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人生後靠破案逆襲[七零]

交換人生後靠破案逆襲[七零]
書名:交換人生後靠破案逆襲[七零]
類別:社會都市
狀態:連載中
作者:絡繽
更新:2024-05-05 02:34:44

線上閱讀

簡介

交換人生後靠破案逆襲[七零]最新章節,最新交換人生後靠破案逆襲[七零]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交換人生後靠破案逆襲[七零]全文免費閱讀全集非常好看,唐青青知道自己是一本書的女主時,她正翻山越嶺追蹤羊腳印,尋找大隊丟失的羊。 依照原文,她應該是嬌滴滴的廠長千金,住著小白樓,被一群人嬌寵著。 後來她嫁給把她寵上天的男主,養大了未來成為大佬的雙胞胎繼子,生下三個可愛聰明的孩子,甜甜蜜蜜過一生。 現在,穿書女鳩佔鵲巢,搶走本該屬於她的一切。 劇情大神讓她快點把劇情掰回來,在穿書女勾搭上男主之前把他搶回來,唐青青卻不為所動。 “讓給她,男人多的是。” 人生被交換,她已然不是那朵嬌花,心境也大為不同。 天高任鳥飛,她憑藉苦練的本事破了無數案子,成為刑偵界備受尊敬的‘神眼女俠’。 翟弘毅是遠近聞名的小霸王,是大院裡第一刺頭,被家人扔到鄉下當知青。 大家以為他在鄉下也會鬧得天翻地覆時,卻被一個鄉下小丫頭馴服得服服帖帖,指哪打哪。 大家看著比以前氣勢更加凌厲、身手更加敏捷強悍的翟弘毅,都覺得能馴服這匹野馬的女人肯定很彪悍。 直到那個鄉下女孩出現,燦若驕陽,令人難以挪開眼。 眾人捶胸頓足:原來是美人計! 翟弘毅嗤笑:幼稚。我認識她的時候,她還是個黑瘦的黃毛丫頭。 當美人憑藉足跡就能破各種大案要案時,大家才知道,原來美人竟是隱藏的大佬!

大愛仙尊 成何體統
大白兔奶糖 你當律師,把法官送進去了?
皮劍青 夏若雪 凌霄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唐青青拿出掛在胸前的鑰匙,插進鑰匙孔裡開啟家門。

房門一開啟,就看到堆滿笑容一臉慈愛的母親蘇蓉朝著她招手:

“寶寶,快過來,跟你陸阿姨打招呼。”

“陸阿姨好。”

唐青青乖巧地跟這位陌生的陸阿姨問好,聲音細細軟軟的,聽在耳朵裡再硬的脾氣都能軟和下來。

“好,好。”

陸愛華上下打量著她,一臉的欣賞和驚豔。

十三歲的唐青青長得亭亭玉立,唇紅齒白,膚若凝脂。

臉上還帶著稚氣,卻已經漂亮得宛若整個人都會發光,已經可以預見再長几年會何等豔光四射。

“蘇姐,你女兒長得可真漂亮,有這樣貌想要進文工團那可太簡單了。就算是根木頭,站在臺上都能當臺柱子!”

唐青青微微詫異,卻乖巧地沒有插話。

她將書包放下來之後,主動給她們面前的杯子裡添茶水,又引來陸愛華一陣誇。

蘇蓉聽到這話心裡很是高興,面上卻並未顯露出來。

“你可真是太會夸人了,我女兒哪裡有那麼好。”

“蘇姐,你這就太謙虛了,我也見過不少漂亮姑娘了,像你女兒這樣好的條件真的不多見。”

蘇蓉眼睛一亮:“你這意思,有戲?”

陸愛華拍拍胸脯:“您就放一百八十個心吧!要是成不了,我倒立給您家洗一年的衣服!”

蘇蓉嘴角的喜意藏都藏不住,她朝著唐青青吩咐:

“寶寶,我今天去供銷社買了魚和肉,你一會給陸阿姨嚐嚐你的手藝。”

唐青青心裡萬般思緒湧入心頭,卻沒說什麼,乖巧地應下去廚房做飯了。

陸愛華驚訝:“您女兒還會做飯?”

