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災變卡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188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 看夠了就把我弄出去

季尋看著眼前出現的洋裝女子,不動聲色地往後退了半步。

這女人一頭如瀑的黑直長髮,模樣倒是不差。

不過她臉上那戲謔的表情,還有那詭異的出場方式,季尋看著心中莫名覺得危險。

沒看明白之前,最好別露頭。

何況,這兩個女人看著是有什麼私仇。

季尋可沒有任何想給卡特琳娜這位大小姐擋刀的想法。

徐老頭見勢不對,更是先一步就躲得遠遠地。

白薇只瞥了四人一眼,看著季尋三人退縮的懦弱表現,冷笑一聲,全然沒把他們當回事兒。

果然如情報所言,這女人就是組了一個野隊。

她目光就只落在了卡特琳娜身上,揶揄道:“哎喲,卡特學妹,我可從沒見過你這副醜小鴨樣子呢?”

“.”

卡特琳娜表情雖然沒有變化,但仇敵都追到秘境裡來了,她沒報任何僥倖對方是來敘舊的。

而且對方想來,大機率是想破壞自己的“英雄試煉”。

既然被看破了身份,她也沒想再偽裝,一把就將頭上的防毒面具和偽裝都摘了下來,露出了一頭金色如瀑的長髮和俏麗的容貌。

她也想看看,自己堂兄卡克帶來的那些獅心家族的軍士,是否敢殺她這個大小姐!

白薇看著卡特琳娜露出了真容,也猜到了她的想法,冷笑一聲。

但可惜,她白家是為數不多知道獅心家族英雄試煉是傳承至古老的屠龍勇士秘法。

這試煉死亡率極高。

可一旦完成,英雄命格凝聚,未來幾乎必成傳奇強者!

所以要殺,就必須趁早!

在別處或許還殺不掉這女人。

但在這秘境裡,沒有護衛和諸多保命物,可再沒比這更好的機會。

徐老頭和車二還是第一次看到卡特琳娜的真容,兩人齊齊眼露驚訝。

車二雙眼閃爍少年的驚歎:“哇原來那個姐姐這麼漂亮。”

徐老頭也怪叫道:“哎喲,季尋小子可是好福氣.”

季尋早就見過盛裝打扮的卡特多次,心無波瀾。

他嘴角微微揚起,目光反而落在了不遠處那棟金碧輝煌的三十三重鬼樓上。

看這架勢,獅心家族的人就是衝著那鬼樓來的。

“這麼說來的話.上次回溯,這些人應該已經也到了?”

季尋大腦飛速運轉了起來。

雖然這次在夏牧城裡沒有逛多少地方,但就目前看來,想要破開這時光回溯領域的方法,最大可能就是在那木樓裡。

“所以.上次我是進去過的?又或者因為沒進去過,所以才回溯了,想進去一探究竟?”

季尋腦子裡想到了很多可能,眼中躍躍欲試的精芒越來越濃。

不管是哪一種可能,他都覺得,自己必須進去看看。

不過,門口那些獅心家族堵門的人確是個大麻煩啊。

好訊息是,季尋仔細看了看,沒有看到之前見過的那幾個聯邦將星。

還不算完全沒機會。

然而就是季尋觀察的時候,兩個女人就打起來了。

頂級貴族家的小姐打架可不是扯頭髮抓臉。

她們的實力也非常強。

卡特琳娜不知道發現了什麼,突然掏出了一張卡牌,輕喝一聲:“音之屏障·震!”

