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等我分手很久了

他等我分手很久了
书名:他等我分手很久了
类别:网游小说
状态:连载中
作者:陀陀
主角: 庄斐 陈瑜清
更新:2022-06-25 23:44:10

在线阅读

猜你想看:信不信我收了你 文娱大系统
简介

提供他等我分手很久了最新章节,最新最热他等我分手很久了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他等我分手很久了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非常精彩,庄斐和男友,以及男友的好兄弟陈瑜清共同创立了家公司。陈瑜清以技术入股,对经营的事一概不问。庄斐和男友经营理念出了分歧,经常意见相左。每每这时,他们就要征求陈瑜清的意见,试图以少数服从多数来让对方妥协。可陈瑜清总是没意见,来回就那么几句——“随便。”“你们定。”“我怎么样都行。”他甚至还能帮他们关上会议室的门,懒洋洋地站在门口喊:“你们先吵,吵完了叫我。”-庄斐这几年一个人包揽了公司大大小小

七零之漂亮泥瓦匠 万人之上易枫
发现老公是名柯Gin怎么办 顾云娇萧楚煜
沈浪 顾眠 封慕言
章节目录
精彩节选

头顶的隔栅灯一闪一闪。

庄斐坐在灯下办公,眼前的电脑屏幕忽明忽暗,跟演鬼片儿似的,无端给这个加班的夜晚添了几丝阴暗和不祥。

左手边的手机震了震。

庄斐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眼睛,低头打开微信消息。

孟菁菁:【姐姐,喜欢上已婚男人,我该怎么办?】

右眼皮突突地跳了一下,庄斐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回复。

【既知三,不当三。】

前阵子,庄斐去参加智能家居行业交流会,孟菁菁在入场的时候迟到了,就着后排找了个空位入座,就坐在庄斐旁边。

茶歇期间,两个人互相加了微信。她偶尔会找庄斐聊聊天,从不算多的聊天信息中,庄斐大概能看出孟菁菁是遇到了一些感情方面的困扰。

因为孟菁菁年纪轻,没什么社会经验,庄斐也愿意开导她几句。但庄斐确实也没有想到,孟菁菁的困扰居然是和已婚男人纠缠不清。

这可不是什么值得祝福的事情。

庄斐还想再规劝孟菁菁几句,但等了一会儿,孟菁菁没有再发消息来。

于是,作罢。

终究是别人的私事儿。庄斐放下手机,继续投入到工作中去。

“滋~滋~”两声电流声,眼前的光线突然暗掉半截。原来是头顶的日光灯管彻底罢工了。

庄斐迅速从工位上起身,去隔壁储藏室领用了备用的灯管和登高梯。

庄斐踩着梯阶往上爬了几节,站稳。她往上伸直了手臂,双手用力向下一拉扯,取下隔栅板,挂在梯子上,又熟练地取下灯管。

几分钟后,她完成了换灯管的整个过程,头顶的光线瞬间明亮了起来。

晚上八点的办公室里,突兀地响起了清脆的掌声。

张小曼一边拍手一边长吁感叹:“妙啊,斐。”

庄斐这才注意到办公室还有人在,利落地跳下梯子,大大方方道:“换个灯管不难,我能做的就做了,省得再去麻烦兼职电工。”

庄斐把废灯管和登高梯收回储物间,往工位上走。

张小曼“腾”一下起身,又一惊一诈起来:“完了,完了,这下可完蛋了。”

庄斐洗了个手,回头问:“怎么了?”

“我刚才做的表格忘记保存了。”张小曼抓住庄斐的手臂乱摇,眼泪都快急下来了:“明天开会就要用的数据,我好不容易统计好的。怎么办,斐?”

庄斐绕到张小曼的工位上:“让我看看。”

半个小时后,庄斐帮助张小曼完成了一系列数据恢复。

张小曼激动地抱住了庄斐:“爬得了梯子,当得了电工,修得了电脑,兼得了it。有斐如此,夫复何求?”

庄斐笑着推开她:“快做事儿吧,早点做完,早点回去休息。”

“好的。”

庄斐坐下来,不知为何,有些心绪不宁。想了想,她点开手机微信,给正在应酬的男友宦晖发了条微信。

非文:【合作谈得顺利吗?】

男友宦晖的消息并没有及时回复。

庄斐刚放要下手机,孟菁菁又发了消息来:【姐姐,对你来说,三的定义是什么?】

三,小三。

破坏他人感情的就是小三。

本着严谨的态度,庄斐还是上网搜索了条规范定义发给孟菁菁。

非文:【介入别人婚姻家庭的人】

这回孟菁菁倒是秒回。

孟菁菁:【那如果他们并没有结婚呢?我就不算是介入别人婚姻和家庭。】

庄斐手里的笔尖轻点桌面,思考该如何规劝孟菁菁回头是岸,那头的孟菁菁很快又发了消息来:【姐姐,两个人谈了七年还不结婚的原因是什么?】

庄斐的心脏狠狠地揪了一下。

很快她说服自己,不可能。

孟菁菁是今年刚出大学校门的学生,男友已经毕业五年有余了,两个人生活上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交集。

再者,她认识孟菁菁就是个偶然事件。添加微信好友也纯粹是因为孟菁菁作为一个职场新人,想要获得她的一些帮助罢了。

所以……

孟菁菁喜欢上一个和女朋友在一起七年的男人,和庄斐和男友谈了七年恋爱还没结婚,这只是两件高度巧合的事情罢了。

至于,庄斐为什么和男友相处七年还没有结婚?