唐青青瞧著像個瓷娃娃一樣,還以為十指不沾陽春水。

蘇蓉抿著嘴,笑得內斂。

“她從小就喜歡搗鼓吃的,還不到灶臺高的時候,那手藝就比我的好了。她三個哥哥和老唐現在就喜歡吃她做的飯,都瞧不上我做的。”

“哎喲喂,您也太會養孩子了吧!”

“都是她自己喜歡琢磨,我都沒教過,這孩子從小就乖巧聰明。”

“長得好還賢惠,以後長大了你家求親的門檻都要被踩破了!難怪一直聽說你們家特別寵女兒,我有這樣的女兒我也得寵上天啊!”

“說起這個就愁人,我還好,她爸和她三個哥哥,一想到自己女兒、妹妹以後要嫁人,心裡那叫個不捨得……”

唐青青手腳利落地做出了三菜一湯,酸菜魚、青椒炒肉、蒜蓉空心菜和西紅柿蛋湯。

三道家常菜雖然不難做,可要做得好吃卻也是要看功力的。

陸愛華吃完讚不絕口,直稱自己要是有和唐青青差不多大的兒子,肯定要唐青青做自己的兒媳婦。

唐青青將要進入文工團,大家都為她感到高興。

唐青青有些猶豫:“那我的學業怎麼辦?”

“女孩子不需要那麼辛苦地讀書。”

蘇蓉握住她白皙嫩滑的手,既有母親的溫柔又充滿了力量。

“爸爸媽媽只希望你一輩子可以輕輕鬆鬆、快快樂樂的,我們會幫你把未來的路都鋪好,你什麼都不用愁……”

————

“砰砰砰——”

房門被猛地拍打著,驚醒了正在做美夢的唐青青。

趙大花尖利的嗓子在門外吼著:“起來!快起來!都什麼時候了,還在睡懶覺,一天天地好吃懶做!還以為自己是什麼大小姐,成天只知道吃飯不幹活,再不起來老孃非扒了你的皮!”

唐青青看了一眼窗外,現在太陽都還沒起來,外頭一片漆黑。

想到剛才做的夢,再聽外面的咒罵聲,唐青青輕輕嘆了一口氣。

“姐……”唐巧巧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從床上坐了起來。

“現在天還早,你再睡一會。”

唐巧巧眼皮都睜不開,聽到這話,倒頭又睡了過去。

門外還在罵罵咧咧,唐青青從床上爬了起來。

將門開啟,就看到趙大花叉著腰,張著大嘴扯著嗓子罵罵咧咧,那嘴就跟個噴水壺似的。

“你多大歲數了,這一天天的還要我來叫你才肯起來!當初我就不該生下你,全村就沒有比你更懶的!成天擺著個死人臉,瞧著就是個喪門星。”

趙大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揚起手就要朝著唐青青打過去。

唐青青熟練地閃開了,換做平時她直接跑走把髒衣服拿到河邊去洗。

可今天,她卻盯著趙大花:“我是你生的嗎?”

趙大花正打算繼續開罵,被這突來一句話給怔住,隨即暴跳如雷。

她左顧右看找到一根小孩手腕粗的棍子,就要朝著唐青青打過去:

“老孃今天把你打死,就當沒你這個女兒!老孃辛辛苦苦把你養大,全都是餵了狗了!”

唐青青哪裡會是站在原地不動的,在院子裡左躲右閃,根本沒讓趙大花挨著邊。

她正打算像往常一樣衝出院子,奶奶吳老太從主屋裡走了出來,沉聲呵斥:

“天都沒亮,鬧什麼鬧!這是嫌不夠晦氣啊。”

趙大花冷哼:“這死丫頭欠打,成天吃裡扒外。吃我的喝完的,還不念著我的好就知道跟我對著幹,我今天要是不收拾她,今後指不定做出什麼事呢。”

