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謀妃:絕色醫妃傾天下

嫡女謀妃:絕色醫妃傾天下
書名:嫡女謀妃:絕色醫妃傾天下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安心對陽
更新:2022-05-08 23:03:22

線上閱讀

簡介

嫡女謀妃:絕色醫妃傾天下最新章節,最新嫡女謀妃:絕色醫妃傾天下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嫡女謀妃:絕色醫妃傾天下全文免費閱讀全集非常好看,免費提供作者(安心對陽)的經典小說:《嫡女謀妃:絕色醫妃傾天下》最新章節全文閱讀服務,本站更新及時,無彈窗廣告,歡迎光臨()觀看小說:她做皇妃,始於陰謀,心甘情願,終於陰謀,心不甘情不願。為查父親冤案,她含垢忍辱,做他的契約情人,做他的賞金獵人。天心九重,伴君如伴虎。她過的水深火熱,戰戰兢兢。他對她並不好,然雷霆雨露皆是君恩。都說人定勝天,然而造化弄人,事到臨頭他才知,她對自己而言是那麼重要。--情節虛構,請勿模仿

大愛仙尊 愛上游泳教練老王劉詩詩
網遊:我有超神級天賦 江湖緣,紅塵醉
葉辰 蕭初然 蘇若雪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嘉定二十七年。冬。

臘盡春回,歲末。

東勝國,帝京奉天街,季府。

新年近在咫尺,盛京普天同慶。一整條奉天街張燈結綵,美不勝收。縉紳之家各種爭奇鬥豔,挨家挨戶門懸“福到眼前”之絹燈,貼“萬字不到頭”“福壽連綿”之窗紙,真可謂安富尊榮,不知今夕何夕。

這是辭舊迎新的一年!而今年對季春璃一家而言更是雙喜臨門,季春璃的爹爹季勝平是東勝國朝廷御醫,今年七月她爹爹治癒了皇上多年的頭疾,榮勳正一品“太醫院供奉”。

九月,季春璃的哥哥季雲凌將軍大破夷狄,一鼓作氣將南蠻子驅趕到了不毛之地,今上龍顏大悅,賞“一品護國將軍”之職,真可謂錦上添花,烈火烹油。

天子隔三差五就賞賜季府,喜得夫人方氏無可不可。但正因為有了格外的榮耀,季春璃的爹爹和兄長一年到頭都忙碌的焦頭爛額,想要回來探親非要等到臘月三十。

夫人是多愁善感之人,人人都知他們家平步青雲了不得,但方氏卻愁眉苦臉一點都開心不起來,正因為老爺和兒子都成了一品大員,所以逢年過節回家探親成了奢侈。

夫人染了風寒,有點咳嗽,但也壓抑不住心頭的雀躍。現在想想,從七月後她就再也沒有見過丈夫和兒子,也不知此時此刻兩人生活的怎麼樣。

“咳咳,咳咳咳。”方氏咳嗽了數聲,頓時面若桃花。

“孃親,眼看著爹爹就回來了,您可要調養好您自己,倒是弄的五勞七傷的了。”一聲清澈如百靈鳥的問候飄入了方氏耳中。

方氏回頭這麼一看,欣慰的笑了。”來人是季春璃,她穿著一件正宮紅的簇新衣裳,她擔憂的靠近孃親,“孃親吃藥吧。”

一面說,一面將手邊的藥送到了方氏嘴邊,藥還有點燙,方氏輕輕吹了吹,正要吃呢,外面又進來了一個女孩。

那女孩比季春璃稍微大一點兒,她也穿著一件紅色的霓裳,她一進來就抱怨,“爹爹怎麼還不回來啊?這都大年三十了,孃親!怎麼搞的嘛?”