有很多原因。

比如,男友的事业心很重。他想要先立业,后成家。或者说,所有的一切都该排在事业之后。

庄斐耐心规劝孟菁菁。

【那是他们之间的事,而不是你和他之间的事。年轻的时候有大把的选择,你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张小曼整理完工作,准备下班。

她合上电脑屏幕,看了眼正专注的庄斐,又忍不住嘀咕一句:“斐,宦总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才能遇上你这样内外兼修、才德兼备的女朋友。”

庄斐自觉尽到了点醒小姑娘的责任,终于摁灭手机搁至一旁,笑着回道:“宦总他很努力,也很优秀。”

张小曼拎起手包,离开工位。走到庄斐工位旁边停下,若有所思道:“和拽逼比起来,宦总确实够拼命,也足够优秀。”

庄斐:“……”

拽逼。

张小曼口中的拽逼,叫陈瑜清。

是男友宦晖的好兄弟。

庄斐大学的时候和男友宦晖以及男友的好兄弟陈瑜清共同创立了这家公司。公司是做智能家居产品的,男友负责业务拓展,庄斐负责公司内部体系的运营和搭建。

而陈瑜清当初是以技术入股的,到如今,依旧只愿意负责产品设计。对于公司的其他事项,他一概不问。

有员工偶尔问到他一些公司的经营概况,都会被他以“你问宦晖去”或者“你问庄斐去”搪塞过去。

明明是老板之一,却每天都跟个新员工一样。

一问三不知。

员工们都觉得他是眼界高,看不起“凡人”,私下里便以拽逼一名赐给他。但庄斐认识陈瑜清的时间长了,知道他其实并不是真的拽。

他只是对什么都不太上心。

金钱、名誉、地位……无欲无求。

庄斐“咳咳”两声:“拽逼也有拽逼的长处。”

张小曼嫌弃地扫了庄斐两眼,努力搜刮起陈瑜清的长处来:“是,拽逼长得真挺绝。”

“你就只看到外表。”庄斐哭笑不得:“……拽逼刚拿了几个技术大奖。我们的核心产品哪一款不是拽逼主导研发的?”

张小曼耸耸肩膀:“whocare?”

也是。陈瑜清自己都不在乎,几个奖项邀请他出席领奖,他一个没去,露脸的机会全抛给了宦晖。

张小曼下班后,庄斐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直到时针指向晚上十点,她才做完工作,准备下班回家。

庄斐看了眼手机,男友依旧没有回复消息。

锁门打卡,庄斐忍不住在电梯里拨通了男友的电话。电话那头很安静,并没有应酬的吵闹声,庄斐不由得皱起眉心。

“应酬还没有结束吗?”

“对,斐斐。”男友气息平常:“要陪客户玩牌,今晚不回去了。你先睡。”

对于男友通宵应酬的事儿,庄斐早已习惯。在过去创业的这几年,类似的事儿时有发生。可今天大概是受到孟菁菁的影响,庄斐心有不安。

她开玩笑般地诈他:“你该不会是陪的女客户吧?”

“胡说什么呢?一群大老爷们儿玩牌而已,你难道不相信我吗?”男友有些不悦:“你怎么还学人查起岗来了?那要不要我录视频给你看?”

“哦。”庄斐轻抿了下唇,声音里却不无失落:“那倒不用了。”

“斐斐,我现在这么拼命,可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男友缓了口气:“趁着年轻,我多积累一些财富,这样才能让你以后过上足够富足的好日子。

庄斐明白自己这样挺不洒脱的,但正如孟菁菁歪打正着说中的那样,恋爱七年,男友确实没给她一个婚姻的承诺,这让她心存疑虑。

可男友说的话,本质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破绽,或许的确是她心胸狭隘了。

庄斐挂了电话,深吸了一口气,往回走。

她住的地方离公司不远,步行十五分钟的路程就到了。

万家灯火亮起,可她在这座城市还没有属于自己的一个小家。

这让她对这座城市始终少了些归属感。

思绪飘远之际,耳朵边响起了自行车刹车声,将她拉扯回现实,紧接着是一道懒惓的问候声:“一个人?”

庄斐回头转身。只见陈瑜清骑着辆共享单车,在她身边紧急刹住。他个子高,双腿稳稳地支在地面上,裤腿被风撑住,小腿蜷起来一截。

他是属于夜晚的人,路灯衬得他的身形挺阔立体又明亮深邃。

正如张小曼描述的那样,陈瑜清的确拥有一副令人羡慕的好皮囊。

一身随意的工装搭配,硬是穿出了时尚大片的味道,慵懒、颓废,却又有他独特的人格魅力所在。

尽管三个人已经认识了七年了,陈瑜清也多次撞见庄斐一个人下班回家,庄斐还是尽力去护着男友的面子:“他有应酬。”

陈瑜清嗤一声,不以为意地点破:“什么正经应酬要通宵?”

想起张小曼关于陈瑜清“拽逼”二字的客观评价,庄斐会心一笑。

他还真是,谁也不放在眼里……

自己兄弟的台,他也如此直白地拆。

但他说的是对的。

庄斐心里有答案,只是不愿意去承认罢了。

“……”庄斐苦笑了下,不再掩饰:“就是说。”

晚风吹动,街边的树木哗哗抖动。

初秋的夜晚,有了些春夏以来累积的躁意,尴尬的沉默将失落的情绪放大。

庄斐犹豫着,是否该就着晚风敞开心扉。

请教一下陈瑜清,为什么她和宦晖恋爱七年了,陪他从一无所有到现在拥有一家百来号员工规模大小的企业,他仍认为现在还没到结婚的时候?他仍把结婚规划在没有明确时间节点的将来?

庄斐这么想着,犹豫着,空气里的沉默蔓延……

“所以。”陈瑜清理了理袖扣,不紧不慢地开口:“为什么不分手?”

最新章节
同类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