命? 木雨竹冷森森一笑:搬空安逸伯府踹渣男,和離書到手再送他們一家去坐牢。 只是,和離後,四皇子虎視眈眈殺氣畢現;本家不折手段奪財產。 木雨竹:我性子野,抱住皇帝老爺子的大粗腿,二嫁縣令之子做靠山,誰敢動? 廢材相公:本公子不才,怕老婆,是護短屬性哦。 一句話:誰找我媳婦兒麻煩,誰就有麻煩……
作者:落雪輕輕
連載中
退親後,假千金靠玄學一統江山
穿越異界+吐槽被讀心+逃荒基建+炮灰翻身+團寵+玄學 樊星月意外穿越重生到了異世界一名炮灰假千金身上。 這輩子有她在,她自然不會走上原身炮灰老路,果斷放棄男主,遠離女主,遠走高飛,自由翱翔。 只是,前有天災降臨,人禍作亂,後有邊疆戰起,烽火連天,這片大陸岌岌可危。 逃荒路上,真千金女主的資深擁護者原身一家,突然像是開了竅,腦子正常了起來。 看著小心翼翼討好著她的一家子老小,樊星月傲嬌抬頭:行吧,看你們識趣,就帶你們玩一把大的吧。 頭腦簡單樊老爹:嘿嘿,閨女說得都對。 溫柔賢惠樊老孃:月月,快到阿孃懷裡來。 學富五車樊大哥:妹妹有點傻,得多看著些。 武藝超群樊二哥:妹妹別怕,有二哥在。 妙手回春樊三哥:妹妹好可愛,是我家的。 活潑可愛樊小弟:姐姐好厲害,姐姐救命啊…… 某個腹黑妖孽冷了臉,緊緊摟住樊星月的纖纖細腰,怒懟:有完沒完,滾,都給我離遠些,小星星是我一個人的。 玄學菜鳥穿越異世攜手隱形大佬,鹹魚翻身一統天下的故事就此展開。
連載中
誘!人前死對頭,人後前男友
娛樂圈誰不知道流量小花沈念一和影帝周行聿是死對頭!兩人粉絲,見面就掐。 不止粉絲,正主也是如此!周行聿影帝獲獎那天,沈念一開直播吐槽他的以往糗事,網友吃瓜吃了一整夜。 ……後來兩人一起上了戀綜,全網震驚!網友紛紛感慨,這兩人怕不是要把戀綜天花板掀了。 節目時:周行聿說:“某人人面獸心。”沈念一說:“死釣魚竿,又細又愛釣。”懟著懟著網友怎麼感覺這兩人之間氛圍怪怪的! 後來沈念一和男嘉賓約會時,兩人CP感拉滿,同框氛圍讓網友磕爆! 反觀周行聿,臉黑的要死,坐在他對面的約會女嘉賓問:“不好意思,請問你今天出門洗臉了嗎?”……夜晚綜藝拍攝結束,沈念一回房間時,被一道強力拉過,男人將她抵進牆角,周行聿粗糲指腹輕輕摩挲她的唇瓣,眸色通紅:“和他玩的很歡?”他聲線低沉嘶啞, “你就這麼把我丟了?”後來兩人同框出鏡約會,同時網友得知周行聿居然是沈念一的前男友! !!全網感慨你們的戀綜play真刺激,人前死對頭,人後前男友! 戀綜?男人的追妻小遊戲罷了——
作者:紅北梟
連載中
清冷美人在瘋批權臣榻上輕聲求饒
【純情堅韌釣系大美人VS權傾朝野瘋批大佬】 一場風波,貴為皇后的倪酥被丈夫親手送給自己的小叔。 當夜,內閣首輔高大的身軀籠罩而來,掌心托起她的臉頰,冰涼的指節顫慄般從肌膚上碾壓而過。 “你是我的了。” 倪酥身疲體累,淚意盈盈“你瘋了!我是你皇兄的妻子。” 裴鬱扣緊她的十指,喑啞而充滿誘惑的嗓音,輕柔掃過她耳際“皇嫂,皇兄的一切都會是我的。” “包括你。” 越了雷池,她成了裴鬱的籠中嬌雀,插翅難飛。 ** 裴鬱生母身份低賤,自小受盡苦楚,倪酥救他於水深火熱。 他視她為神明,可神明卻成了他的兄嫂。 所以,他用最卑劣的手段將她囚禁在身邊。 紅燭帷帳中,女郎玉骨冰肌,貝齒輕咬軟唇,叫喊哭啞嗓子,鶯鶯嬌軟。 裴鬱猩紅的神色裡滿是痴迷的瘋狂“你這輩子都是我的,永遠別想離開。” 美人杏眸噙淚,軟聲回應“妾永遠不會離開。” 他以為倪酥已然認命,未曾想她竟在自己得勝歸朝時自城牆上一躍而下。 裴鬱在城樓下雙目欲裂,聲嘶力竭“酥酥!你怎麼敢死?!“ 倪酥卻笑了。 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笑的這樣明豔肆意。 怕冷又怕疼的皇后,用最慘烈的方式,死在了長安最寒冷的深冬。 從此,皇后灰飛煙滅,只多了一位新寡小婦。
