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寵廢后:暴君別克制

獨寵廢后:暴君別克制
書名:獨寵廢后:暴君別克制
同名小說:暴君的獨寵廢后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已完結
作者:昭靈駟玉
主角: 宋未挽
更新:2022-03-04 14:52:24

溫馨提醒:由於同一本小說可能有多個標題,如若發現當前頁面章節不全,可以點選頁面上的同名小說閱讀最新章節

猜你想看:鬥羅之聖狼鬥羅 暴君的獨寵廢后
簡介

提供宋未挽南宮枍,最新最熱獨寵廢后:暴君別克制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獨寵廢后:暴君別克制全文免費閱讀全集非常精彩,她這一生做過最好的一場夢,便是他還在,宋氏不曾覆滅。她身處危機四伏的後宮,心卻繫於別國尊貴的帝王之上。 奈何她生性桀驁,周旋權謀逆計,家國情仇烽火天下,她只想現世安穩,能夠與心愛之人執手,可偏偏逼她血染雙手。 很多很多年後,她在史書上,看到關於一段的記載。寥寥數語:“九月,帝派禁衛入宋府,屠殺上下親眷侍人近百人。因宋氏皇后生死未卜,廢。”她則一襲紅衣嫵媚,紅唇啟齒,笑得明媚! 後來這世間,真的有人愛她勝過這天下。只因他一句,生而為何?只為你。

大愛仙尊 成何體統
大白兔奶糖 你當律師,把法官送進去了?
蕭初然 顧眠 封慕言
同名小說最新章節
精彩節選

瞬時,紅衣女子精緻的容顏如畫中走出的女子般。宋未挽肌膚如雪,雙目如一泓泉水一樣清澈輕靈。

她挺直地身板,獨倚鳳塌上,紅色的燭光映照之下,似真似幻。

宋未挽頂著重重的鳳冠抬起雙眸,映入眼簾的是南宮枍,也便是當今的皇上。

他面若白玉,劍眉橫掃一抹凌傲之氣,妖孽的桃花目帶著層層涼意打量著她,給人一種誰都拒之於千里之外的感覺。

他突然湊近她的耳畔先開了口,冷冷地笑了笑道:“你就是宋懇那老東西的女兒?呵,那老東西也是夠無情無義的,為了滔天權勢,不惜將自己的女兒都送來服侍朕。”

宋未挽看著眼前人的絕世的容顏,只是淡淡地掃視了他隨後頷首,對他突如其來的話語感到不解,但也沒有作聲。

在深宮中,一言一行都是至關重要的。

“你喚什麼名?”男人的周身都散發著冷煞之氣,就連聲音也是冷的,黑瞳盯著女人的臉然後發問。

南宮枍嘴角邊仍然掛著一抹冷笑,用骨節分明的手指硬生生地將她纖瘦的下巴挑起。

卻只有一道冰冷的視線與他相對。

但那冷傲靈動的眸子中頗有勾魂攝魄之態,讓人不能不被她魂牽蒙繞。

“宋氏,名未挽。無字。”她的聲音不是冰冷的,但卻是清冷的。她成為這個人的皇后,也就是所謂的妻子,可是卻連她的名字都不曾耳聞。

他鬆開了在她臉上的手,又道:“宋未挽?離人未挽。呵……可真是個好名字呢。”

他俊逸的臉龐離她只有咫尺之距。

頓時,她不上腮紅的小臉頓時紅了,便別開臉去。

“怎麼?難不成你是在對朕欲拒還迎?呵!”南宮枍再次挑起她纖瘦的下巴冷嗤了一聲。

宋未挽低下頭不再看他,仍舊一聲不吭,面無波瀾,輕抿粉唇,看起來嬌豔欲滴。

見宋未挽沒有回話,南宮枍鬆開了她的下巴風輕雲淡地說道:“朕可沒有時間和你玩這種無聊的把戲,來吧,替朕更衣吧。”

她一襲紅衣嫵媚動人,搖曳生姿,襯得她更加嫵媚,彷彿一朵妖冶的彼岸花。

宋未挽像是完全沒有聽見南宮枍的話一般,仍然直直地坐立在床榻前一聲不吭。她未經人事,自然害怕。

“朕說了——不想跟你繼續玩這種破把戲,你聽得懂嗎!”南宮枍的話似乎帶著有些怒氣。

這偌大的宮裡沒有一個人敢不遵循他的旨意,而眼前這個人居然好像毫不忌憚他?

