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熱鬧鬧大雜院[七零]

熱熱鬧鬧大雜院[七零]
書名:熱熱鬧鬧大雜院[七零]
類別:社會都市
狀態:連載中
作者:金彩
更新:2024-05-05 03:08:00

線上閱讀

簡介

熱熱鬧鬧大雜院[七零]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熱熱鬧鬧大雜院[七零]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熱熱鬧鬧大雜院[七零]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非常好看,預收《成為海島文小炮灰[七零] 》 |家長裡短|日常吃瓜|豪門商戰|養崽事業|懸疑破案|真假少爺|群像|下榜後更福利番外 本文文案:一覺醒來,白富美何玉燕發現自己穿進男頻年代文。 穿成書中龍傲天男主那隱忍堅強最終勝利的原配。 按照劇情,何玉燕會在跟男主相親之後,馬上嫁給男主,住進逼仄的大雜院。 討好心有白月光的男主,孝順嘴碎的婆婆,幫助挑剔的大姑子,照顧調皮搗蛋的小叔子。 在男主發家之後,更是在辛苦照顧婆家人的同時,連生五個女兒一個兒子。 同時,罵退任何靠近男主的鶯鶯燕燕。 最終在七十歲的時候,等到了男主回頭。 夫妻兩人和和美美度過晚年。 這樣的劇情讓穿越過來的何玉燕yue了。 —— 國營飯店相親現場,看著眼帶憂鬱的帥氣男主。 何玉燕推開喋喋不休的媒人,起身走到隔壁桌正在吃麵條的顧立冬面前。 “我們處物件怎樣?” 正在吃麵條的顧立冬滿臉不可置信。 媒人目瞪口呆。 男主憂鬱的眼神瞬間變換。 —— 顧立冬長得又高又壯,臉上還有道因公受傷帶來的刀疤。 任誰看了不搖頭,說一聲這小夥子以後不好找物件。 即使是廠裡司機這樣的好工作,這小夥子註定找不到城裡姑娘。 誰能想到這小子出趟長途車回來。 全身灰撲撲在國營飯店吃碗麵條,就娶了個漂亮的女人。 —— 何玉燕知道顧立冬是這本男頻文裡面,給男主事業添磚加瓦的工具人鄰居。 這個男人雖然臉上有刀疤,看起來很兇。其實是個很有愛心、責任心的男人。 這樣男人不比憂鬱帥氣又心有白月光的男主好上百倍! —— 婚後,何玉燕住進了廠區大雜院。 大雜院的人都等著看著夫妻兩人的笑話。 特別是在男主又找了個車間主任家姑娘當媳婦的時候。 可是,大雜院的人等啊等啊,卻等來了一個又一個讓人眼痠的訊息。 何玉燕跟著顧立冬夫妻感情好,生兒育女,事業順遂。 最後還買了大院子搬出了大雜院。 備註:本故事都是虛構噠。跟現實沒有任何關係噠。 —————————————————————— 預收《成為海島文小炮灰[七零]》 預收文案:雪膚花貌、盤靚條順的雲蘇穿到一本海島年代文。 開局就是在大海中溺水瀕死。 按照劇情,女主將會把雲蘇從大海里面撈起來。 之後,女主勇於救人的事蹟被路過的團長男主看到。 男主欣賞女主的真善美,把女主從吃人的家庭裡解救出來。 婚後,女主在大院裡混得風生水起。 一胎兩寶、丈夫升職、盤活海島上唯一的國營海產品加工廠。 ****** 而作為女主發跡的第一個工具人云蘇。 則是因為女主救人心切,衣服被撕裂。 上岸就被個二流子一把抱住。最終被迫嫁給了二流子。 婚後被家暴,懷孕被打流產。 最終死在拼兒子的路上。 得到女主一句可惜的評價。 穿越過來的雲蘇只想呵呵兩聲。 溺水?那是不可能的。 嫁給二流子?那更是笑話。 當女主揚名的工具人?雲蘇表示不約不約我不約。 雲蘇決定走另外一條路:自己游上岸。 結果反而救了個大帥哥上來。 ****** 大帥哥季向天沒想到自己居然那麼倒黴。 好不容易醫院放假,坐個船來部隊探望爸媽,結果遇上意外。 本以為小命要沒了的自己,居然被個漂亮女同志救了。 而且這女同志讓自己健康的心臟跳動得過於嚇人。 季向天決定以身相許,追求救命恩人。 雲蘇看著帥氣的醫生季向天,想到對方也是女主揚名的一塊踏腳石,勉為其難同意了。 ****** 大院裡最近出了兩件喜事。 二團團長跟軍區醫院院長家的軍醫兒子,同一天結婚了。 兩人娶的還是同一條漁村的姑娘。 大院裡的人們等著看熱鬧。 結果,二團團長妻子人美心善孝順。會抓魚、會做菜、會賺錢、還能一胎生兩個兒子。 軍區醫院院長的兒媳婦,除了長得漂亮之外,沒有一點優點。 看著女主臉上那常年在海邊抓魚導致的面板問題。 看著女主白天帶娃晚上熬夜工作造成的心神俱疲。 雲蘇表示那些個長舌婦的評價,她毫不在意。 正在給閨女換尿布的季向華,看到媳婦那快活的小模樣,只覺得這樣的日子可真美。

