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修不入愛河

劍修不入愛河
書名:劍修不入愛河
類別:其它小說
狀態:連載中
作者:伸出圓手
更新:2024-04-03 09:47:49

線上閱讀

簡介

劍修不入愛河最新章節,最新劍修不入愛河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劍修不入愛河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非常好看,wb@晉江伸出圓手,日更。穆時是太墟仙宗的劍修。她天賦異稟,靈根上乘,拜於名師門下,年紀輕輕已是大乘期,深受崇敬。且容貌昳麗,氣質出塵。在“最想追求的人”榜上穩

大愛仙尊 愛上游泳教練老王劉詩詩
網遊:我有超神級天賦 江湖緣,紅塵醉
顧眠 陳六何 葉萌萌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穆仙君,我剛得了一套雙修心法,能讓修士的修為與日俱增。”

層疊起伏、常年蒼翠的墟連山裡,流水躍過長滿綠苔的石頭,淹沒三五尾小魚,在古樹下的細碎砂石上流淌。

穆時坐在樹下,一條腿曲著,一條腿伸直,坐姿鬆散閒適。她右手手肘支在曲著的那條腿上,掌心託著臉頰,顏色略淺的眼眸跟著水波搖晃。

離她不遠的位置站著個少年,他兩手拿著一本暗藍封皮的古書,也就是那雙修心法。他面色微紅,緊張得不自覺繃起了身體,眼巴巴地瞅著穆時。

穆時漫不經心地說:“哦,恭喜。”

少年想要的不是這種回應,他進一步追問:“穆仙君願不願意與我合修?”

他手指攥緊,骨節開始泛白,臉色漲紅,連脖子都是紅的,血液湧上四肢和大腦,整個人都在發熱。

穆時抬頭,側眸看向少年。她唇角微微上揚,輪廓溫柔的琥珀色眼眸裡,譏諷和玩味轉瞬即逝。

穆時問:“我什麼修為?”

少年回答:“大乘期。”

“算是吧。”穆時點點頭,又問,“你什麼修為?”

少年老實地回答:“煉氣五層。”

“你見過我養的狗嗎?”

穆時注視著少年,眼中的情緒十分溫柔,是高高在上、俯瞰凡愚的慈悲。

“它築基一層了,你連狗都不如。”

“我……”

“腦袋有問題就別修仙了。”

穆時又補了兩句,

“要是修出差錯來,玄丹峰還得浪費丹藥和人力救你。”

少年臉色更紅了,身體緊繃到有些顫抖,似乎是被穆時罵惱了,卻一時半會兒想不到反駁的話語,尷尬窘迫地支絀在原地。

穆時不再搭理他,繼續對著溪流發呆。

沉穩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地在山谷間響起,一名留著鬍鬚的中年男子緩緩走來。

他披著一身白衣,但與穆時身上的粗布短打弟子服不同不同,他的衣服布料極好,做工繁複,袖邊和袍角甚至用銀線繡了滾雲紋。

只看衣裝,就能知道他地位非凡。

少年拱手作揖:“弟子參見宗主。”

來人是在修仙門派中名列第一的太墟仙宗的現任宗主,孟暢。

孟暢點點頭,對少年說:“你先下去吧。”

“是,弟子告退。”

少年低著頭應聲,拿著他的雙修秘籍,迅速地轉身離去。

穆時見到宗主,沒起身行禮,甚至連句招呼也沒打。

孟暢沒介意。

他在離穆時不遠處盤腿坐下。

“我瞧著他好像快要哭了。”孟暢問,“穆時,你是不是又羞辱人家了?”

這個“又”字就很微妙。

穆時是太墟仙宗問劍峰這一代唯一的嫡傳弟子,她師父是曲長風,斬落魔君、終結仙魔大戰的天下第一人,也是無人可越的劍道巔峰,世人稱他為劍尊。

穆時拜最強的師父,學最強的劍。自己的天賦也好,變異雷屬性天靈根,年紀輕輕就已經躋身大乘期。

這已經能讓無數的慕強者心動。偏偏穆時還長了一張騙天騙地的臉,容貌昳麗,眉眼溫潤如春水,歲月靜好,和她的狗脾氣完全不符合。

她的強和她的臉,為她騙來了無數桃花。

太墟仙宗的弟子私下裡排了個榜,在“最想追求的人”的榜上,穆時排第一,甩了第二名十八條街。

有許多弟子嘗試追求她。

然後又出現了一個新榜——嘴巴最毒的人。

穆時又一騎絕塵,甩了第二名十八條街。

不愧是穆時,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能把別人遠遠甩開。

有人整理了穆時拒絕告白的語錄。

——我修問心劍,也就是無情道,不談愛情。如果有朝一日談了,肯定是為了殺夫證道。

——昨天下暴雨,墟江水位沒漲,那些水是不是灌你經脈和腦子裡了?

——就你這根骨,下山養雞都比修仙有前途,早點放棄吧,對自己和宗門都好。

——……

不帶一個髒字,但句句誅心。讓人不禁感慨,穆時這人出生得太遲,要是趕上了仙魔大戰,說不定能氣得魔君兩腿一蹬,然後喜獲稱號“天下第一嘴”。

孟暢看著穆時,想不明白——

曲長風那麼溫和的一個人,怎麼會養出這樣的徒弟?

