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采薇顧景之淵木清歌

韓采薇顧景之淵木清歌
書名:韓采薇顧景之淵木清歌
類別:現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更新:2024-06-11 14:02:43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韓采薇顧景之淵木清歌最新章節,最新最熱韓采薇顧景之淵木清歌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韓采薇顧景之淵木清歌全文免費閱讀全集非常精彩,史上最悲催穿越人韓采薇穿越成古代植物人,為救幼弟自賣自身,成了侯府小丫鬟,莫名其妙成了腹黑二爺的小妾,不想侯府被抄家流放,幸好手握空間,空間在手天下我有。

大愛仙尊 成何體統
大白兔奶糖 你當律師,把法官送進去了?
沈浪 陳六何 凌霄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北方的四月,天氣仍然有些冷,韓采薇笑容滿面地出了房產局的大門,火紅的太陽高高地掛在藍天之上,,是那麼的明亮燦爛,恰如她此刻的心情。

韓采薇今年三十五歲,出生在北方的一個小村莊裡,她的父母雙親都是老實本分的農民,家裡種著八畝水田四畝旱田。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采薇和弟弟韓令儀從小就幫助父母幹活,在家裡頭經常洗衣做飯餵雞打狗,每到農忙的季節,姐弟倆個就到莊稼地裡插秧割麥子掰苞米,各種活計樣樣幹得來,不比經年的老農民差什麼。

她深深知道農民勞作的辛苦,要想脫離農門只能下力氣寒窗苦讀。

韓采薇從小學開始一路唸了十六年書,大學畢業後應聘到一家小型私企裡工作,從最初的每月五六千塊錢到現在的一萬多。

家裡條件有限,采薇很少買衣服和化妝品,平時一分錯錢不捨得花,攢下每一分鐘,貸款買了一個四十多平的小公寓,在上個月終於將貸款徹底還清了。

今天她特意請假來房產局去房產證,拿到了房產證的紅本本,壓在心裡十年的大石頭可算落了地,韓采薇的心情美麗地不要不要滴!

工作人員面無表情地將房產證放在工作臺上,韓采薇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中,“吧唧”一下親了一口紅紅的房產證,鄭重的將它裝進揹包裡,拍了拍。

從此姐姐也是有房一族了,她將腰板直了直,背上揹包,邁著悠閒的步伐走到人民公園后街。

后街上幾家店鋪很是冷清,如今的人們多在網上購物,逛街的人本來就少,加上是工作日,這裡還比較偏僻,簡直可以說的上是門可羅雀。

“姑娘,姑娘!”一個蒼老的聲音大聲喊著。韓采薇左瞧瞧右看看,周圍都是大老爺們,貌似只有自己一個女的,難道是在喊她?

循著聲音望過去,見到一個鶴髮童顏的老太太正一臉慈祥地望著她,韓采薇舉起白胖的小手,指了指自己,問道:“大娘,您是在叫我嗎?”

“對,姑娘,我就是在叫你呢,你過來一下!”老太太走過來,神神秘秘地拉住韓采薇的手,拽著她走進一家古董店。

店裡頭東西還挺多,櫃檯裡邊,貨架子上擺放著各種古色古香的物品,新的少,大多數都是舊的,看著有些年份了。

古董這玩意可是有價無市,不一定值多少錢,韓采薇囊中羞澀,哪有餘錢買這個呀!

“大娘,您這店裡的東西一看就值不少錢,我就是一個打工的,沒有錢,買不起這些物件啊!”承認自己窮也需要勇氣的,韓采薇的臉不由的地紅了。

“姑娘你別害怕,我就想讓你看看這個戒指,不值什麼錢的,來姑娘,大娘給你戴上。”老太太力氣還挺大,不由分說,把一個銀託鑲紅寶石戒指套在韓采薇右手食指上,“姑娘你瞧瞧,大娘說地對吧!這個紅寶石戒指多配你。”

該說不說,這老太太還挺有眼光,韓采薇雖然三十大五了,還幹了二十好幾年的莊稼地裡的活計,一雙小手卻長的白白胖胖,戴上這個紅寶石戒指顯得更加嫩白,是挺配的。

韓采薇看了看,真好看,不想摘下來怎麼辦?

可是自己卡里邊就剩下兩千多塊錢了,公司都是二十五號發工資,雷打不動的。

韓采薇在心裡一合計:一個月生活費要省著花,得留一千塊,衣服和化妝品儘夠用不需要買,給媽媽轉五百元,就剩下五六百塊錢的流動資金。

幸虧房子的貸款還完了,要不然,再喜歡這個戒指韓采薇也不敢動心思。

韓采薇決定先壓低價格,不行再往上加價,“大娘,我看這個戒指太舊了,我也不是很喜歡,買不買無所謂,我出價三百塊錢,你看能不能賣不給我,你要是不賣,我就不買了。”

老太太渾濁的眼睛中閃過一絲瞭然,笑著說道:“姑娘,褒貶是買主,其實大娘我就是瞧著你和這個戒指有不解的緣分,多少錢都賣給你。你別摘下來了,直接戴在手上吧!”

咋滴,怎麼還扯上緣分了,是價格出高了吧!韓采薇不好意思再講價錢,暈暈乎乎掃了二維碼付了給老太太三百塊錢。

出了古董店,她一會兒一低頭,美滋滋的看著手上的戒指,寶石通紅通紅的,滴溜溜的圓,戴在白白胖胖的手上,怎麼看怎麼美。

韓采薇一邊走著一邊低頭看戒指,沒注意身後邊有一輛大卡車正呼嘯著行駛過來,街上的路人見她不閃不避,只顧著低頭,都替她著急,紛紛對她大聲喊道:“前面的姑娘,有車,快躲開!快躲開!”

