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災變卡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186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為什麼要殺我?

季尋四人離開了鐵匠鋪,一路在清幽漆黑的小巷子裡亂竄,尋找一些可能被忽略的線索。

這些暗巷的牆壁、水缸,又或者青石板下偶爾會飄出一些半透明奇形怪狀的黑色幽靈。

【被汙染歌姬】、【被汙染的石將】、【被汙染溺水鬼】、【不知夜遊神】.

燈籠照耀的街道上大都是些中立怪物,那些惡靈都藏在小巷子裡,偶爾會跳出來。

起初還會被驚嚇一下,後來習慣了,四人也全然沒當回事兒了。

有徐老頭和季尋這個“夏牧城死靈親和+15”光環的影響,那些惡靈即便有攻擊的意圖,似乎也忌憚什麼,齜牙咧嘴嚇嚇就走了。

四人就這樣一路走。

習慣了這種到處都是幽靈的環境之後,這座幾千年前的古老小城反而給人一種歲月恬靜安好的感覺。

彷彿真要在這裡住下度過餘生,好像也不錯。

四人就像是散步一樣,漫無目的亂逛。

但走了半個小時,都沒有任何頭緒。

走著走著,車二終於是忍不住問道:“季尋先生,我們現在要找什麼呢?”

現在接觸多了,他也知道隊伍裡爺爺是靠不住的,那位醫生小姐也很少說話,只有季尋像是主心骨。

季尋聳聳肩:“不知道。”

確實也不知道。

沒碰到準確線索之前,他真不知道要找的是什麼。

說著他又瞥了一眼身邊的徐老頭,道:“當然,如果你爺爺能想起來我們前兩天去了哪些地方的話,那就知道了。”

這一說,卡特琳娜的餘光也瞥了一眼。

這位卻是隱藏大腿。

車二直接問道:“爺爺,你有記得我們之前來幹嘛了嗎?”

徐老頭被幾人的寄予厚望的目光盯得老臉難得一尷,一邊用草根掏著耳屎,一邊含糊其詞道:“啊這.這個我怎麼覺得哪裡都好熟悉”

季尋聽著也呵呵一笑,本就沒抱多大希望的這老頭能不掉鏈子。

何況,也不是完全沒線索。

他是銀月教派的臥底,旁人不見得清楚這遺蹟裡到底是什麼。

但他卻知道很多。

現在已知的最重要的兩條線索是,這夏牧城是用來封印銀月教派那位神明的一部分,還有一塊哭泣天使殘肢。

所以現在只要找到兩條線索中的任何一條,就可能破局。

但相比他要找的破局線索,季尋反而更好奇,這老頭來這裡,到底要找什麼。

季尋故意沒有走前面,一旁卡特琳娜也冰雪聰明,兩人並肩而行。

而車二本就是他爺爺的小跟班,從來都跟在後面。

這樣一來,三人就巧妙的差了半個身子,讓徐老頭在前方引路。

這老頭雖然主觀上記不清很多東西。

但他的危機直覺和氣運卻非常高。

一行一動看著平平無奇,但仔細去體悟,就像是看到山川河流一般,契合了某種世界運轉的規律。

不說跟著徐老頭一定能找到線索,但至少比幾人盲目去找要好太多,也安全得多。

而且大腦記憶可以遺忘。

但某些身體的行為記憶卻會更遵從本能。

比如一個路口,按照徐老頭的性子,哪怕是他不記得走過了,但也一定會選擇更有利的那條。

四人就這樣一路走街串巷,不多時就來到了一座木橋上。

橋頭有幾棵茂盛的松樹,兩側掛著兩個大紅燈籠,橋下水流嘩嘩。

季尋走了過去看了一眼,橋下還有一個落差十幾米的小瀑布。

幽冷風將瀑布的水吹拂揚起,撲面溼溼潤潤。

環境幽靜,且獨具美感。

卡特琳娜也站在護欄邊上,眉睫輕輕眨動,晶眸中掠過一絲迷離,又夾雜著一縷深邃,呢喃了一句:“感覺真好。”

季尋輕笑:“哦?”

