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羅一李泌戰五渣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808章 換個法子讓義父的遺志傳下去

安守忠是安祿山假子當中緊排在孫孝哲之後的第二人。

如果排除掉孫孝哲的母親是安祿山的姘頭這個因素,無論是在性格上還是領兵的才能上都不是孫孝哲可比的。

明面排在第二,實則是安祿山幾千假子當中的第一人。

甚至是放眼整個河北的諸多將領中也能夠排進前五。

老牌戰將史思明與蔡希德在河北連戰連敗,而安守忠則是打得有聲有色,連郭子儀都敗在他的手中。

如果不是先前被孫孝哲硬按著死衝硬打,以及阿史那從禮又帶兵跑掉,根本就不會無奈之下降了唐軍,出現領兵以來唯一的敗績。

而恰恰這麼唯一一次戰敗,讓安守忠對於對於安慶和的提議絲毫沒有心動。

安祿山的假子眾多,其中異姓能打的有不少,他戰敗被俘的這個汙點很容易成為詬病的話柄。

其次是他打得勝仗雖多,但畢竟是安祿山的假子出身,在資歷上還是差了一些。

最後也是最主要的,河北軍中分的派系不比唐軍差到哪去。

假子是一派,部族軍是一派,漢姓人又是一派。

如果再細分,每一派又能分出許多枝丫出去。

拿最簡單的漢姓那派來說,就要分望族出身與庶族或是普通人家出身。

安祿山是經營了十幾年才將這些人捏合到一起。

只有安祿山能壓住這些人。

安祿山一死,不管換了誰坐上那個位置都會有人不服。

而這些還只是內部的掣肘。

如果著眼於整個局勢,這個位置更是誰坐誰死。

他與崔乾佑在京畿道打得不錯是不假,但半個河北已經丟了。

更要命的是攻破河北的是戰力極高的遼東軍,而不是唐軍。

夏日那場大雨中的對陣,到現在他還歷歷在目。

六萬多河北最為精銳的戰兵對陣兩萬長途跋涉的遼東軍硬是啃不動。

尤其是遼東軍悍不畏死的那種同歸於盡的打法,想想都讓人不寒而慄。

想要反攻奪回河北,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河北是各軍的根本,沒了河北猶如沒了根。

各軍計程車氣絕對會一天比一天低落。

河東的戰事也同樣糜爛,蔡希德十萬大軍居然被李光弼一萬新兵給打得大敗虧輸,引發整個河東道又丟了大半回去。

另外,身為大燕宰相的高尚,還有領兵資歷極深的史思明全都降了過去。

而這一文一武的兩人聲望又極高,在河北的關係盤根錯節,並不是簡單的降了兩個人而已。

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與之暗通曲款。

種種因素結合到一起,不難得出大燕遲早要完這個結果。

對於局勢看得十分清楚的安守忠而言,別說是去爭奪帝位,就是硬給他他都不會要。

不過對於安慶和的提議,他倒是沒猜到安慶和其實是生了降的心思。

以為這麼做只是以退為進在拉攏人心,或是天真的在等二郎君回來。

拉著安慶和進入後殿思索了一下措辭,安守忠長嘆一聲道:“陛下驟然被奸人所害,確實讓人悲憤且心痛。

但大統之事不是兒戲,九郎今後萬不可再說出方才那等戲言。”

大燕雖然遲早要完,但眼下也總得有個主事的人出來。

方才安慶恩與安慶光等幾位郎君的表現,在安守忠看來還不如手段稍顯幼稚的安慶和。

稍稍頓了頓,安守忠對安慶和鄭重的一拱手,既表示支援又帶著詢問道:“我等一眾假子皆受陛下恩澤才有今日,不管九郎有何打算只管吩咐我等。”

安慶和方才在大殿裡看到居然有一大半的人站向安守忠,不光是心中發緊,也更加確定了他之前的判斷,他們兄弟幾個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坐那個位置。

而且對安守忠的誓言,安慶和也並不完全相信,畢竟相較於權力,誓言是最不牢靠也是最蒼白無力的。

不過反過來想,如果安守忠對這個位置真感興趣,倒是一個離開洛陽,遠離爭鬥旋渦的好機會。

主動將安守忠推到那個位置,礙於這個情面以及為了邀買人心,可以不用擔心被斬草除根。

他一心要離開,不但不會再受到阻攔,還能一路得到保護。

想到這,安慶和再次衡量了一陣,最終決定用實話以退為進讓位給安守忠。

“義兄不要以為我是在試探,眼下大燕的局勢只有義兄這樣有威望之人才能力挽狂瀾。

如果義兄非要讓我登上寶位,只會讓大燕亡國的更快,甚至會直接降了。”

頓了頓,安慶和目光直視安守忠的雙眼繼續道:“義兄真不要當我是在說笑。

我知道自己的斤兩,不但壓不住下邊的人,更是對遼東有懼意。

而且你知道我曾經跟隨過那位一段時日,他算是我的先生。

加之二兄在倭國替那位做事,讓我掌控大燕,我真的會想盡一切辦法降過去。

如果義兄不想讓父親的心血毀在我手裡,那就請義兄登上大位。”

安守忠沒想到安慶和是這樣一個心思,再一次驚愕住。

呆愣了片刻後,安守忠目光望了望一牆之隔的前殿,緊皺眉頭思索個一下詢問道:“只把安姓兄弟召集過來,這其實是你的試探?”

安慶和目光一縮,他沒想到安守忠會這麼快就看透他的用意。

低頭想了想,安慶和搖頭道:“義兄算是說對了一半。

我只是試探幾位兄長。

義兄們誰有這個心思,是最好不過。”

看出安慶和說的並不是假話,安守忠心中莫名的一鬆,眉頭舒展開似笑非笑道:“前殿裡都是領兵的,哪個看不出眼下的局勢。

你們幾個郎君不想登位,我們這些義兄就想登位?”

來回踱了幾步,安守忠臉色一正,繼續道:“你們幾兄弟做不到的事,我同樣做不到。

我與遼東軍交過手,即便現在同樣有方子,一樣打不過那邊。

而且我可以斷言,除了我們安姓人,其他人也沒法力挽狂瀾讓大燕的局勢變好。”

安慶和眉頭一挑,安守忠這話裡的意思好似是在變相的認同他。

但是有些摸不準這是不是在試探,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安守忠年歲比安慶和大上一倍,多少能猜出安慶和心中是怎麼想的,搖頭笑道:“不用再試探了,你的想法並沒有錯,而且我也贊同這樣去做。”

頓了頓,安守忠神色一凜,沉聲道:“但是義父的心血也不該如此白白丟掉。

可以換一個法子,讓義父的遺志傳下去。”

安守忠前後矛盾的話,讓安慶和既喜又驚,且十分疑惑,琢磨了一下,遲疑道:“義兄的話我沒聽懂。”

安守忠嘴角勾了勾,輕笑道:“雖然沒有帝位,也沒了大燕國。

但只要將人全都保住,同樣算是義父沒有輸給唐庭。”

看到安慶和臉上的疑惑更濃,安守忠哈哈一笑,走過去附耳低聲了幾句。

安慶和聽過後,瞪大了眼睛驚呼道:“這能行嗎?這樣做怕是會適得其反吧。”

安守忠搖搖頭,“適得其反也要這樣做,不然都沒有退路可走。

而且大勢已經這樣,只不過是又往上添了把火而已。”

如果您覺得《羅一李泌戰五渣》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ygxs.org/x/204931.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