就是這一聲輕喝,肉眼可見空氣中一圈圈漣漪擴散開來。

隨即耳旁就聽到了“沙沙沙”像是沙塵落地的細碎聲響。

季尋注目一看,這才發現地上出現了無數被震死的黑色小蟲子。

剛才那女人露面之前,其實就已經藉著黑暗將這些微不可覺的蟲子給釋放了出來。

季尋也明白了他們為什麼剛靠近第一時間就被發現了。

如果不是卡特琳娜熟知對方的手段,這蟲子恐怕都會讓人吃大虧。

徐老頭看著一聲輕疑:“咦【方塊4-通靈師】序列走秘術蟲師線路的,倒是少見。還是這麼漂亮一個女娃娃。嘖嘖,這條路可不好走。”

“原來也是三階。”

季尋也聽說過蟲師。

但底層獵人中幾乎看不到這種稀有卡師職業。

越是稀奇古怪的職業序列,需要的惡魔印記、技能卡、職業資源什麼的就越稀少。

除了那些大貴族,普通人根本不會去考慮這些途徑。

然而這都是次要的,白家有那實力,蟲師什麼再稀也能培養出來。

他疑惑的是,這女人怎麼敢動手的?

惡意不是會吸引這城裡的災厄嗎?

車二眸子一轉,直接問了出來:“爺爺,您不是說在城裡打架會吸引災厄嗎,她怎麼沒事兒?”

徐老頭解說員功能在這一刻又體現了出來。

他的眼界絕非常人能想象,琢磨了片刻便說道:“嗯我沒記錯的話,通靈師序列有一些秘法能將仇恨惡意什麼的精神波動轉嫁給通靈物。而且,我們看到的也不是她的本體。那女娃好像會一些失傳了遠古手段啊.”

原來是這樣。

季尋聽著眸光微微一眯。

然而那白薇有這秘法,卡特琳娜怎麼辦?

他瞬間明白了對方的用意,目光微微一凜:“這是想借怪殺人嗎”

兩人一照面就打了起來。

卡特琳娜晶眸厲芒一閃,輕喝一聲:“咒印·解!”

再一看,她體表就出現了、、、一些各式各樣的音符形咒文。

這些咒文此刻彷彿讓聲音有了形狀。

各種音符被固化在了體表,形成了一層層震顫不已隔絕防護層。

那些沙塵暴一般的蟲子不斷飛過去,在卡特琳娜身體幾米外就開始墜落不停,漸漸堆積成了小山。

卡特琳娜雖然也有用音波咒術還擊,一時半會兒看著分不出個結果。

但既然動手了,惡意和仇恨就已經散發了出去。

“蟲師還真是邪門”

季尋看著那沙塵暴一樣的蟲子也目光凝重。

即便是他現在能一拳打碎普通鋼板,可武技遇到這些蟲子也有些無可奈何。

數量太多,沒有剋制手段幾乎不用考慮正面力敵。

而就是那兩個女人打起來,鋪天蓋地的蟲子可不僅僅是朝著卡特琳娜一人去的。

“噢,這小姑娘竟然養著玩意兒.”

徐老頭認出了蟲子的來歷,怪叫一聲,連連又拉開了一段距離:“躲遠點,那是‘食骨聖甲蟲’。接觸面板後它們能從你的毛孔裡鑽進去把骨頭血肉啃光!”

“哦。”

車二聽到這話,也毫不猶豫地暴退拉開了距離。

季尋暴退的同時,指間卻浮現了一團黑色火光,輕觸在了幾隻蟲子上,瞬間將其燒成了灰燼。

見狀,他也有了一些底氣。

這種戰鬥他們的手段幫不上什麼忙,也沒打算幫忙。

因為危險可不僅僅是蟲子。

就這時,兩人打鬥的動靜也終於是吸引了城鎮裡的災厄。

森林裡,一頭頭黑色幽靈飄蕩了起來,朝著戰鬥中的兩人飄了過去。

而更遠處,城鎮街道上那一些體型龐大的災厄級怪物也被戰鬥吸。它們也嗅到了人類惡意的味道,發出一些讓人靈魂都戰慄的恐怖啼鳴,緩緩或爬或飄了過來。

等這些的未知品階災厄過來

幫不幫忙,都是死局啊。

卡特琳娜很清楚自己能和白薇打打,但那些災厄一旦被吸引,她必死無疑。

但好在是,這是一個可回溯的秘境。

這讓危機就有了一個可選擇的。

卡特琳娜想到了什麼,也瞬間明白為什麼季尋上次會殺掉了她了。

因為,這是她自己要求的!

