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晋文魁:我只是想吃馒头啊

大晋文魁:我只是想吃馒头啊
书名:大晋文魁:我只是想吃馒头啊
类别:青春校园
状态:连载中
作者:残锦少年
更新:2022-10-05 18:48:37

在线阅读

简介

大晋文魁:我只是想吃馒头啊全文免费阅读,最新大晋文魁:我只是想吃馒头啊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大晋文魁:我只是想吃馒头啊全文免费阅读全集非常好看,“你才华横溢,出口成章,为何不考取功名?”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生活真的好吗?” “醒握杀人剑,醉卧美人膝的日子不够好吗?” “其实有馒头吃的日子就已经很幸福了。” &ldq......uo;山中走兽云中燕的滋味你就不馋吗?” “我为什么要馋我吃不到的东西呢?” “那如果偏偏有人不让你吃馒头又当如何?” “谁不让我吃馒头,我就让馒头吃谁好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人人都有馒头吃,让馒头吃尽那些害我们吃不到馒头的人!”【展开】【收起】

大白兔奶糖 万人之上易枫
怀了豪门老男人的崽后 武侠:破戒南宫仆射,获大威天龙
云天依 陈婷婷 王云飞
章节目录
精彩节选

晋历十六年,也是吉日穿越的第十六年。

他三岁那年终于认命,自己家不是什么闲散王侯,就是获泽县骏岭乡治下普普通通的农民,全靠二亩薄田和两颗枣树吃饭。

六岁的时候家里就把他送到获泽陈员外家放牛,只为少一张吃饭的嘴。逢年过节时,吉日也不回去,陈府的饭菜终归要比乡下的好一些,但母亲总会来府上送新缝好的衣服,吉日也将平时攒下的腊肉腊肠拿给母亲吃。

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牛卧在地上休息。吉日枕着牛肚子,一口啃下一小块死面饼,在嘴里慢慢含软一些,方才用牙嚼开。饶是如此,没有一壶水也很难咽得下半张饼。

“天糊开局啊……恨我满腹经纶无用武之地!”

“偌大的大晋,怎么连个蒸笼都没有,馒头包子它不香吗?”

虽说吃得不好,但苟全性命已然不易,生活总是要慢慢适应的。

想起前世的优渥生活,前几年陪陈府的公子陈文、小姐陈礼读书的过往,如今还算安稳的日子,他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随便划拉了一会儿,随手仍向远方。

这时,管家陈年跑了过来,冲吉日喊道:“阿日,你父亲病危,速速回家!”

吉日蹭得一下站起来,连问都没问一声就往家跑去。管家陈年摇了摇头,不知是嫌吉日冒失还是可怜他命苦。

陈年牵着牛准备回陈家时,无意间看到地上歪歪扭扭的字,写的却是一首《青玉案》:

雨点漫过获泽新。烟花笑,碧水氤。霞帔轻笼文礼院。衣冠杂沓,车马骈阗,温酒与客斟。

闲棋落定家声远,素笔写就墨痕鲜。枕边卧牛踏泥浅。家衍人给,河清海晏,星辰伴我眠。

“一个放牛郎不好好放牛,还抄上诗了!”

陈年跟着员外见惯了大风大浪,死人见多了,而放牛郎写诗却倍感新鲜。把牛牵回陈家以后,便和陈员外通禀:“老爷,吉日已经知道消息了,正赶奔家门。”

陈员外叹了口气,说道:“父母死生乃是人伦大难,吉日这孩子直奔家走,足可见其孝心呐!”

陈年见老爷夸赞吉日,也马上附和:“老爷,吉日这娃娃也着实不错,放牛的时候还抄诗自娱,想来也是好学的。”

陈员外觉得有些好笑,一个放牛郎懂什么诗?但多少也是个消遣,便叫陈年把诗说与他听。

“老奴我可记不住那么些字儿,就记住一句霞帔轻笼文礼院,觉得和少爷小姐有点关系。”

陈年说完,陈员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自己身为获泽一方大户,解甲归田后更是熟读经书,但这句诗却闻所未闻。

“老爷,雨大了,小心着凉啊。”

陈年说着,把门窗关了起来。陈员外看着外面绵密的雨点,忽觉得心惊肉跳。

“这诗莫不是吉日那小娃娃写的?霞帔轻笼文礼院,是说我陈家后人自有天眷,嗯,不会错的,文儿打仗回来后,借来讨个才名倒是正好!”