大愛仙尊 成何體統
大白兔奶糖 你當律師,把法官送進去了?
高薇薇 葉萌萌 葉心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大妮啊,你們家燕子咋辦?還有一個月她就要畢業了,以後是個啥章程?是下鄉還是家裡給她弄份工作?”

狹窄的筒子樓走廊,一個將近五十歲的乾瘦女人,跟一個二十多的微胖女人,坐在門口邊縫衣服邊聊天。兩家人相鄰而居,平時會湊到一起閒聊。

聽到靳大媽的話,徐大妮先是伸出腦袋朝走廊兩頭望了望。發現沒幾個人,又轉頭看向屋裡那拉著的門簾子。眼珠子一轉,大聲吆喝道:

“什麼工作?現在工作是那麼好找的?女娃要啥工作?我這當大嫂的還沒工作呢。前兒個燕子自己答應了,說準備相親,畢業就結婚呢!”

靳大媽一聽何家果然準備給何玉燕找物件,心中就一陣火熱。她家也有個女兒,跟何玉燕是同學。這段時間為了女兒以後不用下鄉,也發愁起來。

現在何家給何玉燕找物件,她可不得搭上這趟便車。要知道,老何家雖然沒什麼出息人。但老何夫妻人緣是真不賴。

“那找物件也得抓緊。好物件要早點尋摸尋摸。等畢業了再找怕就來不及了。燕子那麼漂亮一女娃,真下鄉了怕熬不下去。到時候嫁個農村人這輩子就苦嘍!”

徐大妮想到小姑子要是嫁到鄉下,心下就是一陣幸災樂禍。恨不得小姑相親不成功,下鄉受苦去。但嘴裡還是裝模作樣:“那這個事兒我可不管。”

靳大媽一聽,連忙搭話:“那你是大嫂,哪能不管小姑子了。我跟你說,這小姑子要是嫁得好,說不得你也能受益呢!”