他突然上前一把從後面攬過她的柔軟的腰,霸道地將她扔在了床榻之上,繼而欺身而上。

他要眼前這個女人知道什麼是不乖乖聽話的代價!不嚇嚇她的話,她怎麼會知道他的手段。這個宋未挽,誰知道是不是宋懇安排來的眼線,若不是朝廷多議,他可沒想到娶一個賊臣之女。

“皇上,請您放開我!放開我!”宋未挽還沒反應過來,等到反應過來時卻已經被人壓在了身下。

紅燭跳躍,燭光閃閃搖曳。

“滾開,不要過來!”宋未挽費盡了力氣掙扎著。

南宮枍冷笑,居然讓他滾開?這個女人未免太狂妄了些吧?竟絲毫不把他這個皇上放在眼裡?

年輕的帝王挑著俊眉邪邪地笑著,絕美的桃花目戲謔地看著身下的小人。

她不知道的是,她越是掙扎,南宮枍則是越是興奮。

他開始胡亂地扯掉宋未挽身上繁雜的服飾,大掌所經過的地方,衣衫盡碎。

宋未挽覺得身前驀然一涼,月白色的裡衣看得見若隱若現的雪白肌膚,柔軟細膩的她在不停地掙扎。

可是,轉念一想解掉這些繁雜的衣飾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宋未挽雖然有些著急,但是她認為若不是這些服飾束縛著,以自己的身手怎麼可能讓人佔便宜!

南宮枍向來不近女色,卻當他看見她身前那春光一片時,不禁有點兒發愣。

他的呼吸不由自主地變得急促起來,他居然看到她卻有了想法。

面對一個女人,他居然會剋制不了自己的情感?

南宮枍一向在這方面都不是隨便的人,如今看著宋未挽那樣子,他卻快速地褪去自己的大紅服飾,長臂圈著禁錮住了宋未挽。

扭過她瑩白如玉的小臉,杏眸如含秋水,卻帶了些怒意,貝齒晶瑩緊緊咬著那片嬌豔欲滴的唇瓣兒。

宋未挽眼底的牴觸和厭惡,即便他現在雙目迷離卻也被他收進眼底了。

她清澈的眸子裡面沁著一層冰冷的霜。南宮枍有些發愣,迷離地凝視著她,停住了手上的動作。

宋未挽連忙趁他愣神之際,飛快地抬起玉腿往他腿上用力一踢。

南宮枍悶哼了一聲,吃疼地坐立起身,暗暗地咬牙,這個女人趁他不注意居然踢他,那力道若是再大些,足以讓他……

“你這個不知好歹的丫頭!”他本想給她點兒教訓,卻沒想到被她反了一軍。

而她卻早已經溜下了床,將破碎的衣衫攏和弄整齊,頭也不回地正欲想推門而去。

見狀,他忍著痛想下床去追。

可就在這時,宋未挽卻又重新轉身進了屋裡。南宮枍停頓了下床的動作,略顯一絲尷尬,也許是為了掩飾,他的嘴角處多了一分譏笑之色:“怎麼?想清楚了?難道想要回來投懷送抱了?”

沒想到宋未挽還真朝鳳塌的方向走來,她看著身著明黃裡衣,面容譏諷的南宮枍,冷冷地笑了笑。

“皇上請您起來。”除了剛剛在床榻上面聽見她的掙扎聲,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見她開口。

這一聲沒有任何感情聲調,彷彿周圍一切都與她無關,清冷至極!

“呵,你叫朕起來?”南宮枍面帶嘲弄之色,語氣更是不可一世那樣的霸道口吻。

“這可是朕的遼宮,你有什麼權力?又憑什麼呢?”

“皇上,我掉了東西。”

她這回清冷的聲音夾雜著一絲不可察覺的著急。

南宮枍聽得出她對他的反感,也聽出了她話語中極力掩藏的著急,似乎和他的對話,能少說就少說。

好啊!他偏偏要看看這個女人到底想幹嘛,怎麼繼續裝,繼續傲到骨子裡。

“好啊,你過來,朕讓開給你找了便是。”說這話時,南宮枍嘴角噙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宋未挽聞言飛快地走近了床沿,誰知,南宮枍卻探上前俯身同樣飛快地堵住了她那聲音。

宋未挽突然感受到唇處傳來的冰冷觸覺,用力咬住他,空氣中交融著濃郁的血腥味衝擊著兩人。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