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家父李景隆,逍遙小國公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60章 東窗事發!

翌日清晨。

李弘壁還在睡大覺。

正常紈絝子弟,那都必須得睡到日上三竿才會起床。

然而他睡得正香甜的時候,門外卻突然傳來了老管家李全的聲音。

“小公爺,出大事了!”

“國公爺上朝捱了板子,被人給抬回來了!”

“挨板子?”李弘壁砸吧了一下嘴,眼睛都沒有睜開。

“原來喜歡這種調調,下次公子我也跟胡姬試試……”

“等會兒!”李弘壁豁然坐直了身體,直接披上衣服衝出了房間。

“老全叔,究竟怎麼回事?”

好端端地,李景隆怎會突然捱了一頓打?

按照常理而言,雙方現在正值蜜月期,狗皇帝不會對李景隆下手啊!

李全嘆了口氣,不過並未多說什麼,而是領著李弘壁來到了前堂。

只見李景隆正趴在架子上面淒厲哀嚎,屁股上面更是一片血肉模糊。

見此情形,李弘壁一張臉頓時冷了下來。

一見到李弘壁,李景隆頓時就委屈巴巴地哭訴了起來。

“兒吶,為父委屈啊!”

“這簡直就是無妄之災啊吾兒!”

李弘壁見他那悽慘模樣,也不由氣笑了。

“行了,慢慢說,究竟怎麼回事?”

李景隆聞言也止住了哭泣,帶著哭腔開了口。

“今兒個早朝,為父跟以往一樣,老老實實地上朝議事。”

“結果皇帝陛下突然詢問為父,對山東大旱一事怎麼看,為父肯定不回答啊,就按照兒子你教的辦法,直接回了一個‘啊對對對……’,誰成想皇帝陛下勃然大怒,直接就怒斥為父藐視君上,不由分說地將為父拖出去廷杖了二十大板……”

話聽到這兒,李弘壁有些無語。

特麼地,我那麼教你,你還真就那麼回答了?

你也不看看問你話的人是誰啊大哥?

當著滿朝文武的面兒,你這麼回答狗皇帝,狗皇帝不生氣才怪!

但,也不至於直接拖出去廷杖啊!

李弘壁本能地感覺到了不對勁,這事情裡面透著些許詭異。

狗皇帝知道李景隆是個草包廢物,平日裡就把他放在朝堂上面當個吉祥物,好端端地怎會突然詢問李景隆朝政意見?

還是說,這是狗皇帝有意敲打李景隆,所以不管李景隆回答什麼,他都會趁機發難?

一時間,李弘壁聯想了很多,也大致猜測到了事情的真相!

看來,這是東窗事發了啊!

老紈絝這回應該是遭受了無妄之災,替他李弘壁擋了槍!

“咳咳,爹啊你先好生休養著。”

“來個人把我爹送去盛兄房間,好生給他治傷!”

打發走了李景隆,李弘壁隨即看向了李全。

“老全叔,誰送我爹回府的?”

“一群錦衣衛,還在府門外侯著。”

聽到這話,李弘壁眼睛一凝,隨後問李全要了些碎銀子,匆匆來到府門口。

只見十好幾個錦衣衛正站在那裡,為首之人看樣子還是個錦衣衛百戶。

李弘壁擠出一個笑話,走上前去發著碎銀。

“多謝諸位兄弟了,辛苦辛苦!”

一眾錦衣衛力士見狀有些受寵若驚,連連擺手不敢接受。

他們都看向了為首那名百戶,直到這百戶點了點頭,他們這才眉開眼笑地收下。

李弘壁走到百戶身前,不著痕跡地遞過去一個銀錠,百戶略顯詫異地看了李弘壁一眼,索性就此收下,臉上卻是露出了笑容。

“千戶大人真是說的不錯,小公爺果真是個妙人。”

聽到這話,李弘壁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這位大哥,我爹那廷杖,是‘用心打’還是‘著實打’?”