作者:耳矜矜
連載中
頂級淪陷
【離經叛道的禍世女妖VS愛而不知的瘋批大佬】八歲的溫南煙嬌縱恣意離經叛道一身反骨,將一個漂亮的小哥哥鎖在自己的身邊。 那時漂亮的小哥哥桀驁不馴寧死不從罵她是世紀惡女。彼時她不屑一顧,依舊我行我素。 直到——溫家敗落,她收斂起鋒芒扮起了柔弱。再次相見,她是黑料纏身的十八線小明星林南煙,他是周家的二少爺周彌生,有著殿堂級的神顏,一身肆意的邪氣,墮落地像是盛開在地面上的彼岸花。 林南煙知道自己是個瘋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她偏不怕邪的撞了上去。 所有的人都說週二少有個求而不得的白月光,不容易被釣。小白花溫柔嫻靜、安靜繾綣,眾人心疼她的飛蛾撲火。 只有他知道,她就是表面上披著仙女的皮罷了,骨子裡貪婪、放縱、無惡不作,肆意地在這個世間霍亂。 *他是孤獨的掌權者,下棋的陰謀者,騙她入局,誘她入心,不曾想到,原來他自己也早就身在棋中了。 分手那天,他輕描淡寫的說玩玩而已,她拎著箱子離開,說,她有罪,她會懺悔。 轉眼間她就找了他的兄弟。後來他發瘋似的問她——什麼時候才能像小時候一樣,把他鎖在她的身邊。
作者:沙羅曇花
連載中
婚後情話
【正文完結,番外日更ing】 接檔文《晨昏不休》/《心動玄學》,求收藏呀~ 【嬌嬌女x禁慾系】【先婚後愛】【年齡差】 阮梨沒想到自己會和霍硯舟結婚。 他是她的長輩。 他們的人生在過去二十幾年裡鮮有交集。 一朝領證,住進同一個屋簷下。 阮梨:相敬如賓就好。 霍硯舟:既是夫妻,當然不能分房睡。 阮梨:……? * 霍硯舟這個人端方持重,矜貴淡漠,掌著整個京北霍家,是富貴圈裡最令人忌憚的存在。 阮梨起初也怕他。 直到那晚,阮梨穿著單薄的睡衣,在霍硯舟的書房發現一幅繪於多年前的《春梨圖》,明媚少女自如雪梨花間回首,和她一模一樣的眉眼。 腰身被從後圈住,阮梨烏軟眸底滿是訝異:“為什麼……是我?” 霍硯舟沉啞的嗓音落在耳邊:“我試過剋制。” * 誰也沒想到,霍硯舟那樣端方貴重的人,也會在每一個午夜寂靜時,對一個小姑娘說盡了這世間最動(xiu)人(chi)的情(sao)話。 #分手後我嫁給了前任的小叔叔# #說好的禁慾系呢?# #塑膠夫妻的炒菜日常# 1、文物修復師x京圈大佬 2、女主有前任,男主無,男德班優秀畢業生 3、年齡差八歲/1v1/sc 文案已截圖。 —————————————————————— ★接檔文1《晨昏不休》,求收藏呀~ 桑漁第一次遇見溫晏清,是在一輛開往莫斯科的國際列車上。 伊爾庫茨克突降暴雪,他們被困在狹窄的兩人間。 短暫的十七天,他們在伊薩基輔大教堂外告別,桑漁一個人走上那座古老的情人橋。 溫晏清回到車裡,看到了這些天他送出去的所有東西。 她什麼都沒帶走,只一樣——他的襯衫,她穿過的那件。 * 二十歲的桑漁,憑藉一支空靈純淨到極致的《祈神》,成為古典舞領域的新晉女神。 有三流小報挖出女神舊照,照片中桑漁彎著一雙清凌凌的眼睛,雙頰酡紅,身邊坐著的男人赫然是京北溫家的繼承人溫晏清。 一時流言四起。 媒體追問桑漁,“請問桑小姐和溫先生是什麼關係?” 桑漁依然彎著一雙清凌凌的眼,笑答:“不熟,誤會。” * 溫晏清最愛桑漁的一雙眼睛,瞳仁烏亮,眸光澄澈,不染半點俗塵雜質。 