“阿姐!”季春璃笑握著那女孩的手,“不要著急,外面冷颼颼的,還在飄雪呢,路上自然要擔負不少工夫。”

季春璃的姐姐叫季春熙,她雖然生的比春璃早一些,但性格怯懦謙卑,遠不如季春璃,可以說姐妹倆是兩個極端。春璃幹練精敏,聰慧絕倫,性格柔中帶剛,但春熙就不同了,優柔寡斷、膽小如鼠。

爹爹和哥哥不在的時候,府上的大事小情幾乎都由季春璃處理,她可是理家能手。

“春璃,你今日看了一天的《千金方》,那裡頭都是什麼啊?”季春熙笑著看向妹妹。

“書中自有黃金屋咯,還能有什麼?”季春璃眸光瀲灩。

她受到爹爹不少的教誨,從小耳濡目染,很喜歡醫學。

但姐姐季春熙就不同了,季春熙對醫書啊、什麼中草藥啊、什麼穴位針灸啊、統統敬而遠之,一聽到這些頭都大了。

“好吧,你呢就多看看黃金屋,等會兒爹爹回來可要考你呢。”季春熙笑了,接過孃親的藥碗吹了吹,“孃親吃藥吧。”

夫人吃了一口,忽而乾噦了起來。

春璃連忙為夫人拍背,“孃親,您沒事兒吧?”

“沒事!沒事!也不知怎麼搞的,我自吃了這藥,身體似乎每況愈下,哎!到底是孃親老了,連藥也吃不出效果了!”方氏握著錦帕擦拭了一下丹唇。

春璃打量了一下孃親,方氏今年才三十八歲,怎麼就“老了”呢?

醫者“望聞問切”,季春璃盯著孃親看了看,忽而道:“孃親,麻煩您張開嘴我看看?”

方氏也不知季春璃這是什麼意思,但還是順從的張開了嘴巴,季春璃看了看方氏的咽喉,“孃親,這個藥不能繼續用了!是誰給您開的藥?”

方氏聽到這裡,愕然起身。

而此時,外面一個穿著黑色衣裳的小廝帶著個醫官進來了,那醫官誠惶誠恐的跪在了方氏面前,“夫人,怎麼一回事?藥是小人親手調的,不會有問題啊。”

季春璃睨視了一下那人,那是賽郎中,此人開醫館多年,精通岐黃之術。

這賽郎中也知季春璃對醫術有涉獵,急忙將藥罐子給了季春璃,她用篾片檢查了一遍,笑著將十二個黑漆漆的紡錘狀東西丟了出來,“現在對了。”

“何以見得?”那賽郎中懷疑的看向季春璃。

季春璃頑皮一笑,“現在呢是冬季,我孃親呢!自然是風寒感冒而不是風熱感冒了,其餘的藥並沒有什麼問題。您是好心好意用紅棗來補血,但冬天天氣乾燥,紅棗更易上火,孃親的喉嚨發炎,自然就咳喘不止了。”

“啊!”

那賽郎中慚愧的無地自容,“多虧三小姐提醒,小人老了!竟忘了這一茬!不中用咯!不中用咯!小人險乎給夫人用了虎狼之藥啊。””

打發走了醫官,季春熙狐疑的轉動了一下眼眸,盯著季春璃。

“春璃,怎麼一回事啊?真是要嚇死我了。”

“沒事的,他多放了十二顆紅棗,拿走就好了。”其實孃親的咳喘早該好了,但那十二枚紅棗卻讓喉嚨發炎了,以至於延宕到了今日。

“哎,虛驚一場就好,為娘就說這賽郎中也是知根知底的人,不至於害孃親。”

方氏嫣然一笑,心有餘悸道。

“賽郎中今年也六十好幾了,有點稀裡糊塗。”季春璃一筆帶過,又道:“我抓藥吧。”

季府有藥房,一來藥材是老爺的愛好,即便是老爺一年回來一次,藥房裡的藥材也一個不少。

二來,老爺想培養季春璃讓春璃將來成為治病救人的醫官,所以,對藥房格外重視。

季春璃還沒有離開呢,就聽到了長街外的馬蹄聲。

方氏喜極,站直了身體。

不等方氏開口,季春熙激動道:“一定是爹爹回來了,孃親也盼望了一早上了,且讓我去開門。”季春熙跑的比丫頭還快,在家丁的幫忙下拉開了沉甸甸的門。

季春璃警覺的靠近了孃親,她也不知為什麼。那急切切的馬蹄聲好像有別於往日,似乎有什麼不好的預感。

門“吱呀”一聲朝著兩邊打開了,進來的卻不是季勝平和季雲凌,而是朝廷裡的人。

那是一群握著戈矛的龍禁尉,他們惡狠狠的目光虎視眈眈的盯著院子裡的每個人。

眾人一呆。

“封閉前後門,抄家!”那帶頭的總旗大人輕蔑的一笑,伴隨他的冷哼聲,一群如狼似虎之人闖入了院子。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