吳老太臉色很不好看,這哪裡是在敲打唐青青,分明是指桑罵槐。

自從兒媳婦趙大花得知自個在孃家侄孫結婚時,封了十塊錢的結婚份子錢,就開始成天作妖。

她說這話,分明就是在警告她,以後養老的事還得靠他們家呢,別老是把家裡的錢往外掏。

吳老太是個寡婦,最小的孩子出生沒多久,丈夫上山砍柴時不小心給摔死了。

她這輩子一共生下八個孩子,養活了五個,三兒兩女。

趙大花丈夫唐建軍是吳老太第四個孩子,上頭兩個哥哥一個姐姐。

按理說,她養老怎麼也指望不上他。

可老大唐建設有小兒麻痺症,走路都不穩當,幹不了啥重活,三十好幾才娶到個寡婦,四十歲才生下個女兒就沒有了動靜,自個能把日子過下去都不容易,根本沒法指望。

老二唐建國,在丈夫離世之後,為了能活下去,吳老太把他過繼給了一個孤寡親戚,養老的事也不能指望他,因此以後只能靠唐建軍。

現在雖然還沒有分家,可趙大花已經把這個家裡的東西都當做是自己的了。

吳老太竟然拿出十塊錢貼補孃家,這簡直就是在挖趙大花的心割她的肉。

十塊啊!

這一年到頭才能攢幾個錢,十塊錢都夠娶個各方面條件都很好的媳婦了,吳老太竟然拿去當禮錢,趙大花知道的時候差點沒炸了。

要不是吳老太是個脾氣硬的,過繼出去的唐建國時不時給她寄錢寄東西,孃家也一個比一個厲害,否則趙大花哪裡容得著婆婆這麼胡來。

趙大花咽不下這口氣,這些天也就沒個消停。

吳老太:“少給我沒事找事,耽誤了青青放羊,我看你怎麼給大隊交代。”

這話正中趙大花下懷,“正好甭去了,興旺現在也十歲了,以後就讓他替代青青去放羊。”

榕山大隊有兩百多號人,養了三群羊,每群羊都有專門的人負責去放羊,一個人能拿四個工分。

相對於地裡的活,放羊相對比較輕鬆,工分還不低,很適合小孩子和老人。

“他還要上學,哪來時間放羊?”

趙大花撇撇嘴:“咱們村裡人上學有啥用,認不認識字的乾的都是那些活,還不如早點賺工分。”

現在城裡讀過高中的年輕人都下放到村子裡跟他們一樣幹農活,讀了那麼多的書沒半點用,地裡的活幹得一塌糊塗,趙大花瞧不出上學有啥用。

至於上什麼工農兵大學,以後當幹部,趙大花雖然覺得自己兒子最好,卻也是不敢想的。

“行,你非要讓興旺替了青青去放羊,那青青以後就替興旺去上學。”

趙大花頓時被噎著:“一個丫頭片子,讀什麼書啊。”

