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被好友他弟纏上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20章 20 第 20 章

江覓拿起手機,是梁緒平打來的電話。

除了開學和期末,一般情況下,學校不允許老師外的車輛進入學校,江覓那輛小几萬的二手大眾停在校外,梁緒平的庫裡南雖然比江覓的二手車貴百倍,可惜也進不了京大。

他停在距離法學院宿舍最近的南門,說:“我到你校門口了,你快出來吧,梁錦奕大概再有半個小時飛機就到了。”

“我馬上就出來。”江覓說。

室友們還是很善解人意的,盧天雲說:“那就明天,反正你也跑不了。”

“就是就是。”張大猛附和,“不過弟弟還不知道你明年要出國留學的事情吧。”

展鵬嘖嘖兩聲,“江覓,你完了,弟弟那麼黏你,你一週不回家,他都要跑到大學宿舍裡來和你一起睡,兩年弟弟怎麼受得了哦。”

提起弟弟,江覓怔了怔,這六年裡,他和梁錦奕小朋友最長沒見面的時間是二十三天,高考畢業的那年暑假,他去西南小城的爺爺奶奶家玩了一個月,前面半個月還好,後面半個月,每天都打好幾個電話問他怎麼還不回去,什麼時候回去。

而等他在爺爺奶奶家待的第四周,梁緒平更是受不了他了,直接帶他來了他的西南老家。

不過那都是快四年前的事了,當時梁錦奕小朋友才七歲,而現在的梁錦奕小朋友,已經十一歲了。

應該沒那麼黏他了。

江覓去了京大南門,坐上樑緒平的庫裡南之後,去機場接梁錦奕小朋友。

在接機口等了大概二十分鐘,江覓先看到了梁錦奕小朋友的帶隊老師,帶隊老師身後,則是一群身高不一的小蘿蔔頭。

這次華國去參加奧數競賽共有三十名的小學生,來接機的家長不在少數,帶隊老師確認江覓和梁緒平是梁錦奕小朋友的家長後,便將小孩交給了兩人。

十一歲小男孩的標準身高在一米三四到一米五五之間,梁錦奕小朋友剛剛夠到合格的最低的標準,個頭勉強到江覓的胸口,他還是很白,像是雪做的面板一樣。

睫毛長而翹,漂亮的像是一個小王子。

江覓捏了捏小王子的臉頰,好笑道:“梁錦奕小朋友,你都得了二等獎了,還不高興?”

梁錦奕揹著一個黑色的奧特曼圖案書包,他的書包都是江覓送給他的,梁錦奕小朋友的生日在八月二十七號,開學前夕,他讀幼兒園的第一個書包是江覓送的,雖然他很愛惜,不過讀一年級的時候,那個書包有些過於可愛了,恰好一年級開學前夕,又是梁錦奕小朋友的生日,江覓便重新替他選了一個書包。

於是以後每一年,梁錦奕小朋友的生日,江覓都會送給他一個書包。

當然,梁錦奕小朋友不可能只有這一隻書包,他的姑姑姑父,以及林叔都會給他買書包,不過他上學,都只背江覓送給他的那一隻書包。

江覓只是一個學生,就算家境尚可,書包也只是幾百塊的普通書包。而梁容給他買的書包動輒五六千,他父親偶爾興致上頭,送十來只五位數左右的書包,他也只背江覓送給他的書包。

不過偶爾不背,比如學校要去春遊秋遊啦,組織去什麼博物館科技館參觀啦,梁錦奕小朋友怕弄壞江覓哥哥給他書包,只好背上萬的書包。

這次去新加坡是去考試,梁錦奕當然背上了哥哥送的書包。

可是他都背上了哥哥送的書包,還是隻拿到了二等獎!

三人上了梁緒平的庫裡南,江覓揉了揉怏怏不樂的梁錦奕小朋友的腦袋,誇他:“二等獎已經很厲害了,已經打敗了一百多個聰明的小朋友。”

“可是有一個小朋友打敗了聰明的我。”梁錦奕不爽地說。

梁緒平駕駛座開車,聽到這話他有點牙酸,他當然不屬於笨蛋,可是也不屬於特別聰明的人,能考上華大屬於極度的努力,所以他現在就有些看不慣梁錦奕小朋友,“梁錦奕你夠了啊,你做那萬一挑一的聰明蛋已經可以了,還指望做那兩萬裡挑一的聰明蛋呢。”

聽到梁緒平指責自己,梁錦奕小朋友委屈地望著江覓,可憐兮兮地叫哥哥:“哥哥。”

梁錦奕做出這樣一幅動作,江覓自然要指責梁緒平幾句,指責完好友後,江覓又捏了捏梁錦奕小朋友的臉蛋說,“我們錦奕可不是萬里挑一,是億萬裡挑一,世界上那麼多小朋友,可是隻有一個梁錦奕小朋友。”

又被江覓哄了,梁錦奕心滿意足地貼在江覓懷裡。

梁緒平嘖嘖兩聲,“行吧行吧,你們倆是親兄弟,我是個外人。”

梁錦奕從江覓懷裡抬起頭來,一本正經道:“我和哥哥當然是親兄弟!”他可是很清楚,親兄弟是這個世界上關係最緊密的人,他們流著一模一樣的血,那麼親密,他和哥哥必然是!

