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斬妖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20章 天道算老幾

並不強壯的身影,再一次站直。

一身黑衣,一雙血瞳!

提著巨斧的右黑詫異了一下,被他連番重擊,八品武者不可能還爬得起來。

偏偏對方居然能站著!

牧青瑤咬著銀牙,喝道:

“走啊!別管我!你不是貪生怕死嗎,你快走!別忘了你最大的抱負是活下去!”

雲缺笑了。

嘴角的血跡,讓他的笑容變得詭異起來。

“我是怕死,但買賣就是買賣,既然收了你的銀子,就要帶你到百玉城。”

“我不去百玉城!我們的買賣一筆勾銷,銀子就當賞你的,你走!”

牧青瑤說著冷漠之言,可誰都聽得出來,她想要為雲缺爭取一條活路。

“閉嘴!”

雲缺望著牧青瑤,沙啞笑道:“從現在開始,你是我押運的貨物,誰敢劫我的貨,我就殺了誰。”

左白大笑道:“哈哈哈!好一個英雄少年,護花使者!那麼,你要如何殺掉我們呢。”

右黑嗤笑道:“憑你的一張嘴,可殺不掉我們,小子,給你活路你不要,那隻能幹掉你了!”

雲缺冷笑道:

“你們紅蓮教,是不是隻會欺負人呢,二打一,還是兩個七品打一個八品。”

左白冷哼道:“你也可以找幫手啊,是你找不到罷了,死吧小東西,別以為靠著一身煞氣就能擋得住兩位七品高手。”

右黑諷刺道:“模樣不賴,眼珠都紅了,這點小把戲嚇唬嚇唬小姑娘還行,老子也會!”

說著右黑運轉氣機,立刻雙眼血絲密佈。

雖然沒有云缺那種殷紅如血,但也呈現出兩顆近乎血色的雙瞳。

被人不屑,被人嘲諷,被人無視,雲缺默默體會著這種熟悉的感覺。

兒時的他,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走在街頭的時候,周圍都是這些冷漠的目光與指指點點的嘲笑。

那又如何呢?

雲缺從不覺得獨孤。

也從未覺得過無助。

因為,他從來不是孤身一人!

“呵……呵呵呵呵!既然你們喜歡以多欺少,那我也叫人嘍。”

雲缺突然笑了。

笑聲癲狂!

豁然探出單手,雲缺嘴角的鮮血彷彿活了過來,愈發猩紅。

嗡!!!

插在遠處地面的長刀,開始奇異的震顫起來。

刀柄緩緩提起。

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握住了那把血色長刀。

左白的臉色微微一變,吩咐道:

“佈陣!封住他的刀!”

紅蓮教的兩名護法,對雲缺唯一忌憚的地方,就是那刀身上有著一顆血瞳的長刀。

八名紅蓮教教徒快步而上,在長刀旁邊排列成陣,各自掐動法訣。

八人之間浮現出一條金色的光線,類似緞帶一般,互相串聯,勾勒出八角形的圖案。

從高處看去,八名教徒互相之間彷彿出現了一座大門。

“八門封靈陣!”

牧青瑤一眼看出陣法的來歷。

這種法陣,需要多人方可佈置,專門封印一些靈體與靈物,也可用來封印妖獸。

八名紅蓮教教徒均為九品煉氣士,單獨一人的靈氣無法施展法陣,但聚集八人之力,就能佈下八門封靈陣這等威能不俗的陣法。

這也是道家法門的奇特之處。

左白冷哼道:

“早看出你那把刀有古怪,有八門封靈陣存在,你別想拿得回去!本座倒要看看,你沒了刀,還能有什麼能耐!”

右黑揮動巨斧道:“這種人就叫給臉不要臉!別跟他廢話了,既然他想死,成全他就是了!”

