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太子殿下撩妻成癮宋琅月容景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3章 薄情的蕭王

宋琅月意識到自己被騙,震驚不已。

“殿下,鎮國公府是你岳丈家,我肚子裡還有你的孩子,你怎能如此無情,為了帝位想滅我母家?”

景明淵蹲下身子,輕撫她的小腹,笑容森冷。

“宋琅月,你說,這是本宮的孩子?本宮四個月前被叛賊景墨寒困在玉門關,而你為了救本宮到了敵營,誰都知道,叛賊容景墨殘暴不仁,可你竟全身而退回到了京城,這肚子裡的孩子,正好四個月,到底是誰的野種,你比我更清楚吧?”

宋琅月的笑容僵在臉上,他竟然用野種形容自己的孩子。

她的心彷彿被針扎一般難受,“殿下,琅月只有你一個男人,這孩子,怎麼可能是其他人的?”

景明淵不屑一笑,眸中帶著質疑。

“是不是你自己清楚,想帶著野種重回宮中,哼,絕不可能。”

宋琅月痛苦的支起身子,她不允許孩子受人誣陷。

“我是你八抬大轎迎娶的王妃,你我夫妻多年,竟不信我。”

景明淵眸中的厭惡無法遮掩,看著宋琅月彷彿如螻蟻一般。

他殘忍的一腳,踩在了宋琅月已有四月身孕的大肚上。

“殿下不要!他是臣妾與您的親骨肉,求殿下給條活路。”

宋琅月臉色蒼白,連連後退,身子搖搖欲墜。

景明淵抬起宋琅月的臉,漠然道。

“宋琅月,虎符我已得到,你的利用價值已經沒了…”

偌大的天牢,幾百人守著,這番話說出來,豈止是羞辱。

宋琅月臉色煞白,他是要暗中對自己出手!她所嫁之人,竟是這樣的陰毒。

她雙眸噙著淚水倔強道,“八年的夫妻情深,殿下,你將我置於何地?”

景明淵冷冷的睨了一眼宋琅月,咬牙切齒的說道,“八年夫妻情誼,你宋家狼子野心,當年助本宮一臂之力,不過是為了南楚江山的權勢罷了!不過以後,南楚江山不需要你宋家了。”

宋琅月心中隱約有種不好的預感,顫抖的對景明淵說道,“景明淵,你做了什麼?”

宋若雪嘴角微微上揚,她故意說道。

“今日午時,宋老將軍已被判斬立決,宋家軍歸降朝廷,宋家長子貪汙受賄,在天牢服毒自盡,宋家上下五百口人,全部都處以極刑,姐姐,殿下原本念著你們夫妻的情誼,想早點從輕處罰,只是你如此忤逆殿下,實在是讓人心寒!”

怎麼會這樣……宋琅月不可置信。

原來他們一直在騙自己,只為了得到虎符,安撫人心。

好一對狼心狗肺的賤男女!當真是她眼瞎。

她掙扎著推開身邊的侍衛,拽著景明淵的衣袖。

“殿下!我宋家對你忠心耿耿,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如今走到鳥盡弓藏的那一步,九泉之下,爹爹是絕不會放過你的,你這卑鄙無恥的小人。”

說著,宋琅月暗藏在衣袖中的簪子向景明淵刺了過去,然而並沒有得逞,暗衛輕而易舉的將她擒住。

景明淵拂了拂衣袖,重重推開宋琅月,再無憐惜。

他淡淡道,“宋琅月以下犯上意圖行刺本宮,處以極刑,交由雪妃處置!”

“是,殿下。”

景明淵拂袖離開,宋若雪留在了天牢中。

二人僵持著沒有說話,偌大的天牢,死寂一般。

宋琅月還沉浸在兄長父親被處以極刑,宋家五百多口人處斬立決的痛苦中。

她捂著心口,憶起當年出嫁時父兄對她的提醒,讓她防備蕭王,可她墜入愛河,未曾想過,蕭王出身卑賤,卻狼子野心,對自己不過是利用。

如今,她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到底是她蠢,若非是她,怎會賭上鎮國公府數百人。

曾經那樣情深似海的許諾,轉眼竟如此,當真是可笑。

“宋若雪,宋家淪落至此,當真同你沒關係?”

宋琅月雙眸冷然,若不是被人束縛,定然要將宋若雪碎屍萬段。

宋若雪一改柔弱的模樣,高傲的冷笑道,“是又怎樣,一開始就是我和殿下聯手,是我牽線搭橋,讓殿下和你慢慢接近,讓你芳心暗許。”

宋琅月苦笑的說道,“原來,我的姻緣,你也算計了,我就說,事情怎麼可能如此巧合。”

“宋琅月,你自以為是聰慧,才貌雙絕,呵,終究不是我的對手!”

宋若雪譏諷道,她故意激怒宋琅月罷了。

“拜妹妹所賜,你開心了。”宋琅月閉上了雙眸,她心已死了,只想追隨家人離開。

“其實姐姐,原本我的計劃沒有如此順利,若不是宋家的人助我一臂之力,妹妹怎能如此順遂將宋家瓦解,讓權傾朝野的鎮國公分崩離析呢,大概你還不知道,關於鎮國公所有的罪證,都是有人幫我安排的,姐姐難道不想知道是誰嗎?”

宋琅月咬牙切齒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宋若雪身後走出來一個少女,她的模樣,宋琅月再熟悉不過的模樣。

穿著黃衫模樣俏皮的少女是二房嫡女宋若雲,端莊舉止優雅。也是宋琅月死對頭。

“怎會是你?”宋琅月瞪大雙眸,滿臉的不可置信。

“姐姐,好久不見,如今的你真是醜陋不堪,哪裡有昔日裡燕京第一美人的風采了。”

宋若晴說著,臉上的笑容越發明媚了。

“宋家二房向來是同氣連枝,如今宋家被抄,你們怎能平安無事?”

宋琅月望著昔日裡的姐妹,指尖泛白,心中壓制著痛楚。

她必須查清,宋家滅門的緣由。

宋若雲挑了挑黛眉,譏諷的道,“識時務者為俊傑,大伯父獨攬大權,更是忤逆殿下。

我們自然是要和殿下同進退的,可惜姐姐未看清局勢,宋家被抄,判刑的只有你們大房,聽說大伯母走投無路,被逼跳井自殺了,嘖嘖嘖,若不是你,宋家怎會走上今日這一步!”

“賤人!”宋琅月一口銀牙恨不得咬碎。

宋家幾百口人竟然死於自家人的算計,宋琅月臉色慘白,氣血逆流,竟是吐血了。

宋若雪冷笑著說道,“你我姐妹一場,終歸是要送你一程,陳公公,送皇妃上路,如今殿下可等著呢!”

“是,雪妃娘娘。”陳公公諂媚的說道。

如果您覺得《重生:太子殿下撩妻成癮宋琅月容景墨》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ygxs.org/x/204996.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