江覓倒也不糾正這些觀念,主要是糾正了也沒用。

說話間,就到了梁緒平提前定好的飯店,是一家粵菜館,梁緒平前段時間來和同學來這家粵菜館吃飯,味道不錯,於是帶不是親弟弟的弟弟和好友嚐嚐。

沒有要包廂,就大堂靠窗的僻靜位置。

梁錦奕挨著江覓坐下,說:“哥哥,我明年一定會拿一等獎的。”

江覓見梁錦奕小朋友的嘴巴都幹了,他問服務員要了一瓶旺仔牛奶,拉開易拉罐環後插上吸管遞給他,鼓勵地說:“那我們小錦奕今年努力,爭取明年掛金牌回來。

梁錦奕吸了一大口江覓遞過來的牛奶,重重點頭嗯了一聲,說:“哥哥明年就可以來接,掛著金牌的我了。”

梁緒平點了菜,剛把選單遞給服務員,聽到這話,他樂了,“你哥哥明年可接不了你了。”

“為什麼?”梁錦奕問。

梁緒平看了江覓一眼,江覓對梁錦奕小朋友道:“哥哥明年要去國外讀書,這個時候不在國內。”

梁錦奕吸牛奶的動作僵了僵,片刻後,他把旺仔牛奶放在餐桌上,盯著江覓道,“哥哥,去國外讀書?”

江覓嗯了一聲。

“哪個國外?”

江覓說U國。

梁錦奕去過U國,他姑姑就在U國,U國很遠,要坐十幾個小時的飛機,甚至有時候飛機延誤,要一天的時間。

“哥哥。”梁錦奕小朋友猛地伸手,抱住了江覓,他現在十一歲了,想把江覓圈在懷裡,不像六歲那麼困難了,他可憐巴巴地望著江覓,說:“你不能不去,U國讀書嗎?”

想了想,他又補充,“你現在的學校,也很好。”

江覓猜到了梁錦奕小朋友會不想他去國外讀書,沒有人捨得自己喜歡的親人去那麼遠的距離,他摸了摸梁錦奕小朋友的腦袋,“京大是很好,哥哥也很喜歡,可是錦奕,哥哥想去外面看一看。”

“一定得去嗎?”梁錦奕問。

梁緒平有點看不過去了,“梁錦奕,你知不道h大的offer多難拿,你哥哥拿到了不去,他就是個傻逼。”

“哥哥。”梁錦奕沒死心。

江覓的態度很溫柔,但給梁錦奕小朋友的是他完全不想聽到的肯定回答,“哥哥一定會去的。”

接下來這頓晚飯,梁錦奕小朋友就有些食不知味了,吃什麼都索然無味,吃兩口便哀怨地望著江覓,好像江覓對他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

吃完晚飯,梁緒平和江覓先送梁錦奕小朋友回家。

梁緒平是打算回學校的,江覓也打算回學校,但是梁錦奕小朋友下車之後,便滿臉憂傷地望著江覓,悽悽慘慘地道:“哥哥今晚,可以陪我一起睡嗎?”

江覓:“……”

江覓心並不硬,尤其是對自己比較在乎的人,尤其是梁錦奕小朋友吸著鼻子,站在昏暗的夜色裡,可憐巴巴地望著他。

江覓取消了回學校睡覺的打算。

江覓出國留學這件事,本來應該只對父母愧疚,然而劉琴女士和江愛宇先生對這件事表現得都非常愉悅和開心,沒有一點傷心難過的情緒。

他們也當然不會傷心難過,畢竟那可是赫赫有名的h大。

只有梁錦奕小朋友哀哀怨怨地望著他,於是接下來,江覓經常去接梁錦奕小朋友下學,出門陪他一起玩,晚上也會陪他一起睡覺。

梁緒平打趣,梁錦奕小朋友這是要提前把未來兩三年的量都黏完。

不過很快,他就知道了他的想法大錯特錯。

一月中旬,京大已經放寒假了,江覓的很多同學也都進入了公司實習。

江覓也有很好的律所給他發offer,但是他全都拒絕了,他打算接下來幾個月,不要刷簡歷了。

公益組織裡等待法律援助的弱勢群體還很多。

江覓最近接了兩個法援,都是不難,但是足夠瑣碎的案子,畢竟律師工作就是這樣,光鮮亮麗的表面下是大量繁瑣細緻的工作內容。

好不容易整理好資料,江覓準備洗漱睡覺。

電話響了。

是梁緒平打來的電話。

江覓摘下眼鏡,接通電話後打了個呵欠,“梁哥,這麼……”

話還沒說完,梁緒平激動的聲音先傳了過來,“江覓,我弟在家裡發瘋。”

江覓:“?”

“我爸不是今天出差回來了嗎?他給我爸講,他明年不要在北市讀書了,他要去u國的加州讀書!”

如果您覺得《被好友他弟纏上了!》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ygxs.org/x/205010.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