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王妃她野翻了

和離後,王妃她野翻了
書名:和離後,王妃她野翻了
同名小說:慕綰瑤歐陽鄞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三好醫妃
主角: 慕綰瑤 歐陽鄞
更新:2022-05-18 16:25:16

溫馨提醒:由於同一本小說可能有多個標題,如若發現當前頁面章節不全,可以點選頁面上的同名小說閱讀最新章節

猜你想看:談個戀愛就出名 慕綰瑤歐陽鄞 三好醫妃 我不是凋零者
簡介

和離後,王妃她野翻了全文免費閱讀,最新和離後,王妃她野翻了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和離後,王妃她野翻了全文免費閱讀全集非常好看,慕綰瑤本是三好醫生,如今意外穿越成了棒打鴛鴦的惡毒反派;悉數原主人生,她這才知道一切都是有心人的栽害。於是被未婚夫當場退婚羞辱了一遍之後,慕綰瑤轉身鎮定虐渣,智斗極品。

諸神黃昏,我的天賦無上限林天浩周小胖 陸仁
華九難 大愛魔尊,我的女弟子全是病嬌
葉辰 沈浪 蘇雨涵
同名小說最新章節
精彩節選

“慕姑娘,求您行行好,給妾和孩子一條生路吧。”

女子矯揉造作的聲音襲來,慕綰瑤驟然睜眼。

這是什麼情況?

見那女子跪在她眼前,哭得梨花帶雨,好不可憐。

她故意挺起微微隆起的腹部。

慕綰瑤只覺頭痛欲裂。

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鋪天蓋地迅速襲來......

原主是北楚太醫院判慕瑾之女,亦是安王歐陽屹的未婚妻。

可是歐陽屹卻喜歡自小長大,柔弱不能自理的蘇韞月。

為此不惜跟她未婚先孕,珠胎暗結對她苦苦逼迫。

原主看到那高高隆起前來宣戰的肚子,當場氣絕身亡。

天!她這是穿越了?

慕綰瑤回過神來。

想不到我堂堂二十一世紀的醫毒博士,竟然穿越到這樣一個這樣一個窩囊原主身上?

不僅如此還被一個白蓮花給PUA了?

她可不會這樣輕易作罷,當別人的待宰羔羊。

“慕小姐,求求你行行好,讓王爺納我為妾,給我和孩子一條生路,千錯萬錯都是怪我。”

邊上圍滿了群眾,議論聲此起彼伏,場面十分熱鬧。

按照北楚律法,正妻尚未進門之前,男子不能納妾,最多收幾個丫鬟,更不能生下孩子,越過正妻的身份。

現在她慕綰瑤還未出嫁,蘇韞月卻懷上來庶長子,這分明在打她的臉。

慕綰瑤只要鬆口,這被無能的帽子便會讓她顏面無存。

但若是拒絕,那就是善妒,當真是進退兩難。

她的庶姐慕妤歡站在旁白一臉幸災樂禍,等著坐收漁利。

慕綰瑤眸光冷而清,望著蘇韞月問道:“你的肚子,是我搞大的?”

看似起來雲淡風輕,字裡行間卻充滿了輕蔑。

蘇韞月一怔,呆呆的望著慕綰瑤,連哭聲都停止了。

沒想到慕綰瑤居然敢用這樣口氣跟她說話,難道她是腦子壞掉了?

可偏偏未來顧及自己的形象,不敢當場罵回去。

見蘇韞月沉默的樣子,慕綰瑤厲聲呵斥:“回答我的話!”

蘇韞月搖搖頭猶豫道:“不是。”

慕綰瑤唇角一勾:“既然不是我搞大的,冤有頭債有主,找我做什麼?”

蘇韞月驚呆了,慕綰瑤不是愛慘了安王嗎?怎會這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就在這時,人群中突然有人大聲說道:

“慕姑娘日後是正妻,妾室進門是要正妻點頭的,接了她的茶才算半個主子。”

北楚律法,卻是如此眾人紛紛附和:“確實如此!”