兩人爭執時,唐青青早就趁機偷溜走,將髒衣服拿到河邊去洗了。

唐青青拿著棒槌在髒衣服上敲打著,腦子裡卻想著昨天晚上做的夢。

她已經不是第一次夢到自己是過繼出去的那位伯父的女兒了,夢裡就跟真的似的,還像故事一樣串起來了,這讓她感到很是怪異。

她確實很羨慕堂姐唐珍珍,兩人生日就差十天,據說小時候長得還很像,卻是同人不同命。

可她對那家人都沒有什麼印象了,他們上一次來到榕山大隊,還是五年前的事。

唐青青也就記得他們瞧著就跟村裡人不一樣,尤其是同齡人唐珍珍,一直到現在村裡人都津津樂道。

村裡人都說兩人小時候長得很像,穿一樣的衣服都快分不出來了。

可長大了,一個像是在泥里長的,一個像是天上長的,對比慘烈。

最重要的是,唐珍珍的父母和哥哥們都寵著她,不像唐青青的爹媽看唐青青好似仇人一樣。

唐珍珍小時候曾被送到村子裡養過幾年,快滿四歲的時候才被父母給接走的。

唐珍珍生下來沒多久,父親唐建國就因為技術出眾,被借調到偏遠地區參與三線建設。

母親蘇蓉後來也跟著一塊去了,可她當時要照顧三個孩子,唐珍珍那時候身體又不太好,不適宜奔波。

而且要去的地方才剛開始建設,條件非常的艱苦,蛇蟲鼠蟻到處鑽,就暫時將唐珍珍放到鄉下養著。

唐建國雖然被過繼出去,可不僅名字沒改,跟家裡人也一直聯絡著。

他過繼的時候已經十歲了,因此一直惦記著家裡人,養父不僅不介意,還讓他不要忘本。

養父一生沒有結婚,因此唐建國沒有養母,吳老太是他唯一的母親,也就尤為的尊重。

若非吳老太不願意,唐建國也是願意承擔養老的責任的。

唐建國被調回來後,成為了農機廠的廠長,並且將唐珍珍接了回去。

從此,差不多年紀、還長得十分相像的姐妹倆命運截然不同,令人唏噓。

唐珍珍如同小仙女似的出現在村子裡,跟周遭一切格格不入,姐妹倆也沒法像小時候那樣好。

大家還很喜歡拿兩人做對比,然後結論都是拿唐青青跟唐珍珍比,真是太委屈唐珍珍了。

唐珍珍不僅長得好,家裡條件不錯,她還聰慧過人,別人需要學一年的東西,她一個月甚至幾天就能學會。

唐青青就不一樣了,就是個啥都不懂的鄉下黃毛丫頭,有時候蹲在村口一動不動,好似傻了似的,不知道在琢磨什麼。

唐青青對外界的評價並不在意,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唐珍珍及其家人的腳印上。

他們不是穿著皮鞋就是穿著回力鞋,腳印跟草鞋、解放鞋完全不同。

尤其是唐珍珍,她穿的小皮鞋還有一點點跟,發力點也跟穿著其他鞋子不太一樣。

唐青青對他們的記憶,是一個個腳印,人長什麼樣都忘了。

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年她突然經常做關於他們一家人的夢,已經模糊的臉都變得特別清晰。

在夢裡自己是那家人的女兒/妹妹,被他們寵著疼著,連句重話都不敢跟她說。

而她對於大家行為的反應和情緒,也十分地真實,醒來後依舊能記住那些感受。

比如昨天晚上做的夢,唐青青覺得自己其實並不太想去大家都夢寐以求的文工團,更喜歡上學。

可她看到‘家人’為她能進入文工團感到高興,她不忍出聲拒絕,怕傷了他們的心,最後還是應下了,其實內心還是很遺憾的。

哪怕夢裡她經過努力成為了文工團的臺柱子,也熱愛上了舞臺,心底依舊悵然。

唐青青依然沒太在意這個夢,很快就拋到後腦。

別人日子好是別人的,她自己把自己日子過好才是最重要的,想那些有的沒的也沒啥用,平白讓自己心裡不痛快罷了,還不如看眼前更實在。

唐青青將衣服洗好時,天也才剛剛亮起來。

她端著裝滿衣服的盆回家,走到一半的時候,被一棵樹所吸引。

那棵樹有枝丫橫著長,有一節光禿禿的跟個橫杆似的。

腦子閃過幾個畫面,讓唐青青蠢蠢欲動。

唐青青左右看了看確定沒人,將懷裡的盆放下,抻了抻腿,然後像夢裡的她一樣,將腿架到及胸高的樹枝上。

唐青青還來不及為拉扯的疼痛倒吸一口氣,就聽到‘撕拉’的一聲。

她臉色大變,狼狽地將腿放下來。

完犢子!

打滿補丁還短了一節的褲子,被扯了個大口子。

一陣風吹過,頓感屁股涼涼。

“噗嗤——”

一個悶笑聲在背後響起,聽聲音還是個男的。

唐青青嚇得差點喘不上氣,臉色一會泛紅一會泛青,完全沒有勇氣回頭。

她連忙從盆裡隨便抓了一件衣服往腰上一綁,然後端著裝滿衣服的盆子慌忙跑了。

只要我跑得快,一切都當不存在!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