“三師叔。”

穆時將目光從溪水上挪開,

“我想糾正一下,這不叫羞辱,這叫對妄想症的有效治療。”

孟暢:“……”

是挺有效的,可問題就是太有效了。

太墟仙宗內門九峰之一,執法峰峰主的親傳弟子被穆時罵過之後,痛哭三天,然後自稱看破了紅塵,退出宗門,前往伽落寺落髮出家了。

老峰主一口氣梗在胸口,現在人還在丹心峰裡躺著呢。

孟暢想起這事就頭疼,他抬手揉了揉眉心,說道:

“……穆時,你得尊重一下別人的真心,你可以不接受,但不應該踏在腳底。”

穆時聞言,露出了一個很淺的笑容,她側過頭,眼眸裡倒映出孟暢的身影。她的眼睛顏色偏淺,明澈而乾淨,就像一眼就能望得見底的清透池水。

孟暢被看得有些不自在。

“愛慾這東西也能稱得上真心?”

穆時淺笑著,語氣裡帶著不明顯的譏諷,

“好吧,就算是稱得上吧。那麼在我尊重他們的‘真心’之前,他們是不是應該先尊重一下我的無情道?”

孟暢一時間無言以對。

穆時是問劍峰獨門秘籍問心劍的第十一代傳人。

許久之前,有一位已經瘋魔的劍修創造了一部殺生劍劍法,劍雖鋒利,但戾氣極重,易引動不寧心緒,修習者極易走火入魔。

後來劍琴老人以無情道合此劍,才終於讓一部分天賦絕頂、心性明澈的劍修得以駕馭這殺生劍,這也是後來的問心劍。

所以,幾乎所有修習問心劍的劍修,都是無情道修士。

“很顯然,他們不止不打算尊重,甚至還想毀了我的無情道。”

穆時稍稍歪頭,笑著說,

“無情道入道艱難,毀道卻很容易。三師叔,有人要在你眼皮底下毀你師侄的道,你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

孟暢眼皮一跳:

“你少來,毀你的道哪有那麼容易?”

穆時笑眯眯地反駁:

“這可不好說,萬一遇到個容顏絕世,禍國傾城的,我就狠狠地動心了呢?”

穆時繼續義正言辭地綁架他:

“三師叔啊,劍尊就我一個徒弟,你師父就我一個徒孫,我要是毀了道,走火入魔英年早逝……”

“停!”

孟暢打斷了穆時的話,

“我回主峰後就擬一條新宗規——不許追求無情道修士。滿意了嗎?小祖宗。”

不管穆時綁不綁架他,這條新宗規都是要有的。它存在的意義不是為了保護穆時的無情道,而是為了防止某些男弟子脆弱的心靈被踩成碎片。

穆時點點頭:“滿意了。”

孟暢試探著問:“你喜歡容顏絕世、禍國傾城的?”

“喜歡啊。”

穆時從乾坤袋裡摸出一面鏡子,

“唉,這鏡子裡的人,長得可真好看啊,我要被迷倒了。”

孟暢:“……”

孟暢把已經到嘴邊的“談個戀愛也沒關係”咽回了肚子裡。

讓穆時談戀愛?

這和期盼鐵樹開花有什麼兩樣?

孟暢這才提起自己的來意:“我今日一早就召你來參加長老會議,你怎麼沒來?”

穆時才十八歲,這個年紀就成為太墟仙宗這種大宗門的長老,聽起來實在荒謬。

這事要怪穆時的師父。

劍尊曲長風早年間打死不收徒弟,直到十幾年前,所有人都以為問心劍無繼的時候,他把穆時領回了宗門。

曲長風只有穆時一個徒弟,所以他一飛昇,他留下來的所有東西都歸穆時所有。問劍峰峰主的位置,宗門長老的位置,還有他的乾坤袋,通通都屬於他的小徒弟。

“在想事情。”

穆時低著頭,平靜地答道。

孟暢問:“還在想怎麼進入渡劫期呢?”

穆時:“嗯。”

穆時朝著高處伸出手,像是要抓握什麼東西,她仰起頭,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背上。

半個月前,劍尊曲長風飛昇。

穆時近距離觀他飛昇有感,修為暴漲,一下子就從大乘初期到了大乘巔峰,甚至摸到了渡劫期的邊緣。

但就只是摸到而已。

接下來的半個月,她一直在思索這件事。

“感覺就差一點點。”

穆時用手指比劃著自己離渡劫期的距離,她的表情專注且迷茫。

“就只差這麼一點就能抓住了,到底是差在了哪裡?”

孟暢看著她。

他能從穆時的眼睛裡看到嚮往,非常純粹的嚮往,既不求名,也不為利,就只是像樹木朝著太陽伸展枝條那般,是一種本能,作為修行者的本能。

她年紀尚輕,根骨卓絕,悟性超然,只要給她足夠的時間,她遲早能夠成長為下一個曲長風。

“越往高處走就越難,大乘入渡劫,應該是飛昇之下最難的一道關卡了。”

孟暢對穆時說,

“有很多人就只差這麼一點,一直差一點,壽命將盡也只差這一點。”

穆時有些好奇:“魔修也總是差一點嗎?”

孟暢坦然道:“魔修的功法不追求心境,所以他們做什麼都比我們容易一些,進境容易,死更容易。”

穆時放下高舉著的手,順著孟暢的話思索了一會兒,而後沉著道:

“三師叔,我想入個魔試試。”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