韓采薇聽到聲音忙回頭看,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卡車極速飛馳過來,徑直撞到了她的身上。“啊!”自己的喊聲,街上行人的喊聲同時響起。

鮮紅血噴了出來,浸到了手上的戒指浸上,突然泛出一股強烈的紅光,籠罩在韓采薇的身上。

媽蛋!渾身咋痠痛痠痛的,韓采薇想要翻個身,挪動挪動,大腦發出了指令,身體卻半點不動彈,這是什麼情況?她想要睜開眼睛看看到底咋回事,天老爺呀!眼皮一動不動的,咋還睜不開了呢?

不對勁呀,我不是被車撞了嗎?那輛大卡車“砰”的撞到身上時,骨頭碎裂的聲音還清晰的響在耳畔,這樣都沒死,看來天老爺還挺眷顧自己的,骨頭碎就碎吧,活著就行,養上個一年半載的興許就能好的。

韓采薇還在慶幸自己撿了一條命,就聽到“吱嘎!”一聲,接著是一陣輕輕的腳步聲,“招娣,你醒啦吧!大姐現在就給你洗臉。”聲音清脆稚嫩的,應該是一個小女孩,不是媽媽的聲音,那就是護士小姐姐,還是個童音護士。

不對,招娣?招娣是誰?答案很快就揭曉了,一塊溼噠噠的粗布落在韓采薇的臉上,女孩仔仔細細的給她擦了又擦,最後還把那塊溼布放進她嘴裡,裡裡外外擦了一遍。

我靠!韓采薇的胃裡邊翻騰,一陣噁心想吐,結果喉嚨卻一點不動,難道變成植物人了,可是這個女孩咋叫自己招娣呢?難道是穿越了,還穿越成植物人啦,她的心頭不禁一哆嗦。

不管韓采薇感到如何驚悚,女孩給她擦完了嘴,接著自言自語道:“招娣,你餓了吧,今天做了你最愛吃的雞蛋羹,你等著,大姐去給你端過來。”

“哎!烏頭,你站在那別動彈。”女孩喊道,慌忙地站起身來,腳步聲向門口而去。

“大姐,我能拿動,碗一點也不燙手呢!”聲音奶聲奶氣的,分辨不出是男孩還是女孩,叫烏頭,應該是個男孩。

女孩輕聲笑了,“小饞貓,你是不是想喝蛋羹,放心吧!你二姐喝一半,給你留一半。”

“我才不饞呢,都給二姐喝,娘說二姐病了,喝蛋羹能好的快,我想二姐快點好,等她好了就能起來和我玩。”一雙肉乎乎的小手覆蓋在韓采薇的手上,能感覺到烏頭手心裡溼淋淋的汗水。

後背被輕輕的扶起來,韓采薇感到覺自己落入一個柔軟的懷抱中,“烏頭,你把蛋羹遞給大姐。”小胖手從韓采薇的手上離開,“大姐,蛋羹不涼不熱,正正好好。”

“烏頭真乖,把你二姐的嘴掰開。”

嘴被小胖手掰開,輕輕的,烏頭做過多次,一點都不粗暴。一口溫熱的蛋羹被倒入韓采薇的嘴中,停留在舌頭上面。

媽蛋!植物人連吞嚥功能都沒有了嗎?隨著一口涼水倒進嘴裡,蛋羹順著咽喉流了下去,一口雞蛋羹一口涼水,一連被餵了十多口。

“烏頭,還有半碗,你拿去喝了吧!”

“大姐,我就喝兩口,你多給二姐喝點!”

大丫笑了笑,“你二姐夠了,快喝吧,喝完要幫二姐按摩。”“好嘞!大姐。”

唏唏噓噓的喝蛋羹聲響起來,雖然沒有看到,韓采薇卻能感覺到烏頭此時的歡快。

烏頭很快喝完了蛋羹,“大姐,熱水燒好了,咱倆先給二姐擦擦身子。”

姐弟兩個人給韓采薇擦了身子,又做了一個全身按摩,一通忙活後,兩人離開留下植物人韓采薇獨自懵逼中。

別人穿越不是公主就是千金,最次也是丫鬟,哪怕是小妾也行啊,誰像她穿成了一個植物人,這上哪說理去?

要說,天老爺安排自己穿越,應該附帶點金手指或者空間啥的吧!空間,空間,你在哪裡?

忽然,韓采薇感覺自己的身子正處在一個大宅子的外面,圍牆很高,四周都是石板路,在正前方有一眼清泉,正在汩汩地流出清澈的泉水,她掬了一口,媽蛋!怎麼喝不進嘴裡去?這什麼空間,這什麼破空間,身子進不來,只有意識能進來。

在清泉的下方是一個大池塘,估計能有三畝多,院子四面是大片的黑土地,目測每塊地能有三四十畝,韓采薇可是老莊家把式,一搭眼就看出來,這些都是上等的肥田。

采薇穿過大門進到裡面,這是一個長方形的四合院,倒座房和正房都有百八十米長,兩側廂房也差不多長。

走了一大圈,除了院子前面的那眼清泉,一根草刺都沒有找到。韓采薇生氣了,叉著腰大聲喊道:“媽蛋,天老爺,你確定不是在玩我嗎?怎麼給我安排成歷史上最慘的穿越女!”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