後來,半生得意的男人,最想做的事,就是讓這雙清凌凌的眼睛,染上情緒。 像那年開往莫斯科的那輛列車裡—— 暴雪連天,她眼尾燒紅,水光浸滿。 人間清醒(女主)×斯文敗類(男主) 1v1,sc,成年人的愛情故事 —————————————————————— ★接檔文2《心動玄學》【職場養成】【先婚後愛】 人生最尷尬的事情是什麼—— 相親遇見“前任”。 “前任”秒變老公。 老公成了上司。 打工人喻橙一鍵三連。 朋友問她:不尷尬嗎? 喻橙:不尷尬啊,他給的太多了。 後來喻橙要走,被賀清辭拽住。 “是我昨晚給的不夠多?” 喻橙:“……” * 喻橙讀書的時候給人假扮過女友,對方清冷矜貴,家世煊赫,是華人圈裡風光霽月的存在,而她只是一個靠打工賺取生活費的交換生。 原本以為兩人再無交集,卻因一場烏龍相親重逢。 賀清辭給了她一段婚姻,帶著她從職場菜鳥一步步成為他的左膀右臂。 那夜喻橙喝了酒,喃喃問:“賀清辭,你喜歡我嗎?” 賀清辭沉默的一瞬,喻橙的眼眶是熱的。 她闔上眼假寐。 可她是酒巷子裡泡大的姑娘,哪裡會醉。 * 後來從北到南,從十里風雪到浮華香江。 夜雨霏霏,賀清辭放下一身矜貴。 “喻橙,我們再試試。” 喻橙彎起眼看他,“謝謝你的雨傘。” 月亮失約,風止意也平。
作者:洝九微
連載中
都市鑑寶之超級奶爸
鑑寶大師蘇凡穿越平行世界後發現自己多出了一個罹患漸凍症的可愛女兒,為了愛與拯救,蘇凡利用自己的鑑寶絕活,走出了一個不一樣的人生……
連載中
大師姐,師兄又撿了個野男人
【古文架空+男強女強+雙潔】整個北安國都知道,裴小侯爺富可敵國,日進斗金,可就是這麼一位北安國的出名人物,一次意外,流落南桑國,被一門派男弟子所救,天天被迫啃紅薯。 裴恆遠望著眼前這個摳門的女人,冷冷道:“小爺我要吃肉,吃肉啊。”江悅似水的眸子瞪了他一眼,冷哼道:“那你倒是給錢呀?沒錢啊,只有紅薯。”裴恆遠敢怒不敢言,誰讓他如今身無分文,身受重傷,只能被這女子打壓。 江悅看著這一副大少爺模樣的人就來氣,要不是她師弟多管閒事撿他回來,她就不用天天看他這張厭世臉了。
作者:韶華致遠
連載中
這個頂流一心進步
好訊息好訊息,一朝穿越,靠臉火了三年的頂流時遇終於接到了最適合他個人發展的文旅邀約合作。 合作三年起,不僅有望賺到足以養老的退休金,還能拿到事業津貼待遇。 不再需要考慮同流合汙,成天提心吊膽生怕哪天就得去踩縫紉機。現在,時遇的最新人生目標是——賺夠三個億就收手! 壞訊息是,混了三年都沒代表作的時遇得想辦法搞點才藝來持續抬高人氣。 所以……是時候將曾經失敗過的文抄工作再撿起來了!……關鍵詞:【擺爛】、【旅遊】、【難他天】、【老天爺餵飯】
連載中
直播做舊青銅器,警察來敲門
“雖然我仿製了不少玉豬龍、青銅器、金縷玉衣、兵馬俑、敦煌壁畫、唐三彩、鈞窯、汝瓷、元青花、雞缸杯、宣德爐、琺琅彩、袁大頭和7501瓷,但你尬吹我,說我能仿製華夏上下五千年的所有古董,我還是要謙虛一句:甲骨文的龜殼真仿不了。” “書畫方面我懂的不多,無非就是張芝、王羲之、孫過庭、顏真卿、趙孟頫、唐伯虎、文徵明、董其昌、沈銓,你如果非要我仿張大千、齊白石、徐悲鴻、溥儒、李可染,我也能行,就是價格會貴一點。” “當然,假的象牙、犀角、硨磲、紅珊瑚、灰犀鳥、鸚鵡螺,這些也有,只要不送去化驗,和真品的沒差,還沒法律風險。” “警官證?不好意思,我這裡不辦假證。” “你這對銀手鐲沒有我的好看。” “不是,怎麼給我拷上了啊?”張揚看著眼前年輕的便衣民警,心裡直嘆氣。 他不是造假,他是官方認證的非遺大師啊!