這次,她同樣只能這樣選擇。

卡特琳娜想到這裡,也是果斷至極,傳音入耳:“季尋,我一會兒會使用一種魔神秘術儘快結束戰鬥。也會幫你清理掉那木樓前的猛獸軍團,創造進去的機會。但我目前的實力並不足以駕馭那咒術。作為代價的是,魔神會帶走我的靈魂。所以,請伱在進門之前,務必把我殺掉!”

卡特琳娜能想到唯一破局的方法,就是這個。

“.”

季尋聽著耳旁傳來的這話,稍為一下想,立刻明白了她的用意。

她說的那個咒術規格可能有點高,直接指向了魔神。

這就是獅心家族這種頂級貴族的底蘊。

但問題就來了。

在這個秘境中,肉身死亡什麼的能回溯。

可靈魂咒術涉及的法則層面非常高。

一旦靈魂被惡魔帶走,並不見得這個時光回溯一定能將她復活。

只有提前殺掉她,才是最穩妥的方法。

而且就目前這局勢看來,他們之前應該是這樣做的。

這一瞬,季尋好像想明白了刻字的前因後果:“原來是這樣。難怪我會放棄破局,也要承諾把她復活.”

當然,其實還有一個方案。

卡特琳娜現在已經知道時光可以回溯了,她可以選擇自殺。

想要回溯,那樣做甚至更保險。

但這樣一來,季尋幾人就進不去那三十三重鬼樓。

後續線索也找不到。

必然就會陷入一個“無限迴圈”中。

他越來越覺得這種迴圈絕對不會是無限次數的,總覺得每迴圈一次,好像都會危險幾分。

卡特琳娜也正是想到了這點。

所以她果斷用自己的死,換一次破局的希望。

這才有了之前瀑布下石像後雕刻的那行字跡。

季尋的性格是有恩必報,有債必償。

真要有人為他赴死,這恩情肯定是要還回來的。

“不過這樣一來,不還是迴圈了?卡特要是死了,我還得選擇回溯復活她,得想點別的方法啊”

季尋聽到這個方案,腦子裡無數思緒閃過。

他甚至也有些想吐槽自己上次為什麼沒留下一些指向性線索了。

這局面.有點難抉擇啊。

季尋想到這裡,看到了遠處那個白薇,又看到了遠處的猛獸軍團。

如果僅僅是私仇,他沒打算多管閒事。

但現在這局面是需要破局的。

咦.

未必要卡特琳娜去送死啊。

自己死了也可以重來的啊!

現在透過徐老頭的說法,確認了卡特琳娜已經死過一次了。

死亡就顯得好像沒那麼讓人畏手畏腳了。

而且,季尋自己也想測試一些想法。

腦中計劃順成。

他嘴角微微揚起了弧度。

沒等卡特琳娜使用出那秘術,季尋骨骼噼啪作響,渾身鋼針般的毛髮已經轉眼就冒了出來。

而他身邊,徐老頭和車二也看到了他這獸化的跡象,滿目錯愕:“???”

雖然認識,但兩人還是第一次見季尋變身的樣子。

而且狼人身軀上看著那鋼筋一般虯結凸起的肌肉,兩人更是覺得不可思議。

變身後全維度屬性將近八十點支撐起的身體視覺衝擊極強,這根本不是任何二階卡師身上能看到的。

不用去想,就知道這狼人的戰力絕對誇張得離譜。

但即便如此,蟲師最不怕的就是近戰系卡師。

徐老頭猜到了他想幹什麼,連忙提醒道:“喂喂喂,季尋小子,那傢伙的手段”

然而沒等話說完,季尋就偏過頭來,咧口露出了一嘴尖牙,獰笑著告知了一聲道:“前輩,我要衝樓了。”

隨即,他身上就騰起了一層黑色的火焰。

車二眨了眨眼,滿眼憧憬:“哇季尋先生好強!”