五十里地的脚程走了五个时辰,吉日回到家时,父亲只有出气没进气了。一旁的母亲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娘!爹这是怎么了,前两个月我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呀!”

母亲断断续续地说了很久,吉日才听明白事情的原委。

原来会逢太后寿诞,百官献礼,获泽县令甘霖想露一露脸,于是横征赋税。自己家里二亩薄田本就是糊口的命根,哪里还有余粮上供?

父亲哀求官兵未果,被暴打了一顿,没想到躺在床上一病不起。母亲请了村里的郎中就诊,郎中叹了口气,便要及早准备后事了。

“儿啊,你莫要冲动,那甘县令是父母官,咱们惹不起的。你再有个三长两短,为娘可怎么活呀!”

母亲看吉日沉默半晌,害怕他意气用事,赶忙抹掉眼泪劝告儿子。

“娘,你放心,我没那么愣头青。爹,孩儿不孝,不能保全您老人家的身家性命,日后若有机会,必定让那姓甘的不得好死!”

躺在床上的父亲听到吉日的话,不禁流下两行清泪,闭上眼睛便西去了。

吉日扭头跟母亲说:“娘,现如今天大地大都是把爹先葬了再说,那二亩地咱们卖掉,去投奔陈员外,咱们禁不起县令再一次折腾了!”

母亲这时早已没了主见,只得听从儿子的主意。

吉日出门,放出卖田葬父的消息,随后就去找村里的木匠订薄皮棺材。

“朱大叔,麻烦你帮忙打棺材了。还有一件事,你会编竹篾吗?”

躺在竹椅上的朱天启脸上有些挂不住,说道:“我只当你家中有丧事,说了句胡话,我朱木匠的手艺十里八乡谁不说好,编个竹篾能难得住我?”

吉日挠了挠头,说:“朱大叔,不好意思,麻烦您打完棺材编个平底的竹笼,要高一些,再加个盖子。”

“要多大的?”

“三尺圆,五寸高的。”

朱天启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问道:“小子,你知道编这么大个竹笼要多少钱吗?你有这钱能给你爹订一口上好棺材了!”

吉日咬咬牙,说道:“死人要发送,活人也要活命啊,我卖掉家里的田,钱肯定够,您就做吧!”

吉日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朱天启叹了口气:“崽卖爷田不心疼啊……”

离开木匠家的吉日又赶奔陈员外家,到了之后直接跪倒在地。

“老爷,我爹病逝,我们娘俩想讨个活路,求您大发慈悲吧!”

管家陈年听闻,把吉日叫进来,引到客厅见老爷。

“吉日啊,你在我府上也有十来年了,何必如此说话?如今你家有难,我岂能坐视不管?说吧,是不是丧葬缺少银两?”

吉日摇了摇头,说道:“老爷,我把家中田地卖了,打棺材,交赋税都还富余,只是我娘无法过活,斗胆向您讨个差事,包下您家里的粮事,您给我一斤麦子,我给您九两面饼,只求活命!”

陈员外又好气又好笑,问道:“吉日,你知道一斤麦子出多少面粉吗?”

“八两。”

“那你给我九两面饼,那一两从何而来?”

“我自有办法,绝不缺斤少两!”

陈员外叹了口气,说道:“你不肯说,我自不必追问。但你想讨下这个差事,我也要你一样东西,你可舍得?”

吉日咬咬牙,说道“只要不谋财害命,有何不舍?”

陈员外大笑道:“日前你放牛可曾写过一首诗,若是写得不错,我便答应你要讨的差事!”

最新章节
同类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