卡特琳娜像是脫籠的金絲雀第一次放歸山野,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暢快:“我有種感覺,要是真出不去的話,能葬在清風和細雨裡,也不錯。”

季尋聽著笑而不語。

大貴族家的小姐,總歸是有些花裡胡哨的想法的。

然而這原本有一絲詩意的感覺突然就被打破了。

走上橋面之後,徐老頭東看看西摸摸,聽到剛才兩人對話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麼,“咦”

這一聲驚疑立刻吸引了季尋三人的目光。

徐老頭果然想起了什麼,他看著卡特琳娜,用不太確定的語氣道:“啊我記得你這丫頭還真死過了。”

這話一出,氣氛瞬間就凝固了。

卡特琳娜也一懵:“我死了?”

季尋略微一想,也覺得這話中的資訊量不小。

卡特死了的話,應該是上次回溯裡發生的事兒?

那發生了什麼,會讓她死了?

難道這裡有什麼危險?

然而接下來徐老頭的話,卻讓三人表情齊齊一僵。

他努力回想了什麼,說道:“是啊。還是季尋小子親手殺的。”

季尋:“.”

車二:“.”

卡特琳娜:“.”

三人眼角一抽。

但幾人的目光也齊齊落在了季尋身上。

徐老頭說發生的,應該就是真發生了。

季尋也詫異地問道:“我為什麼殺她?”

徐老頭的記憶顯然又靠不住了,嘀咕道:“我哪兒知道?或者是伱們小兩口吵架了呢。”

這話純粹是胡亂猜測了。

季尋聽著也很無語,不說那什麼胡扯的關係,吐槽道:“吵架了也不至於殺人吧?”

卡特琳娜晶眸一轉,卻陷入了沉思。

她倒是不覺得季尋會無緣無故殺自己,但好像因為時光會回溯,死亡也變得不那麼讓人恐懼了。

她偏頭嘴角看了季尋,嘴角揚起弧度,也好奇道:“季尋閣下,我也很好奇,你幹嘛要殺我?”

季尋聳聳肩。

沒想在這種毫無頭緒的問題上多糾結。

反而,腦子裡靈光一閃,好像因為這個問題,觸動了什麼記憶的。

這種感覺很奇妙.

好像曾經某個時空的某一刻,他經歷過同樣的一幕一樣,一切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季尋立刻意識到了什麼:“對,是‘時間親和’!”

他看著自己屬性面板上的“時光親和+18”的屬性,突然意識到可能是這詞條起了效用。

這個秘境裡的時光回溯領域和列車上那個加速時光領域同樣是一種“低緯時間”。

這裡的一切,都受時間領域的影響。

季尋心道:“不是絕對回檔!因為我對時光法則的領悟,某些回溯的記憶並沒有完全被消除!”

徐老頭看著突然神色一變的季尋,也猜到他發現了什麼,齊齊投來了目光。

但那種記憶重現的感覺一瞬即逝,季尋眉頭突然就皺了起來。

抓不住,那就去找。

讓環境加深印象。

他突然從橋上一躍而下。

手中狼爪凸顯,在巖壁上急速攀爬。

因為腦子裡剛才浮現的那種既視感,好像附近有什麼重要的東西。

橋上的幾人看到季尋在找什麼,卡特琳娜也跟著一躍而下,然後是車二

徐老頭倒是一如既往地縮在後面。

老胳膊老腿沒敢跳橋,就趴在那裡嚷嚷:“哎喲,你們小心點。”

季尋順著巖壁找了一圈,沒看到什麼。

顯然車二的運氣更好,沒多久就一聲輕喝:“季尋先生,你快來看!”

季尋連忙走了過去。

幾人在瀑布下碰頭,這才發現水流之後很不起眼的地方竟然有一尊很不起眼的小石像。

更神奇的是,注目一看,石像周圍滿是玄奧的印記和奧術鎖鏈禁制,卻又彷彿與四周巖壁渾然一體。這就讓那神像彷彿具備了某種魔力,讓人記不得自己看到過這尊石像,從而忽略它的存在。

“咦”

季尋心中一聲驚疑。

這種感覺他並不陌生。

就是之前在看銅片上那些五十二魔神秘法的時候,也是同樣的感覺。

唯一的解釋就是,這石像的法則層面高得超出了認知,大腦記不下這種“不可名狀”之物。

看到這裡,卡特琳娜和車二臉上也是一喜。

他們都知道,可能找到的關鍵線索了。

季尋看著這神奇的雕像,雙眼微微一眯,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上次耗費了多少時間才在這麼大一個夏牧城中找到這麼一點線索。”

石像如此特殊,只有一天的時間,還真不見得能找到。

這次能這麼快,完全是靠了徐老頭這人形導航。

但仔細盯著看了半天,三人也完全沒看出個所以然來。

他們的視覺感官中都有這麼一個石雕,但想和旁人描述,卻似乎完全又忘記了自己看到了什麼。

甚至無法交流。

正說著,徐老頭也慢悠悠地用繩索爬了下來,“你們發現啥了?”