徐老頭認出了這火焰的來頭,瞬間恍然,但又自言自語地嘀咕道:“高等惡魔的地獄火?這玩意兒是人類血脈能掌握的?這小子的惡魔印記有點意思啊”

就是變身完成的一瞬間,“啪啪”兩聲氣爆響炸響耳膜。

季尋站立的地面瞬間凹陷出了兩個深坑。

再一看,人影已經潰散當場。

另一邊,卡特琳娜剛告知了季尋她的計劃,就已經在凝聚釋放那魔神咒術所需的咒力了。

她覺得就季尋的智慧和果斷,絕對不用多說,他就能明悟自己的想法。

雖然可能會再次面臨時光重塑,但好像眼下也沒有別的想法了。

真要白薇把自己殺了,就那女人的性格,絕對不會放過和自己一起來的人。

然而就是這咒術還沒準備好。

她突然感知到什麼,目光一凜:“好快!”

卡特琳娜本以為是什麼高階災厄突進而來了。

但餘光一瞥,竟然是季尋?

“那傢伙怎麼會這麼強?”

卡特琳娜也大感意外。

她記得情報裡那傢伙雖然強,但也才是一個一階卡師。

現在這什麼情況?

就這爆發出來的速度和那勢不可擋的氣勢,這架勢怕是同階卡師都不能給她這麼大的壓力。

同樣震驚還有對面的那個白家大小姐!

然而季尋的速度之快,這個距離,幾乎就是出現在兩人視野中的下一瞬,他人已經突進到了白薇面前。

術士系的卡師肉身敏捷本就不太強。

即便是看到了,她也避不開了!

裹挾著地獄火的拳頭又凝聚出了【二極崩】的詭異拳勁兒,根本沒給那白薇閃避的機會,一拳就轟在了她的胸口。

看著那張冷傲又疑惑的臉龐,季尋也沒指望一拳能殺掉這個手段詭異的三階蟲師。

何況也早就知道這不是她的本體。

這一拳落下,就像是打在了沙雕上,“嘩啦啦”整個人就潰散開來。

密密麻麻的黑色蟲子在地獄火頃刻化作了灰燼。

不過蟲子數量太多,拳頭轟過去,後面的蟲子竟然頂著前面蟲子的屍體鑽入了火裡。

這女人實力和心機都不弱。

季尋眼中溢位一抹冷笑。

他連忙暴退抽身。

正好此刻卡特琳娜的卡牌也飛到,音波在蟲群中轟然炸裂。

兩人沒有商量的一次默契配合,幹掉了白薇的這個蟲子分身。

“這傢伙”

看著如此輕易就破掉了自己視作大敵那女人的分身,卡特琳娜眼中滿是驚愕。

剛才那一拳的殺傷,即便是她自己都感受到了致命威脅。

可想這一拳到底多強。

但沒來得及去驚訝季尋的戰力為什麼會如此離譜。

她更在意的是,為什麼季尋要選擇出手?!

要知道出手的惡意會吸引那些災厄,也就意味著兩人都必死無疑了。

這念頭剛一浮現,就看著比自己高了接近半個身子的強壯狼人就瞬移般出現在了身邊,歪著腦袋咧口笑道:“嘖嘖,卡特小姐,你就篤定我這次也一定會選擇回溯救你?”

卡特琳娜神情淡然,沒搞懂這傢伙為什麼這時候還有閒情逸致閒聊,但也回應了一句:“如果我看錯人了。那就死好了。”

“.”

季尋聽著咧口一笑。

這女人可沒看上去那麼天真單純。

她可不是賭人性,而是拿捏了人性。

不過也無可厚非。

季尋沒想囉嗦,神情淡然地說出了他的計劃:“你那秘術暫時別用。我現在要衝樓了。跟上。”

卡特琳娜聽著俏臉一愣,思路都有些沒跟上:“啊?”

她也猜到進入那鬼樓裡或許能躲避災厄的惡意鎖定。

但這能衝過去?

沒人比她更清楚獅心家族的軍團戰力。

然而季尋只是告知,可沒想解釋的意思。

告訴她,僅僅是想卡克和獅心家族那些人多個投鼠忌器的誘餌罷了。

說完的,季尋根本沒有絲毫猶豫,朝著遠處鬼樓前堵門的那些獅心家族軍團護衛衝了過去。

“你”

卡特琳娜見他這麼莽撞的計劃,也眉頭緊皺。

即便你戰力還不錯,但也不至於能強闖有高階卡師凝聚的戰陣啊?