連載中
你說渣男會追妻,這福氣給你別客氣
【姐妹重生換婚+馬甲+強強】 前世,姜家姐妹二人都嫁進了北城豪門顧家 妹妹姜萊嫁給了顧三爺,深情霸道痴情種,姜萊受盡嬌寵,風光一世。 姐姐姜稀嫁給了顧大少,濫情紈絝短命鬼,姜稀獨守空閨,寂寞一生。 再睜眼,兩人同時回到了十年前的婚禮現場。 姐姐率先搶了痴情種,反倒把短命鬼推到了姜萊的身邊。 姜萊淡淡一笑,搶吧搶吧, 顧三爺當面一套背後一套,表面上對她尊重有加,暗地裡寵愛小三,剜她腎,割她肝,把她慘虐十年,快把她虐死了才幡然醒悟,追妻火葬場。 而顧大少多好呢?性無能,短命鬼,姜萊掰著手指頭等他一命嗚呼,繼承他數不清的遺產! 可怎料…… 這短命鬼整天活蹦亂跳,感覺比她活得時間都長,還扒了她左一層,右一層的千層馬甲! 直到—— 她最後一層馬甲碎在了他的手上,男人深邃的眸子裡閃爍著瘋狂, “姜萊,玩我四年把我一腳踹開,很爽是麼?被我逮到了吧?”
作者:herstory
連載中
繫結系統後,我在宅鬥文養成首輔
許紓和承認她是考過教師資格證,可就算有證也不能這樣上崗啊! 雙眼一睜,莫名其妙就綁定了勞什子的養成系統,養成嘛,那就做主角他娘最好嘛,可系統耳背,當娘聽成了當娘子,好好的母子變夫妻了! 摔!怎麼還把人給搭進去?! 可事已至此,一肚子牢騷也沒用,只能揣著當孃的心,給人家當娘子了。 再看這一家子,糊塗的親爹,偽善的繼母,豺狼般的兄嫂,狡詐的小叔子,拎不清的大姑姐,嫁人了還回來瞎攪和,合著就逮著我兒...呸!我夫君一人欺負唄? 休想! 許紓和挽起袖子,她向來護短,誰也別想欺負了她的人! 雙眼一睜,陳知竟然重生回到了成婚當天,可他明明記得新婚妻子患有心疾,成婚當天突然發病就...那眼前女子究竟是人是鬼? 陳知默默後退半步,決定以不變應萬變。 再後來呀,呸!管她是人是鬼,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誰敢欺負我娘子?! 看著戰鬥力暴漲的某人,許紓和也咂摸出點味兒來,好像,自家嬌弱的夫君,也沒那麼弱?
作者:畫堂繡閣
連載中
你打賭輸了,就讓我娶個醜女?
,檢視完整作品簡介。
作者:日天榜
連載中
回國後,被病嬌大佬掐腰寵
本是天之驕女的貝嬌嬌,被人鳩佔鵲巢,搶了未婚夫,還想把她掃地出門。 5年後,她驚豔回國,拔光那隻 “鳩”的羽毛,踹翻渣男,撩他的小叔做靠山,把渣爸後媽掃地出門!人人都說貝嬌嬌那朵嬌花是為了報復渣男,才跟陸在商那樣的殘廢在一起,向來殺伐果斷的男人可憐巴巴的纏上她, “我會乖,要騙就騙我一輩子,好不好?”眾位大佬舅舅:我們捧在心尖尖上的小祖宗怎麼就被拱走了?
作者:早晚得火
連載中
寵妾滅妻,和離後被暴君寵野了
【雙潔獨寵,白切黑年下綠茶小暴君為愛上位】江輕也這幾日常做一個夢,夢中人總是蒙著她的眼,灼熱的呼吸灑在她耳邊,連聲求她疼他。 瀲灩春光被紅綢盡數遮掩,她連他的臉都沒看清。姑娘有些苦惱,就算守活寡,也不至於做這種夢吧。 長公主嫁人,新婚夜,丈夫卻連夜領兵出征,三年未歸。江輕也為他守了三年活寡,替他操持府中一應事宜。 從沒想到他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將自己從邊疆帶回的孤女抬為平妻。 他說她父兄為他而死,孤苦無依,說他只是給她一個身份。她以為自己永遠是被厭惡的那一個,直到那一日,紅綢被打落,少年帝王將她困於方寸之地。 “我本就是你的好情郎,是與你糾纏,你口中的真夫君,你為何總是不肯回頭看我一眼?” “是我妄求,是我貪念,又如何?我們才是天造地設的良緣。”她兩眼一黑,假死逃脫,只是再一睜眼,漆黑的屋子裡,燃著昏沉的燈。 這才知道,那在深宮中的金臺為誰而建。-蕭鶴微有一心上人,藏於心間。 直到有一日,一場風波...陰暗心思便如參天大樹滋長,再也無法遮掩。 她就是他的鏡中花水中月,不能碰,也不敢碰。–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 –
作者:序臨
連載中
當前第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