季尋知道,這老頭的作用又來了,便問道:“前輩,你看看,這裡有什麼特別的?”

徐老頭也第一眼就看到了那雕像,還嘖嘖稱奇:“哎喲,這是件遠古時代的老物件啊。還有神力殘存呢。”

季尋幾人聽著神情嚴肅。

這一開口,他們就知道這雕像不凡了。

反而沒等這震驚浮現在眼中,徐老頭的語氣突然一轉,變得十分古怪,扭頭看向季尋:“季尋小子,你.你剛在上面寫字了?”

季尋一臉問號:“???”

徐老頭直接把那句話念了出來:“卡特小姐,很高興你能活著。嘖嘖.當你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答應你的事情,可是辦到咯。是不是覺得很有意思呢?”

這話一出,氣氛瞬間凝固了。

耳旁只有嘩嘩啦啦瀑布聲。

幾人都像是見鬼了一樣的錯愕表情。

即便是季尋也是如此。

一聽這語氣,他知道這字還真是他留下來的!

可是,自己為什麼會寫下這句話?

卡特琳娜作為當事人,表情更古怪了,提醒道:“季尋閣下,你上次回溯好像真把我殺了?”

季尋也覺得應該是了。

這段話的字面意思就是自己答應了她什麼,然後留筆做證據?

這段話一念出來,一股濃濃的戲謔感撲面而來。

季尋甚至已經能看到一個場景:自己當時正一臉詭笑地刻下了這行字。

整個夏牧城都會時光回溯回檔,唯獨這石雕上的文字留了下來。

用腳指頭想都知道這石雕有問題。

但就這麼一行字。

再沒有別的線索。

卡特琳娜也不去糾結自己上次為什麼會被殺掉了,用很古怪的語氣問道:“可是.你為什麼不刻點有用的線索?”

聽到這話,季尋苦笑著搖搖頭:“實際已經刻下了。”

卡特琳娜滿眼疑惑:“嗯?”

季尋道:“線索就是.我現在的能力根本無法在那石雕上刻字。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當時的我已經破解了時光回溯的秘密。但我還是選擇了停止在最後一步回溯時光。最大可能就是.”

卡特琳娜:“為了回溯,讓我復活?”

季尋點點頭:“嗯。”

卡特琳娜晶眸中異彩一閃:這傢伙真會在意我的生死,從而放棄離開這個秘境的機會?

季尋對自己的性格很瞭解,顯然覺得重點不是誰,而是那個“承諾”。

但他也沒解釋,又補充道:“可能不僅僅是你,還有車二.又或者覺得這秘境裡還有一些別的東西沒有探索完。”

至於徐老頭,他覺得他們三個都死了,這老頭也一定死不了。

卡特琳娜聽著似懂非懂,道:“可是,為什麼不留下一點更直接的線索?”

“因為.”

季尋還真不好回答。

雖然已經完全沒記憶了,但畢竟是自己刻下的,他已經完全能揣摩自己當時刻下這行字的心態。

他總不能說,是自己給自己留下的挑戰吧?

換作同樣境況,

普通人一定會給自己留線索。

但季尋很清楚人知道自己,他不會。

這個時光回溯秘境是他經歷過最神奇的挑戰之一。

何況看情況,上次已經通關了。

這樣可遇不可求的樂趣如果能再體驗一次,哪怕是可能會死,他也會再來體驗一次。

又可能是想解鎖更高難度?

大概如此。

卡特琳娜看著他這表情,似乎猜到了什麼,替他說了出來:“是因為,你內心篤定上次能破局,這次一定也能?”

“.”

季尋不置可否笑笑。

這話說出來就有氣氛就有點古怪了。

就如同眼前一樣,三雙幽怨的眼睛,齊刷刷地看著他:為什麼不留點線索?