徐大妮一聽也是這個理兒。小姑子嫁人不用給她嫁妝,還能白得大筆彩禮。唯一不好的就是這彩禮到不了她手上。

兩人越說越起勁,完全沒有注意到屋裡被門簾子遮掩的小隔間,一道睡著的身影忽然睜開了眼睛。

——

外面特別吵,吵得人腦仁疼。

何玉燕睜開眼睛,整個人有點懵。前一秒她明明在家裡舒適的大床躺著玩手機。下一秒忽然就來到這麼一個奇奇怪怪的地方。

頭頂是石灰糊的天花板,角落沾滿了灰色的蜘蛛網。身下躺著的是硬邦邦的木板床,一翻身就吱呀作響。木板床一邊靠著牆,牆上貼滿了各種報紙。

何玉燕隨意看了兩眼,當看到報紙角落顯示的日期後,她只想閉上眼睛繼續睡覺。說不定醒過來,她還在自家那張十多萬的大床上。

十分鐘後,當她被外面說話聲音吵得受不了時,何玉燕確定自己是回不去了。

按照目前流行的說法,她這叫穿越。而且穿越的還是七十年代。摸著身上到處是補丁的衣服,加上身處的環境。何玉燕確定這裡生活條件肯定很一般。

她在現代雖然父母不疼愛,但家裡條件特別好,吃穿不愁。剛大學畢業考上了一個好崗位。還沒開始享受人生就穿越到這個地方。說實在何玉燕心裡十分不舒坦。

心裡不舒坦,腦袋就疼了起來。何玉燕還以為是外面人說話的聲音太吵造成的。哪成想下一秒頭疼愈發劇烈。隨著頭疼到來的,則是原身的所有記憶。

原身也叫何玉燕,今年18歲。長得跟她穿越前一模一樣。家住在北城第八食品廠家屬筒子樓三棟2層206。現在是1974年5月,距離何玉燕高中畢業只有一個月的時間。

擱在現代,這個時間點是高考的關鍵。但在這個時候,高中畢業除非被推薦上工農兵大學,否則就要面臨人生抉擇。要麼上班要麼待業。

上班,工作單位不好找。待業,非獨生子女就要面臨下鄉這個選擇。

何玉燕剛好就到了這個選擇的時間點。

何家一共四個孩子,前頭三個哥哥因為各種原因都沒有下鄉。輪到她除非能找到工作單位接收。不然,就只能下鄉或者選擇嫁人了。

想清楚這些關節後,何玉燕只有嘆氣的份兒。

記憶中,每年這個時候的工作都特別難找。難度等同於個人找不到。除非託關係或者花大價錢去買工作。很多捨不得孩子下鄉的人,都會在這個時間動作起來。這就更加加劇找工作的難度。

而原身也是考慮了這些情況後,在前兩天終於鬆口,答應相親看看。

——

這個時候,屋外的說話聲已經越來越大。何玉燕越聽越覺得不像話,也不想其他。直接起床整理了一下衣服。掀開門簾子直接來一句:“大嫂,我找不找工作、下不下鄉、嫁不嫁人,好像都跟你沒關係吧!”

穿越前何玉燕是個有點“懶”的人。她不喜歡跟人吵架,但也絕對不允許有人欺負自己。既然穿到這裡回不去,那她就不想受委屈。

說得正興起的徐大妮,冷不丁聽到何玉燕的話嚇了一跳。

“哎,燕子啊。你可醒來啦!再不醒來早飯也不用吃,直接吃中飯得了。”

何玉燕沒有手錶,但家裡五斗櫃上有個小小的鐵皮鬧鐘。從房間出來時她已經看了,才早上八點多。擱她這便宜大嫂口中就變成快中午了。

“大嫂,我這病還沒好呢!怎麼不能休息。”

原身這兩天發燒生病,加上特殊時期學校亂糟糟的,何母乾脆讓她別去學校。

“燕子啊!你也別說你大嫂。她這是擔心你呢!”靳大媽見何玉燕出來,立刻變了話鋒:“她這不是擔心你畢業後就要下鄉嗎?不像我家裡麗麗,我跟你叔可是砸鍋賣鐵都不會讓她下鄉的。”

——

“這麼熱鬧啊!”

靳大媽的話音剛落,門口就響起了個大嗓門。

何玉燕一聽就知道這是原身的親媽回來了。原身的親媽是廠子包裝部的臨時工。這個時候回來,應該是廠裡沒活幹了。

“媽,你看看大嫂。”

原身跟親媽的關係就跟時下的人差不多。親近不足,溝通不多。何玉燕也不敢在對方面前多多說話,怕掉馬。

那頭,何母三言兩語就把靳大媽打發回家。轉頭直接說:“大妮,燕子的事兒你少摻和。她爹媽都還沒死呢!”