左白點了點頭,寒冰劍對準雲缺。

身為辟穀境修士,左白的感知遠超同為七品的煉神武者。

他隱約有一種預感,對方的那把血色長刀裡,藏著某種可怕的力量,絕對不能讓雲缺拿到手。

面對危險,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將危險扼殺在萌芽狀態!

儘管長刀被法陣封印,雲缺卻執著的想要取回長刀,兩手朝著遠處的長刀方向拼力拉扯。

他這副隔空抓刀的模樣,十分滑稽,猶如小丑,看得左白與右黑哈哈大笑。

八品武夫根本沒有隔空攝物的能力,即便有,被法陣封印的長刀也絕對拿不會去。

嘩啦!!!

就在左白與右黑肆意嘲笑的時候,一種鎖鏈的響動出現在雲缺手裡。

這時雲缺做出了一個外人無法理解的動作。

他身體後仰,兩手交替往後拉扯著什麼,可手裡空空如也。

雖然看不到雲缺在拉扯什麼東西,但左白與右黑卻能聽到鐵鏈在石壁上摩擦般的響動。

嘩啦!

嘩啦!!

嘩啦!!!

隨著這種詭異的響動,左白右黑的心神也在顫動,一種戰慄的感覺在兩人心頭升起。

彷彿雲缺正握著一條連線地府的鎖鏈,要將來自死域的閻羅,拉上地面!

左白右黑看不到的東西,牧青瑤卻看得一清二楚。

身為通靈之體,靈芸郡主有著天生的瞳力,在她眼中,雲缺手裡並非空無一物。

而是在拉扯著一條殷紅的鐵鏈!

鐵鏈殷紅如血,猶如以鮮血組成,一環套著一環。

更讓牧青瑤驚詫的是,雲缺所拉扯的鐵鏈,一頭沒入地底,另一頭竟纏在他的手臂上,與手臂連線在一起。

無形血鏈,自固其身!

雲缺拉動的鎖鏈不是死的,而是活的!

那鎖鏈在不斷扭曲晃動。

鎖鏈每晃動一下,就有一名佈置八門封靈陣的教徒噴出一口鮮血。

在外人看來,雲缺拉扯的不是鎖鏈,而是八名佈陣教徒的命!

這種詭異的情況,連七品武者右黑也察覺到不對勁了。

“這傢伙有點邪門,速戰速決!弄死他!”右黑掄起巨斧大步衝出。

“無名小卒,也敢在強者面前賣弄!劍法,冰天雪地!”左白更是施展出極其耗費靈力的劍法。

寒冰劍在飛行途中,將四周空氣盡數凝固。

極寒降臨,大雪紛飛!

在漫天飛雪當中,在巨斧臨頭之下,雲缺用盡力量拽動著最後一下。

“妖之力……血爪!”

嘩啦啦!

血色鎖鏈終於被盡數拽出。

鎖鏈的盡頭不是長刀,而是一隻龐大的血色利爪!

這一刻,夜空中的皓月彷彿被染上了一層血色。

血色利爪從八門封靈陣中破土而出,炸起一圈刺眼的血光!

在血光內,周圍的八名紅蓮教教徒頃刻斃命!

法陣瞬間坍塌!

利爪有數丈大小,乍一出現就將襲來的寒冰劍握住。

隨著咔嚓嚓的脆響,左白的法器寒冰劍被捏成粉碎!

利爪握起,形成拳頭,一拳將劈來的巨斧轟斷,同時在撕裂的風聲中轟然落下。

嘭!!!

七品煉神武者右黑,被一拳活生生砸成了肉餅!

左白愣怔了瞬間,轉身就逃,速度奇快。

這位紅蓮教護法現在的心裡充滿恐懼,連頭都沒敢回,更別提去抓郡主。

他現在只剩一個心思,那就是逃命!

嘩啦,嘩啦。

雲缺輕輕轉動著鎖鏈,嘴角的笑容愈發詭異。

“想逃?晚了!”

雲缺伸出了左手。

嘩啦!!