但大機率是如此。

上次沒有刻字,他都能破局。

這次有了這麼多的利好條件,不至於不能的。

卡特琳娜看著他的表情,以為自己看明白了,但細細一想那句話的語境,彷彿看到對死亡的濃濃蔑視。

她又越發覺的看不明白了,心道:“還真是個複雜的傢伙”

之前一直都以為認識的季尋睿智冷靜從容,現在突然就改觀了。

這傢伙心底竟然還有這麼瘋狂的一面。

徐老頭顯然沒有卡特琳娜想的那麼多,也沒姑娘家的心細,去琢磨一個大男人的想法。

他趴在的了雕像上到處看,就這時,突然道:“咦這石像背後還有一個凹槽。”

季尋三人的目光也被這話吸引了過去,但他們無法靠近那水中月一樣的石像,也看不到。

徐老頭就把石雕後那個凹槽給拓印了下來。

車二驚喜道:“這不就是之前下火車的時候,那列車員送的那【銅蛇】圖案?”

拓印出來的圖案是凹紋,正好那枚【銅蛇】能鑲嵌進去。

看著像是鑰匙和鎖。

但實際必然是一種品階極高的遠古封印。

看到這裡,季尋幾人瞬間都明白了。

但缺憾的是,那圖案是一個頭尾相連銜的尾蛇的環形圖案。

而他們手裡的銅蛇只有一條。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的要找到另外一條銅蛇?”

“嗯。”

“奇怪了,這封印下有什麼?”

“大機率是哭泣天使的殘軀。”

“啊”

徐老頭和車二都是見過哭泣天使的。

而天使羽毛就是從獅心家族得到了,卡特琳娜未必不知情。

季尋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然而卡特琳娜的關注點顯然是別的,她再次問道:“雖然吧我還是很好奇,你為什麼要殺我?”

雖然自己回溯復活了,也就是說,那個傢伙不是帶著敵意要殺自己的。

而且他還用命,賭了一次回溯之後,自己能復活。

這種感覺對於一個從小生活在頂級貴族家庭的大小姐來說,就很特別了。

季尋笑笑,還真回答不上來。

然而沒待多想,就這時,夏牧城裡異況鬥生。

不遠處原本漆黑一片的山坡上,像是海市蜃樓一般,突然就憑空出現了一棟離譜的木樓來。

木樓高近百米,雕樑畫棟,璀璨耀眼。

隔著窗戶紙,可以看到樓裡影影幢幢,彷彿有無數人影來來往往,熱鬧非常。

雖然建築風格和夏牧城的木樓一致,但這高度也太誇張了吧?

看著這突兀出現的木樓,季尋四人立刻就意識到他們接下來要做什麼了。

季尋四人很快就來到了那木樓不遠處。

隔得老遠,就看到了一群人在樓前忙碌著,像是佈置了一個大型陣法。

卡特琳娜一眼就認出了那些人,樹驚訝道:“那些傢伙竟然也到這裡來了?”

領頭的不是別人,正是她那堂兄卡克,還有白家的白薇。

季尋目光也微微一眯,道:“看樣子是別的方法過來的。”

之前他們幾個是乘坐幽靈列車過來的。

但列車上那詭異的時光領域可不是誰都能活著透過的。

至少不是眼前這種大部隊人馬可以辦到的。

唯一可能,就是那些人手裡掌握了一些別的方法。

卡特琳娜也秀眉微皺,語氣嚴肅道:“那女人既然來了,我應該已經被發現了。”

季尋還是第一次聽著卡特琳娜用“那女人”這麼失禮的詞彙,看來兩人的仇怨不小。

但也沒覺得被發現了有什麼壞處。

這秘境裡,災厄比人多,那些傢伙可不見得能討到好處。

就是話音剛落,如卡特琳娜所料,就這時,四人耳旁就傳來了咯咯咯的訕笑聲:“喲,卡特學妹竟然也在這裡啊?”

說著,不遠處光線一扭曲,一個穿著白色小洋裝的女子就凝聚出了身影。

季尋看到這出場方式瞳孔也微微一凜,竟然沒看懂她是怎麼出現的?

如卡特琳娜說的那樣,白家的人,神秘且很強啊。

(本章完)

如果您覺得《災變卡皇》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ygxs.org/x/195940.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