慕綰瑤抬眸掃了眾人一眼,淡淡地道:

“我尚未出嫁,管不了夫家的事。”

正欲轉身,卻見一個衣著華貴的男子策馬飛奔而來。

正是安王歐陽屹,她的未婚夫。

片刻歐陽屹走到蘇韞月面前,一臉心疼將她抱起:“韞月,你懷著身孕,該處處小心,冬日寒涼跑這裡,萬一孩子有個什麼好歹?”

蘇韞月順勢撲進歐陽屹臂膀處,大聲的哭訴起來:

“韞月不想孩子揹負私生子不能見光的名義,才來求慕小姐成全,可她並非像韞月以為的那種,大度通情理......”

慕綰瑤冷冷地打斷蘇韞月的啜泣聲:

“既知道私生子不好聽,為何當初管不住自己的身子?是我逼你的嗎?我記得,北楚律法,若是未嫁先孕,那是要浸豬籠的,當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丫鬟映秋接過話:“姑娘,蘇姑娘懷著安王殿下的長子,金貴著,怎會被浸豬籠?”

慕綰瑤淡淡笑道:“這就是有權有勢的好處,可以罔顧禮法廉恥。”

眾人驚呆來,慕綰瑤一向是個好欺的,今天怎如此尖牙利嘴的?

她就不怕得罪安王?

果然,慕綰瑤話音剛落,歐陽屹便勃然大怒。

目光鄙夷看著慕綰瑤沉聲道:“慕綰瑤,你如此狠毒,竟然罔顧韞月和本王的骨血,意欲趕盡殺絕,本王今日休了你。”

“休了我?”慕綰瑤冷笑出聲來,“我並未嫁你,何來休妻?”

歐陽屹一愣,隨即道:“本王要退婚。”

退婚?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

被安王退過婚的人,往後誰家還敢來提親?

安王若退婚,慕綰瑤這輩子就全完了。

蘇韞月的眼裡閃過幾分得意。

看到慕綰瑤若有所思的樣子,歐陽屹嘲諷道:“怎麼?後悔了?可是本王絕不會改變主意。”

慕綰瑤唇角勾起一抹雲淡風輕的笑:

“想退婚可以,把金菀草還我!”

當年安王病危,是原主的亡母九死一生取得金菀草,才救了歐陽屹一命,元明帝為了感謝,才給他們二人定下婚約。

如今既要退婚,這定下哪裡有不還的道理。

慕綰瑤回答得十分爽快,歐陽屹一時答不上來。

見狀,蘇韞又是委屈夾帶著憤怒說道道:“慕小姐,你這是刻意刁難。”

那金菀草若是這樣好得,就不需要她母親堂堂醫仙傳人去取得了。

歐陽屹回過神,一臉鄙夷的望著慕綰瑤:

“你明知韞月的肚子等不了,不想退婚就用這個來要挾為難?”

見這對狗男女誤會自己不想退婚,慕綰瑤也不解釋,淡淡地道:

“行,既然安王手上沒有金菀草,那就賠我一萬兩銀子。”

“一萬兩銀子?你怎不去搶?”

蘇韞月縮在歐陽屹懷中,一臉憤懣。

慕綰瑤笑容清淺:

“原來在蘇小娘眼中,安王竟不值一萬金?”

蘇小娘!

蘇韞月氣憤至極,目光如毒蛇一樣死死盯著慕綰瑤。

她彷彿受到天大的委屈,哭得梨花帶雨別提有多可憐。

歐陽屹心疼的抱緊懷蘇韞月,柔聲安慰幾句,目光兇惡瞪著慕綰瑤:“立刻給韞月道歉!”

慕綰瑤笑眯眯地望著蘇韞月:

“我以為你應該很喜歡蘇小娘這個身份,那方才為何求我讓你進門?你不會是故意的?因為從未打算過做什麼小妾,你想要的,至始至終都是安王正妃。看起來你是來求我,其實是跟我示威的,把我氣死了,你接機後來居上?”

話音一落,原本同情蘇韞月的人立刻轉變想法。

這女人太貪得無厭了吧?

一個嬤嬤下人生的女兒,竟然想成為安王正妃,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