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宝玉姑娘追夫记

[红楼]宝玉姑娘追夫记
书名:[红楼]宝玉姑娘追夫记
类别:网游小说
状态:连载中
作者:山岚过野
更新:2022-05-17 23:30:19

在线阅读

简介

[红楼]宝玉姑娘追夫记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红楼]宝玉姑娘追夫记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红楼]宝玉姑娘追夫记全文免费阅读全集非常好看,本文文案:由于警幻仙子操作失误,贾宝玉变成女儿身,一觉醒来,重新回到贾府。宝玉哥哥变成宝玉妹妹,黛玉妹妹变成林黛哥哥;黛玉还清了欠宝玉的眼泪,宝玉却平白欠了黛玉一场仙缘。这一世的宝玉再也不会放开黛玉,她欠黛玉的都要偿还。于是:宝玉:林哥哥他怎么不认识我了?林哥哥他怎么不理我呢?怎么才能见到林哥哥呢?黏住林哥哥不放松!林黛:这个妹妹有点眼熟,这个妹妹怎么老粘着我,这个妹妹我只想好好读书,这个

深度侵占 补位空降[娱乐圈]
月光吻 人在技校,造了核聚变上交国家
沈浪 朱慈烺 墨司南
章节目录
精彩节选

“仙姑!出大事啦!”

“那该死的神瑛侍者,他…他把我们绛珠仙子也拐下去了!”

警幻仙姑听完顿觉头痛欲裂,“啪”的一巴掌拍在案桌之上,蕴满灵力的掌风将整条案桌掀了出去,种种风月案册散落一地,混杂在一起。

众仙侍见状,忙不迭的上前收拾。可这些风月案册都是竹简捆扎而成,受了这股力道冲击,早都混在了一处。

前来报信的仙侍见警幻仙姑动了雷霆真怒,不禁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个冤种还要给老娘造多少孽?”

警幻仙子气的牙根发痒,只恨不得立时将神瑛捉回来扔进灌愁海之中。

故事还要从前些日子说起。

自来神仙下凡历劫,皆是历经无常世事,了悟万象归空,就此歇了凡心,道心清明,修为日进,境界徒增。

偏这神瑛是个两样的,历经富贵幻灭,他非但凡心未了,反倒哭着求着要再投胎下世,更要同那绛珠仙子修一个圆满结局。

警幻头一回听到这种要求,不禁连翻几个白眼。

这是什么自作多情的大冤种?前世绛珠为还他灌溉之水陪他下凡历劫,经受一世情劫,弄得遍体鳞伤。

现如今好容易还完了眼泪,这神瑛居然还想让人家绛珠再陪他下世历劫?真真是异想天开!

本以为神瑛不过是痴闹几日,谁知这个冤种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朵业火红莲。

趁着星月交替之际,夜游神打瞌睡之时,一把火将薄命司烧了个干干净净。

若不是发现及时,怕是是整个太虚幻境都要被红莲业火吞没。

此事上达天庭,天帝震怒,神瑛侍者罪犯天条,打落凡尘!

警幻仙姑本以为事情至此便算尘埃落定。

直到方才潇湘神宫的小仙侍连滚带爬的跑来报信。

他…他…他…居然把绛珠强行拐下去了!

警幻仙子扶额摇头,好容易了结一段风月故事,如今偏又强生出一番因果。

警幻仙子看着桌案上乱七八糟的簿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朱笔一挥。

这个神瑛竟以为烧了薄命司天下就没了薄命女子,既然如此便再叫他下界好好体验一番!

此时长安帝都,正值昌明太平朝世。街市繁华,人烟阜盛。春寒未散,正是赏梅之时。

帝都城西,宁国府贾府女眷家宴小集,赏梅听戏。

“林妹妹!”

贾宝玉大叫着从睡梦中惊醒,颤抖的双手紧紧捂住胸口,豆大的汗珠顺着鬓发一滴一滴落在睡塌上。

“姑娘别怕,我们在呢!”