鎖鏈繃直,那隻血色利爪與雲缺左手的動作一致,越過數十丈的空間,籠罩在左白頭頂。

隨著雲缺五指合攏,狂奔的左白被利爪輕易抓住。

直接提了起來。

“放開我!你這妖人!我乃紅蓮教護法,火燭使者!傷我者,當被紅蓮教追殺一世!”

左白麵無血色,拼命掙扎,哪裡還有剛才的居高臨下咄咄逼人,只剩下狼狽不堪。

“自己行妖魔之事,反說別人是妖魔,你們紅蓮教都是吃的糞土長大的麼,會不會說點人話。”

雲缺冷笑道:“不是比人多麼,來呀,咱們再比一比,到底誰的幫手多!”

血色巨爪緩緩捏緊。

左白噴出一大口鮮血。

他是道門修士,肉身的堅韌程度遠遠比不過七品武者右黑,連右黑都被巨爪一擊轟殺,他哪裡挺得住。

“你敢大逆不道!我紅蓮教應天道而生,你若殺我必遭天譴!”

左白噴著血大聲嘶吼,臉上滿是絕望驚恐。

雲缺淡漠道:

“區區邪教也敢妄稱應天而生,你好大的一張臉吶!就算天譴又如何,天道算老幾!”

咔嚓!!!

巨爪合攏!

七品辟穀境修士左白,直接被捏成一團模糊的血肉!

血腥的場面,令一旁的牧青瑤連呼吸都停頓了一瞬。

她知道雲缺很強。

但她從未想象過雲缺會強橫到如此程度!

以八品武夫的一己之力,滅殺兩位七階高手!

經此一戰,紅蓮教一行人盡數死絕。

叢林裡安靜了下來。

只剩下雲缺沉重的呼吸聲,與鎖鏈自行晃動的嘩啦響聲。

強敵雖死,雲缺的表情沒有半點輕鬆。

反而比剛才還要沉重。

雲缺死死的抓著鎖鏈盡頭,一點點將巨爪拉到自己身前。

這個過程,時間不長,雲缺卻累得滿頭冷汗。

隨著巨爪的接近,巨爪本身漸漸恢復成刀體的輪廓,但刀身上的血色濃烈得驚人,起伏的血光時而幻化出巨爪,時而消失,反覆不斷。

直至用盡全力,雲缺依舊沒能恢復長刀。

刀身已經成型,可刀體的前端始終有一個妖爪的影子存在。

那妖爪死死抓著地面,看似不肯回歸刀體。

牧青瑤跑向雲缺,打算問問能不能幫忙。

“別過來!”

雲缺低吼著阻止了牧青瑤靠近。

靈芸郡主的腳步隨之頓住。

牧青瑤能看出雲缺此刻十分痛苦,額頭上青筋暴起,五官猙獰。

“我能幫什麼忙?”牧青瑤急切的道。

“去找蛋!鳥蛋蛇蛋鵪鶉蛋,雞蛋鴨蛋王八蛋,什麼蛋都行!帶殼的就行!去找,找不到別回來!”

雲缺的聲音低沉而決然。

牧青瑤緊緊抿著唇,用力點點頭,轉身跑向遠處的林間。

牧青瑤終於知道了雲缺為何有生吞蛋類的習慣,原來是為了壓制這股奇異又恐怖的力量。

牧青瑤更加清楚一點。

雲缺讓他找不到就別回來,是怕連她也一併殺掉!

至此,牧青瑤第一次知道了雲缺的那把刀,居然如此恐怖。

她也明悟了為何雲缺說現在的司天監,無法打造出前朝的斬妖司。

因為斬妖司的人,的確都是怪物!

當牧青瑤的身影消失在叢林深處,雲缺終於耗盡最後的力量。

刀體中,再次睜開了血色豎瞳。

那隻與刀身連線在一起的妖爪虛影,緩緩伸向了雲缺這位主人。

如果您覺得《斬妖》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ygxs.org/x/205003.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