聽到他這話,錦衣衛百戶臉上的笑容更甚。

“小公爺放心,是‘著實打’,國公爺只是受了些皮外傷,塗上藥膏後安心靜養個十天半月的,就可以痊癒了。”

李弘壁聞言一顆心放回了肚子裡,總算是鬆了口氣。

大明王朝這廷杖制度,可謂是赫赫有名,杖始於太祖爺朱元璋。

畢竟重八同志一向不喜歡那些酸儒腐儒,所以被惹怒之後,就喜歡變著花樣折騰他們。

這廷杖無疑是最恥辱的刑罰。

上朝上得好好的,突然被錦衣衛力士拖出去,扒了官服脫了褲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當眾挨板子!

這對那些死要面子的官員縉紳而言,簡直就是莫大的羞辱!

這種羞辱,不只是身體上,更是精神上,與打入教坊司差不多一個性質。

而且廷杖一般是由慄木製成,擊人的一端削成槌狀,且包有鐵皮,鐵皮上還有倒勾,一棒擊下去,行刑人再順勢一扯,尖利的倒勾就會把受刑人身上連皮帶肉撕下一大塊來。

如果行刑的錦衣衛不手下留情,不用說六十下,就是三十下,受刑人的皮肉連擊連抓,就會被撕得一片稀爛。

大明王朝不少受刑官員,就直接死在了廷杖之下。

而且即便不死,十之八九的人,也會落下終身殘廢。

廷杖最高的數目是一百,但這已無實際意義,打到七八十下,人已死了,那些廷杖一百的硬骨頭,也極少有存活的記錄。

廷杖八十,意味著雙腳已邁進了閻王爺的門檻。

正因為如此,廷杖就成了一門學問。

從廷杖的數目,以及廷杖是“用心打”和“著實打”,就可以推測出一些有用的資訊。

廷杖分“用心打”和“著實打”,至於採取何種打法由監刑官按皇帝的密令決定,如果監刑官腳尖張開,那麼就是“著實打”,可能會導致殘廢,而如果監刑官腳尖閉合,那麼就是“用心打”,則受刑的大臣必死無疑。

正所謂用心良苦,不打死不算數。

而李景隆這次受杖二十,這個數量不多也不少。

多了就會傷筋動骨,少了就達不到狗皇帝想要的效果!

而方才錦衣衛百戶也說了,皇帝密令是“著實打”,也就意味著打得其實並不用力。

至於李景隆屁股為何是一片血肉模糊,那還不是因為這個老紈絝平日裡嬌生慣養,別說挨廷杖了,一巴掌都能把他臉扇腫。

推測出了這些資訊,李弘壁心裡也有底了。

不過他還需要確定一件事情,那就是鐵家姐妹一事,究竟是哪個龜孫兒捅給狗皇帝的!

紀綱是一個聰明人,他自然明白李弘壁的意思。

先前公府門口那次衝突,不過是二人默契配合演的一出好戲罷了,目的就是將紀綱從這件事情裡面給摘出去,而紀綱也會投桃報李,為李弘壁暫時遮掩此事。

可是李弘壁沒有想到,這才過去了多久啊,狗皇帝就已經知道了,而且還當朝廷杖李景隆,滿滿的敲打之意!

狗皇帝要敲打的人,不是李景隆,而是他李弘壁。

至於原因,正是鐵家姐妹!

老紈絝雖然是個草包廢物,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但他畢竟是李弘壁的親爹!

這特麼平白無故地捱了一頓打,以李弘壁的性子,自然咽不下這口惡氣!

不能報復狗皇帝,老子還能不能報復那個打小報告的嗎?

“這位兄弟,不知千戶大人可有什麼話給我?”

百戶深深地看了李弘壁一眼,隨即走到他身前,只說了三個字,就自顧自地離開了曹國公府。

李弘壁聽清之後臉色狂變,隨即整張臉都陰沉了下來。

“三皇子?”

“朱高燧?”

“你特麼是吃飽了撐的嗎?”

“我父子二人是睡了你老婆還是挖了你家祖墳啊?”

如果您覺得《家父李景隆,逍遙小國公》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ygxs.org/x/205009.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