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古代山居種田養娃日常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81章 81.膽氣 二更之第一更......

沈家院外,呼啦啦衝上來一大幫孩子()?(),

九歲十歲的帶著五歲六歲的,總之()?(),

很熱鬧。

看到沈安正剝麻呢?[(.)]????╬?╬?()?(),

一個個那叫一個有眼力見()?(),

呼啦啦上去幫忙。

村裡的孩子,哪個沒幫家裡幹過剝麻的活呀,五歲六歲的都能磕磕巴巴剝出來,動作笨拙,但確實會做。

沈寧看得笑:“你們剝著,我去給你們倒糖水去。”

腳步輕快的就進院子了。

沈安倒沒忘了上回應了沈金的,有好東西得記著他一下,他左看右看,沒看到沈金幾個,有些奇怪,陳家離得那樣近,就沈金那饞勁兒,瞧著苗頭自己就能跟著衝來了。

竟然沒來?

他跟虎子招呼了一聲:“我進去幫著端碗。”

跟著進了院子。

他瞧妹妹神色,“沈金沒看到你?”

“看到了呀。”沈寧正拿竹筒和碗。

看到了居然沒來?這不像沈金。

沈寧側頭看他哥一眼:“我知道,他上次讓咱們有吃的記著他嘛,但他自己沒出來,我反正是不想叫,上次給陳阿奶送豆渣那回,三嬸就在身後呸著罵我,沈金也在,估計難堪了唄。”

他們幾個從小打打鬧鬧長大,沈金那就是個沒心沒肺的,好時也好,小時候三嬸悄悄給他們兄弟幾個做蛋炒飯的時候,他也會偷偷給她和二哥一起分吃,不過那是很久前的事了,沈金那會兒好像是五歲還是六歲?

討人嫌時也特別討人嫌,尤其大一些後,半點沒小時候可愛,那一張嘴最是討人嫌。

沈金從前可不是沒見過三嬸罵她和二哥,他還有在邊上看樂子的時候呢,也沒見怎樣。也就是現在吧,從他們家吃的東西多起了才知道緣由,自己三嬸什麼樣的他很清楚,罵的那話肯定不會好聽,他順順妹妹後腦勺:“沒聽你說過,不叫就不叫吧,不生氣了。”

妹妹是不能委屈了的。

沈寧下巴一昂:“我才不生氣,我就是覺得沒什麼好說的,又不是好話,還叫你和大嫂聽嗎?反正咱們現在比他們過得還強,我就樂意看她生氣跳腳。”

小姑娘說到這裡眉一揚,笑了起來,眉眼裡都是歡暢。

沈安也不由得跟著笑。

至於沈金,回頭再看吧,反正糖還有的,阿寧也不是不給吃,就是擰巴上了,不肯喊他了。

嗯,想一想吧,他要是前些天剛聽著三嬸罵了,估計也不會願意搭理沈金幾個。

裝了半罈子糖水的土陶罈子不輕,沈安自己抱著往碗裡倒糖水,沈寧端著出去分發。

家裡現在碗多備了好些個,再加幾個竹筒,倒也夠用。

桑蘿回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家院外大大小小一群萌娃子,端著碗眯著眼,砸吧砸吧喝糖水,一小口一小口喝得美滋滋的,一臉的享受,就差條凳子,就能搖頭晃腳了。

一群孩子看到桑蘿,齊齊跟她打招呼。

桑蘿笑著應了,她也不管這些孩子怎麼玩,沈安和沈寧在這方面一向有譜得很,桑蘿看看天色,離做午飯的時間還算早,索性進屋拿了之前裁剪好的衣裳,搬了灶屋裡唯一一條凳子坐在院子裡縫。

縫了不多久,外邊嘰嘰喳喳的小孩子說話聲裡忽然混入了一陣咯咯咯咯的母雞叫聲,桑蘿側耳聽了聽,還不是一隻,而是兩隻,音源一直在移動著。

沈寧已經一臉興奮的跑了進來:“大嫂,另兩隻母雞好像也要下蛋了!”

桑蘿跟出去看,見兩隻母雞一直踱來踱去,咯咯咯咯叫個不停,奇異的那兩張雞臉都憋得通紅了。

是的,桑蘿就是在雞的臉上看出了紅。

“看著是要下蛋了,別驚著它們了。”

一群小孩子紛紛噤聲,捧著糖水碗點頭,因為桑蘿這一句話,好似不驚著母雞下蛋成了一樁嚴肅又莊重的事情。

看兩隻母雞都跟木頭人似的,身子不動,偷眼瞧,桑蘿看得一樂,退回了院子裡接著忙。

一人一碗糖水,這一群娃兒愣是一點一點抿了一刻多鐘才算是喝完,輕手輕腳在外邊用山泉水把碗和竹筒洗好,由沈寧和沈安送回灶屋,孩子們就又都蹲在一塊剝起麻來。

幹這麼些事情,始終沒發出什麼大的聲響。

兩隻母雞在外邊咯咯咯的轉了半天,最後還是覺得自己的窩最安全,不知什麼時候就進了雞舍。

臨近午時,其中一隻咯咯噠咯咯噠的出來了,精神抖擻的抖了抖毛,得意非凡的咯咯噠了一路。

一群小孩兒擠眉弄眼的,沈寧想去看,惦著雞舍裡邊還有一隻正趴著呢,強行忍住了。

不過也沒叫她忍多久,不一會兒另一隻也咯咯噠起來,然後昂首挺胸踱出了雞舍,咯咯噠了一路。

沈寧和小丫兒一看兩隻雞都出來了,笑著就往雞舍那兒跑,後邊三牛的妹妹巧兒也跟著。

三個小姑娘往雞舍跟前一蹲,頭一低一歪,就樂了起來。

沈寧伸手就進雞窩裡掏,兩隻手都拿上了,樂顛顛跑進了院:“大嫂,今天有三個雞蛋!”