但現實根本就沒給她詢問的時間,那高大的狼人已經衝了過去。

卡特琳娜銀牙一咬,也緊跟而去。

這一幕,同樣看呆了徐老頭兩人。

他們之前以為季尋選擇出手是想救卡特琳娜。

一個覺得年輕人太沖動;

另一個覺得那什麼情情愛愛的影響了拔劍速度。

然而看著季尋轉臉就朝著鬼樓衝過去了,兩人這才意識到他們想錯了。

季尋根本不是想著是救人,而是要衝樓!

可是,怎麼敢的啊。

那裡可是有高階卡師壓陣的軍隊戰陣。

一個二階就是再強,如何有半點勝算?

徐老頭看著起初也眉頭一皺,感到很疑惑,但餘光一瞥到空氣中飄來的那些災厄,他彷彿又明白了什麼。

而車二看著孤身衝向敵軍的那狼人身影,震驚的同時也熱血沸騰。

他彷彿悟出了一些東西。

那種無所畏懼的犀利,不就是他追求的劍道嗎?

季尋先生好強啊!

反正死了也會回溯,少年澎湃的戰意已經按捺不住,他就準備衝上去:“爺爺,我去幫忙!”

既然要打,他也決定去幫忙。

然而還沒把劍拔出來,就被徐老頭一把按住了,吐槽道:“你幫個屁!你不去添亂就好了。”

車二還以為爺爺的又戰術性地要後撤:“可是.”

徐老頭看明白了季尋的計劃,那雙濁眸中也露出了一抹欣賞,“你沒發現那小子明明殺意沖天,但過去之後,那些災厄卻半點沒理會他?”

“啊?”

這一說,車二這才又看了一下,驚訝道:“還真是也!”

眼中的晶瑩越來越亮,他連忙問道:“爺爺,為什麼?”

“惡意是無法隱藏的。這秘境的災厄對這種情緒感知非常敏銳”

徐老頭目光微微一縮,解釋道:“唯一的可能,那就是那小子心中完全沒有惡意。單純的,只是想殺人罷了。”

車二完全沒聽明白:“啊?都要殺人了,還能沒有惡意?”

徐老頭意味深長道:“所以說,這小子心境很詭異啊。”

卡克大少原本只是想看戲。

雖然他樂於見到卡特琳娜死掉。

但畢竟是自己的堂妹。

他不能出手。

好在是這秘境裡都是一些惡意情緒觸發的災厄。

他們隊伍死了很多人才試探出了這點。

再有白家的秘術,計劃就完美了。

由白薇攻擊,卡特不還手必死,還手了就中計。

怎麼看都是死局。

事情也和預料的一樣,待得他們透過密卷找到了傳說中的“三十三重鬼樓”之後。

這動靜也第一時間就吸引來了提前一步進入秘境的卡特琳娜。

然而卡克沒想到的是,原本計劃是要麼白薇殺掉卡特,要麼災厄殺掉她。

卻不想那野隊裡,竟然有一個狼人突然就擊碎了白薇蟲胎分身?

而且還衝著他們來了?

咦.狼人。

這不是那個通緝犯?

卡克覺得自己認出了什麼,但又覺得和情報裡不一樣,戰力差距太多。

然而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狼人已經殺了過來。

根本沒給猛獸軍團這些人思考的時間,狼人就已經衝了進來。

卡克想利用災厄殺掉卡特琳娜。

季尋也是同樣的打算。

他現在的實力殺三階有點勉強。

但三階卡師想殺他,也幾乎不可能。

已經入門的「無上霸體」和《細胞活性沸騰》幾乎保證了他在戰鬥不受致命傷就一定死不了。

所以想穩穩殺掉自己,必然要四階以上的高階卡師出手。

但那些人並不知道這秘境能回溯,未必會選擇和一個“無名小卒”以命換命。

季尋就是認定了這點,毫無顧忌地就衝入敵軍戰陣之中大殺特殺。

他這都殺上門來了,猛獸軍團那些人也不可能完全不管不顧。

“啪、啪、啪”