徐大妮一聽這話,就知道剛剛自己跟靳大媽說的那些話,鐵定給婆婆聽到了。當下夾起尾巴做人,討好笑道:“媽,我錯了。我去擇菜洗菜。”

說完一溜煙兒拿起何母剛進門時放在角落的青菜,就跑去走廊盡頭的公共水槽。

教訓完大兒媳,何母轉身問道:“燕子,身體好些了吧!好了的話也別在家裡悶著。跟你同學他們打聽打聽,畢業後是怎麼個樣兒?相親的事兒,我已經託了你伍嬸子幫忙留意了。”

說完這話,又急匆匆朝水槽那走去。不用說,鐵定是去看大嫂有沒有繼續碎嘴子。

何玉燕耳朵聽著何母急匆匆的腳步聲,繼續整理之前接收的記憶。可是,越是整理,她就越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

中午,一家人吃午飯。

前頭說過,何玉燕有三個哥哥。其中大哥、二哥已經結婚。

大哥何勇波是廠裡包裝車間的正式工人。大嫂徐大妮是郊區公社的村民。兩人有一個5歲的兒子,小名大寶,已經在上育紅班。

二哥何勇濤是農副產品收購站臨時工。二嫂江美菊沒有工作,但她親爹是收購站的站長。二哥家有一對6歲的雙胞胎女兒,叫寶珠、寶玲。同樣在上育紅班。

三哥何勇海單身,在外面當兵,平時很少回家。但她跟原身的關係是最好的。

而原身的親爹在廠裡是麵粉操作車間的工人。親媽則是在包裝車間當臨時工。

這情況聽著很不錯,但實際情況卻是,除了三哥外,剩下10口人住在一間只有30平的屋子裡。這屋子是廠裡分配給何父這個老工人的。當初分配只有一間屋,沒有任何隔斷。

隨著孩子長大,現在30平的房子用木板隔成四間房。一間給大房,一間給二房,一間是用來堆放雜物、飯桌的所謂客廳,平時三哥回家也在這個客廳打地鋪。還剩一間則是原身跟父母的房間。

沒錯,原身18歲了,居然還跟父母一個房間。兩者之間平時就用一道布簾子隔著,出入也單獨給她弄了個門簾子。但是,一點兒隱私都沒有。

這也是何玉燕最難以釋懷的地方。試問,誰能一下子接受自己從別墅業主,變成只擁有一個床板的小可憐呢?

——

“燕子,對之後你有個啥想法?”

午飯吃的是二合面饅頭跟雜菜湯。這饅頭何玉燕吃不慣,就把饅頭撕成條狀,放到菜湯裡面泡軟。就這伙食,也比隔壁老是吃窩窩頭的靳大媽家要好上不少。

聽到二嫂江美菊的問話,想也不想直接來了句:“我先去打聽一下其他廠子的招工。”

她一個現代人,連雜草跟禾苗都分不清。真下鄉了,不止給老鄉添麻煩。自己也得脫幾層皮。而且聽說下鄉的人甚至還沒二合面吃。頓頓窩窩頭、野菜糰子混著吃。

不想下鄉那就只能去找工作試試。實在不行,她媽還在託人給她找物件呢。

“找工作挺好的。我也讓我爸問問。到時候要是找個好物件,工作有了,物件有了,多好啊!”

江美菊這話一說,徐大妮就嘲諷道:“就你那摳門精一樣的老爹,哪可能那麼好給小妹找工作。”

徐大妮說著,討好地對何玉燕笑笑:“小妹,要我說。你長這麼漂亮,隨隨便便就能找個好物件了。”

想到之前洗菜時聽到的那些話,徐大妮更加殷勤起來:“真的,小妹。嫁人多好啊!你看我,要不是嫁人哪能變成個城裡人呢?”

找物件這條路自然也在備選範圍。但是,即使要嫁人,何玉燕也不樂意跟徐大妮沾邊。於是,撇開頭看向親媽。

何母對於女兒找工作或者嫁人都是贊同的。她三個兒子因為各種原因都沒下鄉。自然也不樂意唯一的閨女下鄉。

“好了好了。嫁不嫁人的事兒,你個大嫂子怎麼能在小姑子跟前說。早上不是讓你別管燕子的事兒嗎?”

徐大妮一聽到何母批評的話,立刻縮起脖子。低頭就開始照顧兒子起來。

這副低眉順目的模樣,看得何玉燕直皺眉。

說是說找工作,但何玉燕對這個年代還處於兩眼一抹黑的情況。

於是,吃過午飯,她直接回屋裡找了個破布包。揣上僅有的一塊二毛五私房錢就出門了。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