聽到這話,桑蘿笑了起來:“行,一會兒蒸水蒸蛋吃。”

沈寧高興應了,拿著蛋往灶屋跑,她覺得,家裡得找個東西裝雞蛋了,一天三個呢!

院外的一群孩子一聽桑蘿那句中午做水蒸蛋,口水都開始吸溜了,虎子一臉羨慕看沈安:“你大嫂也太好了,雞蛋自家吃呀?”

他們家的雞蛋都是要攢著賣錢的,自家也吃,很少很少。

沈安眼睛彎彎的,小聲跟虎子說:“我大嫂說這是雲英蛋,補身子的,今早我們吃了蛋花粥呢,加糖的,可好吃。”

虎子:更羨慕了。

二牛抓了另一個重點:“你們家中午還吃一頓呀?一天吃三頓?”

都是要好的玩伴,而且幾家生意都合著做,這沒什麼好瞞的,沈安笑著點頭:“大嫂說我們之前餓得太厲害,把身體底子敗壞了,得慢慢養著補回來才行,不然以後身體不會好。”

二牛和虎子聽了這話就都打量沈安,兩人看後又相視一眼。

二牛:“小安好像是長肉了?”

虎子點頭:“長一些了,之前好瘦。”

知道是因為之前餓得太狠,身體有些敗壞了,這才要補身體的,倒沒有那樣羨慕了,他們也沒吃沈安那樣的苦啊。

桑蘿開始做午飯的時候,二牛和虎子說好下午再過來幫著剝麻,就領著一群孩子下山回村子裡去了。

二牛和虎子不知道的是,他們上山呆了多久,沈銀和沈鐵就眼巴巴蹲在自家院子外玩泥巴,邊玩邊瞧著那條下山的路瞧了多久。

一看到人下來了,登時激動了,沈鐵還蹲著玩泥巴,沈銀已經飛一樣跑回自家屋裡:“三哥,三哥,二牛虎子他們下來了。”

沈金噌一下從床上翻身坐了起來,想到上回他娘罵的那些話和今天沈寧的態度,又怏怏躺回去睡了。

沈銀見他這樣,撅了撅嘴,自己跑出去了。

他跟二牛虎子這幾個不熟,但和三牛、石頭、陳小丫差不多年齡,跑出來就找機會湊了過去,眼巴巴問:“你們今天去我二哥家吃東西了嗎?”

三牛和石頭不知道李氏罵沈寧那一出,只知道從前吃東西也是有沈金、沈銀和沈鐵一份的,就道:“喝糖水了呀,一人一碗,你們今天怎麼沒去了?”

上回和沈寧走在一起,把李氏的話聽得清清楚楚的陳小丫:“……”

沒去才正常吧,阿寧姐姐今天都不叫沈金了。

沈銀不知道這許多,就一聽是糖水,還一人一碗,嘴都扁了,快饞哭了。

糖水,居然是糖水,三哥今天為啥不去呀。

轉身就朝家跑。

~

“糖水?一人一碗?”

沈金這下躺不住了,他都多久沒吃過糖了,家裡根本沒有糖。

他翻身下床穿好鞋子,在屋裡團團亂轉,轉了好幾圈,停了下來:“你問了石頭沒有,在上面幹什麼活沒有?”

沈銀一呆:“還要問這個的嗎?”

沈金朝天一個大白眼:“你說呢,光喝一碗糖水在上面呆那麼久呀,你看大家哪回上去吃了東西不主動幫著找些活幹的?”

沈銀撓撓頭,也對,他們當初吃到的第一塊豬油渣就是開地換的。

“那你等等,我再去問。”

放下這話,轉身就又跑了出去。

沒一會兒風一樣捲進是幫著剝麻。”

剝麻呀。

沈金眼睛轉了轉:“有了,跟我割麻去。”

剝麻那是空手上去的,他沒臉,他去割兩捆麻背上去,換糖水喝,總行吧?這樣沈寧應該不會趕他。

越想越肯定。

對對對,他不白喝,他拿東西換。

至於他娘上次罵沈寧,沈金眼一閉:不是我罵的,不是我罵的,不是我罵的。

嗯嗯嗯,洗腦成功。

馬上摸到灶屋裡翻出家裡的鐮刀,又翻出根竹枝來遞給沈銀:“走走走,割麻去,你幫我打麻。”

又交待沈鐵在家看著甜丫,別等甜丫醒了家裡沒人,也不許跟爹孃說他和沈銀幹嘛去了,然後就帶著沈銀跑了。

為了一口糖水,想得是特別好,膽氣也壯上來了。

只是那膽氣也只壯了一時,等到割了一捆麻,沈銀以為可以去了,沈金的膽氣已經快漏沒了。

被沈銀盯著,沈金一咬牙:“再割一捆,就一捆太少了。”

又割了一捆,沈銀覺得可以走了,沈金想想沈寧看都不往他們家這邊看一眼的樣兒,又慫了。

“……要麼就你去?”

沈銀:???

如果您覺得《古代山居種田養娃日常》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ygxs.org/x/204999.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