槍炮聲不絕於耳。

動手幾乎都是低階軍士,哪怕穿著機械戰甲和鎧甲,在季尋的拳頭下幾乎都是一蹦一個。

真正有把握殺掉季尋的高手們看著面色齊齊一黑,但卻沒人敢胡亂動手。

何況那些人正猶豫著,季尋身後,又跟來了一個卡特琳娜。

這位獅心家的大小姐低階軍士可能沒見過,但高階軍官可都認識。

沒人敢真下殺手。

而且還有最糟糕的一點。

卡特琳娜這一衝過來,之前被她吸引過來的災厄此刻也跟著過來了。

看似無懈可擊的戰陣在這秘境裡,可是累贅。

戰陣中但凡有人有了惡意,災厄都會被吸引過來。

何況現在是一群人都被季尋殺得產生了強烈的惡意情緒。

這股波動幾乎吸引了整座夏牧城裡的怪物。

視野中,各種大大小小怪物潮水般朝著鬼樓這邊湧了過來。

護衛們也第一時間就反應了過來:“保護少爺!快散開!”

卡克看得臉色一黑,眸光陰沉道:“放他們進去!”

他也不傻。

猜到了這兩人的目的是想進樓。

但鬼樓可不是誰進去都能活命的。

否則他們這些人也不會在門口留守了。

高階將領也不敢動手,

而且真要繼續阻擋下去,他們損失更大。

索性就放開了。

季尋看著獅心家族那些傢伙把路口讓開了,他也沒想糾纏,直接竄入了鬼樓之中。

卡特琳娜緊隨其後。

如兩人猜測的那樣,進去的一瞬間,外面那些災厄仇恨也瞬間消失。

然而從他們進入鬼樓的第一課起,詭異的一幕就上演了。

剛一進來,季尋就發現四周環境一變。

沒等他眼中那些幻象完全浮現出來,

啟迪就出現了:「你豁免了源自夢境與歡愉之主阿拉克涅的信仰汙染」

季尋看著啟迪絲毫不意外,心中還嘀咕了一句:“我說呢,原來在這裡。”

因為這秘境就是封印的那位舊日神明的一部分。

之前一直沒找到任何關於舊神的痕跡,現在封印都被破開了,不至於一點信仰汙染都沒洩露的。

原來在這鬼樓裡。

但即便是豁免了汙染,季尋耳旁也傳來了歡呼聲。

看著腳下的鋼絲繩,再一看四周歡呼的觀眾,這裡一切都很熟悉。

回到了馬戲團裡。

“原來是夢境啊.”