袭人听见宝玉叫,都慌忙赶了过来。

宝玉刚刚睡醒,此时还有些迷蒙,睁眼见是袭人,赶忙将她拉住。

“袭人?是你!真的是你!可你不是?”

宝玉这才发觉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她环顾四周,这里不是宁府的天香楼吗?

可贾家不是被抄了吗?他又是怎么会在天香楼里呢?

“姑娘这是怎么了?可是魇住了?”

袭人见宝玉脸色苍白目光呆滞便着实担心起来。

她抬手摸了摸宝玉的额头,好在没有发热。

“还是身上哪里不爽利?”袭人又接着问了一句。

宝玉却似没有听见袭人的话,她有些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

难道之前所有的经历都是一场梦吗?不对,那不是梦!

失去至亲,失去挚爱,家业凋零,姊妹离散,这样撕心裂肺的痛苦经历又怎么会是大梦一场?

可眼下他又回到了宁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警幻仙子怒掀风月案,各色命书案册全部打乱,众仙侍也不知哪本命册写着谁的命数,干脆胡乱拼接,竟把神瑛侍者又送回了贾府。

“姑娘?”袭人小心的探问着。

姑娘?什么姑娘?他贾宝玉明明是个大男人,袭人怎么会叫他姑娘呢?

宝玉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像个木偶一样机械的抬起头来,却正对上袭人满是关切的眼神。

袭人漆黑的瞳仁里映出女孩脸庞。

宝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柔软的胸口略微鼓起两个小包。

她抬手,轻轻戳了一下,好小…

“姑娘!”

宝玉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自己,她猛的跳下床榻,鞋都来不及穿,慌忙奔到穿衣镜前。

玻璃大镜中显出一抹纤细的身影,宝玉凝视着镜中的自己。

唇红齿白,肌肤莹润,端的是个美人胚子,虽然眼下年纪尚小,稚气未脱,身量也未抽开,但是过上几年必能出落成一位绝色佳人。

她也算见过不少琼闺秀玉,单就容貌而言,这具皮囊已是上佳。

宝玉前世便笃定山川日月精秀只钟情于女儿,男子不过混沌浊物可有可无。现如今转生做了女儿,又得了这样一副容貌,心中乐不可支,忍不住便笑了起来。

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面庞,心中暗暗品度了一番,她这容色可谓十分超逸,大约也就只比黛玉逊色几分吧。

想到黛玉,宝玉忽然发现一个问题。

如今她变作了女儿身,那黛玉怎么办?难道她要眼看着黛玉嫁给别的臭男人?

思及此处,顿时发起愁来。

镜中佳人秀眉紧锁,一如芙蓉含露,微开于秋江之上。

“姑娘,快穿上衣服,这一身的汗,连衣裳都湿了,要是叫风扑了可怎么好?”

袭人见宝玉只穿贴身小袄便跑下了床,站在镜子跟前一会儿笑一会儿恼,赶忙拿了件白狐腋的披风罩在她身上。

宝玉本想向袭人打听黛玉的情况,她微微侧脸,只见袭人正低着头十分认真的帮她整理披风。

此情此景,本已到了嘴边的话终究是还是咽了下去。

重生一世,她对袭人的感情已经变得十分复杂。

平心而论,袭人对她的照料称得上是周到细密。

然而当年大厦将倾,家里乱做一团。

几位老爷都关在大牢里,老太太急怒之下一病而亡,林妹妹也已经病入膏肓,袭人可以说是宝玉唯一的慰藉。

就在这种时候,袭人毅然赎身嫁人,连个招呼都没打。

这也怪不得袭人,当时贾府人心惶惶,没有谁愿意陪着一艘烂船一起沉没,许多奴仆拐带细软财物私逃。

相比而言,袭人也算仁至义尽,可对于宝玉来说她的选择未免太过无情。

因着前世枕席之情,宝玉没办法对袭人绝情,但也不能像以往那样对她完全信任。

“姑娘到底是梦见什么了?”