神情一恍惚,季尋一眼就意識到怎麼回事兒了。

這個術式的品階非常高,屬於神術級別。

再有信仰汙染,這換作旁人來幾乎是瞬間中招。

但季尋卻沒有。

除了豁免了信仰汙染,還因為他在《銀月秘典》裡看到過這個術式。

這是一個會主動讓人不想醒來的愉悅夢境。

【月神降臨】效果是能讓人在夢境中實現心中最強烈的慾望,滿足什麼期待又或者彌補什麼遺憾。

一旦陷入,很可能會永遠在夢境中沉淪。

而且季尋現在修煉的精神觀想發是「空月神想」,和這幻術同出一脈,自帶豁免效果。

這讓他很清楚地看到了夢境中一縷縷有術式矩陣的月光。

季尋明知道是夢境,但看著眼前的鋼絲繩,他那張塗著誇張紅唇的笑臉裂到了耳根。

他輕盈地走在了鋼絲繩上,做好了他最後一場表演。

走過鋼絲,他像是曾經無數次那樣,朝著臺下熱烈鼓掌的觀眾們鞠躬。

再一抬頭,已然是一張燦爛無比的笑臉。

夢境畢竟是夢境。

季尋看破了幻象,從手中儲物戒指中拿出了那本《銀月秘典》。

這本秘典本就是銀月教派的傳承寶物,大概是身份識別正確了,幻術也豁免了。

一瞬間,眼中幻象漸漸褪去。

他發現自己正置身在之前那棟鬼樓裡。

只不過裡面沒有什麼燈火璀璨,只有一片空空如也。

自己有他一個人,和滿屋子淡淡的月光。

旁邊有樓梯,季尋就直接走了上去。

篤、篤、篤

走了上去,他就看到上一層一個人呆立當場。

那人一身軍裝,季尋之前見過,就是聯邦二星中將「白色烏鴉」波洛。

看著眼前這位六階強者都陷入了幻境中,他也感慨這秘境真就是處處是絕境。

如果沒有其他外力因素。

這位六階強者這輩子恐怕都醒不來了。

季尋也沒想去喚醒這位強大的敵人,也沒想動手去試試能不能殺掉。

他繼續朝著樓梯一層層地走了上去。

每一層幾乎都有一個陷入了夢境的人。

能進入鬼樓的幾乎都是高階卡師,但是獅心家族的軍士。

季尋沒想惹麻煩,一直走著。

直到走了十六層,他終於遇到了一個熟人。

一頭金髮的卡特琳娜正沐浴在月光下,看著像是已經沉淪在了夢境中。

季尋看到這裡,突然有些好奇了:“嘖嘖.這位大小姐會做什麼夢呢?”

【月神降臨】可不僅僅是讓人做美夢,還能讓施術者入夢殺人。

季尋又把銀月秘典翻看了一線,看到了這個術式的入夢原理之後,就嘗試著用自己的精神力連結上了術式域場。

四周光景一變。

“還真成了。”

季尋發現自己突然就出現在了一個熱鬧會場上。

一群穿著得體西服的紳士們正在激烈地爭論著什麼國家大事。

因為是夢境,季尋也沒去聽那些話,反而對環境很感興趣,心中猜到:“聯邦議會的議會大廳?”

他看著眼前的場景,想到曾經見過一幅油畫裡就是這場面。

這不就聯邦最高權利機構,議員們開會的那個大殿?

“喲,這女人理想還真大啊”

季尋看到這場景,立刻就明白了什麼。

轉頭一看,果然。

五大議員席位之上,還出現了一個特殊席位。

一個金髮碧眼,帶著一股上位者氣息的長裙女人正嚴肅地坐在王座上。

夢境就是自己心底最真實的寫照。

季尋看著也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原本以為她就想當個獅心家族的話事人,沒想到理想這麼遠大,竟然是掌控整個聯邦?

不過,好像這才更有意思啊。

然而就是這一瞥,作為夢境主人的卡特琳娜也一眼就看到了她美夢中突兀出現的那傢伙。

但因為是夢境,這位目前也沒有主觀意識去控制自己的想法。

季尋原本就是想來看看就走的。

然而四周場景卻飛速變換了起來。

再一看,竟然是一個熟悉的地方。

“洪樓賭檔?”

季尋一看那綠布鋪著的牌桌,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當初這位卡特小姐去洪樓找茬兒,然後和秦如是對賭的場面。

季尋看到這裡,立刻意識到,當初這場賭局竟然成心結了?

哈哈哈.

不知道為什麼,季尋想著表情微微有些古怪。

能幻想出這樣的夢境,很顯然,卡特琳娜是認出了自己就是當初賭檔裡旁觀那個人。

只是一直沒說罷了。

“這”

季尋突然覺得有些尷尬了。

而檯面上的撲克點數,也正是脫衣服那一局。

秦如是:黑桃K,方塊K,天牌26點。

卡特琳娜:紅桃K,紅桃點。

卡特輸了。

賭注是她的衣服。

這個夢境的一切都很真實。

只是對面的秦如是和董七兩人都是一片扭曲的光影,看不清容貌。

而季尋還是在原本的位置。

當好他的旁觀者。

看著牌面輸了,卡特琳娜震怒之後,厲喝一聲:“願賭服輸!”

他脫掉了自己的西裝,然後是襯衣,再然後是束胸繃帶,轉眼脫得一乾二淨。

雖然之前已經看過一次了,但季尋再看一次,卻感覺不太一樣了。

上次是有秦如是那極品身段壓著,又有敵人光環,再美都覺得沒什麼意思。

而現在人也算半個熟人了。

這一看。

喲,還不錯的樣子。

胸前巍峨盈盈可握,臀腿比例絕美,身段玲瓏有致,肌膚也細膩中透著一股少女專屬的淡淡粉紅

這絕美胴體還真沒什麼可挑剔的。

季尋饒有興致地欣賞著,像是上次那樣。

卡特琳娜感受到了那目光,回瞪了一個冰冷的眼神。

然而上次她不認識季尋,瞪了就瞪了。

可這一次,她認識了啊!

夢境中也認識的!

那目光突然就從冰冷,變成了疑惑,然後變成了.驚訝。

四目相對,季尋看著那眼神,也意識到這不像是一個做夢的人的目光。

卡特琳娜率先開口:“你怎麼來了?”

說著,她秀眉一皺,碧藍的瞳孔裡滿是疑惑。

似乎是在確定自己的判斷是否出現了錯誤。

“???”

季尋聽到這話也意外了。

他愣了一瞬,這才開口道:“你知道我是誰?”

卡特琳娜翻了個白眼,面無表情道:“季尋閣下,你覺得呢?”

聽著自己的名字被一口說出,季尋更覺得意外了。

這可不像是做夢的人能說出來的。

沒待他多想,卡特琳娜看出了他的疑惑,直接說道:“我就職的【梅花7-歌唱家】序列指向的魔神忒彌爾同樣擅長各種精神幻術。而我精通的魔神秘術讓知道我現在陷入一種精神夢境了。但出不去。”

說著,她才問道:“所以.我才好奇,季尋閣下是我的夢境中出現的執念,還是你真的來了?”

季尋聽到這話,這才意識到這女人原來是真有理智意識的。

然而他還在想要不要說點什麼的時候。

卡特琳娜看著他的表情,卻依然確定了什麼,打斷道:“好了,我知道了。”

季尋:“???”

卡特琳娜淡淡道:“這是我的夢境。我剛才想戳死你,但你還活著。”

所以,就是外來的了。

“.”

季尋聽著眼角莫名一抽,隨即爽朗一笑。

他倒不覺得這位獅心家大小姐真這麼小心眼,這話也是說說罷了。

既然話都說開了,兩人之間反倒是沒覺得有什麼不能提及話題了。

他也語氣輕鬆地調笑道:“不就是看了你脫衣服嗎,不至於夢裡都想戳死我吧?”

“.”

卡特琳娜沒好氣地瞥了一眼,沒回應這話。

但也沒看出真有什麼怒氣。

只是自己一個貴族淑女,從來沒再男人面前暴露過身子,現在還全光著,總歸是覺得有些介意的。

原本是想幻想出衣服穿上的。

但好像成了心結,怎麼都是光著的。

但卡特琳娜表現得卻非常從容,如同上次那樣,也不遮不掩,還淡淡道:“如果季尋閣下欣賞夠了的話,我覺得,你可以先把我弄出這幻境。”

“當然。”

季尋收斂了眼神,回應道。

他的目光看著那張俏臉,不見輕浮,由衷讚了一句:“不過話說回來,卡特小姐身段確實絕美。”

卡特琳娜聽著冷哼一聲,原本是不想理會的,但聽著這是誇自己,彷彿化解了某個心結。

她想到了什麼,又問了一句:“噢?比那位秦會長如何?”

季尋眉頭一挑,可不會昧著自己的審美,也如是道:“還差點。”

卡特琳娜一聽,那傲嬌的臉龐瞬間又溢位一抹冷笑:“呵!”

季尋笑著聳聳肩,也沒耽擱,《銀月秘典》一拿出,四周幻境瞬間破掉。

兩人又回到了木樓裡。

(本章完)

如果您覺得《災變卡皇》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ygxs.org/x/195940.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