面对袭人的寻根问底,宝玉有些烦躁。

她心里有个疑问,既然她回来了,那么其他人呢?晴雯呢?麝月呢?他们都怎么样了?

“怎么只你一人在这里伺候?其他人呢?”

袭人听见这话,便是一愣,她平日对宝玉多有辖制,哄得宝玉只肯听她信她,其他几个丫头虽也一样是贴身的丫头,却极少能到宝玉跟前露脸。不曾想这个时候宝玉竟问起了旁人

“他们年岁小,这会儿子怕是不知道上哪儿疯去了,姑娘有事,只管吩咐我便是。”

袭人强作笑脸敷衍宝玉。

“哦?是吗?你先叫他们进来。”宝玉并不相信袭人的说辞。

之前做公子的时候,她也曾见识过屋里丫头们的争斗,对袭人那些小心思,他心里也是清楚的。

只是彼时她经历尚浅,又把袭人也看做伴侣,故此并不计较,甚至还认为这只是袭人太过在乎自己。

可后面发生的事,让她不得不怀疑自己只不过是袭人进身的跳板。

袭人心里暗暗纳罕,她哪里知道眼前人已非旧时人。

见自家姑娘如此坚持,她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不情不愿的走到门口冲着外面喊道:“姑娘醒了,还不进来伺候,成日家就只知道疯玩。”

话音未落,便见晴雯麝月两个携手进来。宝玉再见故人,心中极是欢喜,刚要说话,便听袭人道:

“姑娘魇着了,晴雯,你去厨房叫他们准备桂圆汤。”

未等宝玉开口,袭人便自顾自的开始分派。

“麝月,姑娘衣裳湿了,你…”

“麝月留下,袭人姐姐,我衣裳湿了,你回府里去取一下如何?”

未待袭人说完,宝玉便出言打断。

这么一来可给了袭人好大的没脸。

袭人顿时涨得满脸紫红,她看了看宝玉,又看了看晴雯和麝月,泪珠在眼眶里打转,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宝玉前世最是怜香惜玉,见袭人如此窘迫,心中到底是不落忍,便笑道:“姐姐最是知道我的喜好,由姐姐亲自去取,我也放心些,省的他们少了这个漏了那个的。何况我这里也没什么事了,留麝月一个,也够我使了。”

袭人听罢,神色稍缓,嘱咐了麝月几句,这才缓缓退了出去。

宝玉见袭人出去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转头见晴雯还在屋中,柔声道:“好姐姐,我刚才做了个梦,这会儿还有些晕,烦姐姐去这里的厨房要碗桂圆汤来。”

宝玉并非信不过晴雯,只是晴雯性子太急,嘴皮子也厉害,虽比麝月大些,却是一派天真娇憨,远不如麝月稳重,有些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

麝月平日虽不多话,确是个聪明人,她见姑娘遣走了旁人,就单单留下自己,便知姑娘定是有话要同自己说。

可平日里姑娘有话都是跟袭人说的,今儿这是怎么了?姑娘怎么把袭人撇了出去,反倒留下了自己?

“姑娘可是有话要说?”麝月拿起鞋子,伺候宝玉穿上。

宝玉却有些犹豫,这话要怎么说才好?告诉麝月自己重生了?然后自己前世是男人,现在是女人?

麝月不会把自己当成妖怪吧?万一再惊动贾母王夫人…找来什么和尚道士给自己驱邪?

宝玉不敢往下细想,她看了看麝月,既然麝月和晴雯都在,那他问问林妹妹总该可以吧。

思及此处便开口问道:“林妹妹的身子好些了没?”

“咱们这里没有姓林的姑娘啊?”

麝月听宝玉问林姑娘,心里纳闷,府里只有他们本家的几位姑娘,哪来的林姑娘?偏偏姑娘又问了林姑娘的身子,又似与这位林姑娘极是熟悉。

麝月心里正纳闷呢,忽听外面鸳鸯的声音传了进来。

“宝玉姑娘醒了吗?老太太那边叫姑娘过去,说是嫁到江南的敏姑太太来信了”

最新章节
同类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