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錘:星神崛起

戰錘:星神崛起
書名:戰錘:星神崛起
類別:現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世紀之鷹
更新:2024-06-11 19:03:08

線上閱讀

簡介

戰錘:星神崛起全文免費閱讀,最新戰錘:星神崛起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戰錘:星神崛起全文免費閱讀完結版非常好看,關於戰錘:星神崛起:一次失敗的收容行動,讓世界線開始收束。現實世界與亞空間的靈魂之海還不知道,正是這個小小的意外,遠古天堂之戰的主力將會迴歸,遠古的主宰將要重新

大愛仙尊 成何體統
大白兔奶糖 你當律師,把法官送進去了?
陳揚 夏若雪 葉萌萌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銀河的圓盤之上,無垠的宇宙深空,那原本看起來亙古不變的、宛如漆黑背景一般的宇宙空間,好像活了過來——某處空間先是微微顫動,再開始演化成劇烈的抖動,最後終於是不堪重負,如同粉刺被擠破一般,一個包裹著瑩瑩綠光的“皮脂”撞入了這方天地,之後瞬間遠去。隨即一支金字塔風格的、在漆黑艦體上散發著綠色閃電的艦隊恍若憑空出現一樣,出現在那道綠光撞入的空間,稍作停留,便朝著綠色流光的方向疾馳而去,唯一能證明它們曾經來過的,只有世界結構被破壞後,散發著紫色不明能量的緩緩癒合的傷口。

......

華歷7777年,11月4日,無論是本該充斥著蕭條氣息的北半球,還是正應該充滿生機的與活力的南半球,都詭異的保持著溼潤和綠色。那是一種真的能讓人感到勃勃生機,萬物競發的氣息卻與絕望的含義不知出於什麼原因混合在一起,死寂之中夾雜著生機,絕望之中又充滿了希望。

位於衛京遠古王朝遺址保護區附近的一個高層居民樓頂層房屋的內部,一個年輕人躺在床上,他叫張陵遊。他只是離家出來找份工作,想實現經濟獨立,卻遇到了未曾設想過的行屍末日。

直到現在,他已經接近三個月沒見過正常的生物了,每日能夠聽見的,只有外面那些行屍散發的,宛如濃稠粘痰構成的海浪一樣的翻滾聲。

那不斷翻滾的“呵—呵”聲,聽的人噁心,但對於寥寥無幾的倖存者來說,卻是每天的日常——在濃痰翻滾聲中沉沉睡去,在濃痰翻滾聲中麻木的醒來。

世界好像再無其他動靜,起碼自從四個月之前的異變之後,世界就逐漸陷入了沉寂,只剩下行屍製造的聲響,只顯得世界更加絕望。

張陵遊打開了手機,忍受著手機傳出的能蠱惑人心的低語和升高的溫度,感受著已經習慣了的搖晃,看到了時間:下午五點了——託災難爆發時,就給自己的電寶充電的警覺性以及高中就養成的電量不足恐懼症,現在還能有些電力,維持著最低電量。

但他也知道,自己撐不了多久了,食物和水即將告罄,目前的出路只剩這些物資消耗殆盡後,從頂層一躍而下,給自己一個體面的解脫。

就這,還得指望地表足夠堅硬,沒有行屍在下面組成墊子,不然就等著變成天降刺身,之後再加入移動答辯俱樂部吧!且不說死在這些和答辯不說一模一樣,只能說毫無差別的東西嘴裡,是真的折磨;便是離世時碎的不夠徹底,都會重新站起,為濃痰交響樂貢獻自己的一份力。

當然,碎渣最後也會誕生出新的東西。只是張陵遊看不到,也不想去看到。

如果我們把視野拉到外側,就會發現:街道上游蕩的都是腐爛臃腫卻充滿活力的行屍、鬱鬱蔥蔥且長滿菌類的森林、大塊大塊的人類建築上長著如同風帆一樣的東西,與已經變為沼澤的路面堆砌在一起。這些本該沉入地面之下的人類造物,就像漂泊在大海上的航船一樣,搖搖晃晃的維持著自己的存在,好像有什麼東西阻止著這股力量向著地面之下延伸,這一切都透露著不科學。

躺在床上仰望星空的張陵遊,不由得想到了這次詭異事件的發生的時候,那是四個月之前:

華歷7777年,7月初7,一個多雲的天氣,陽光攜帶的熱量被雲霧所吸收,外界氣候顯得適宜且讓人感到涼爽,光照也顯得柔和且寧靜,一切都是那麼的正常,為這個世界帶來了一個難得的週日。

早晨七點零七分,在工作崗位摸了六天魚的張師傅正在享受著自己應得的休息,直到被此時此刻一陣宛若大合唱一般整齊劃一的“嘔~~啊!啊!啊啊啊啊!......”聲直接震醒。張陵遊一個鯉魚打挺從自己出租屋的床上坐了起來,環顧四周,試圖找到這聲音的來源。

他沒有一點好夢被人打擾的憤怒和對發出這聲音的人的擔憂,只因這段前面好似嚴監生嚥氣,濃痰翻滾,後面突然變成宛若雞飛蛋打,逐漸絕望的非人哀嚎太過震撼人心,讓人一時無所適從,只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張陵遊靠近視窗,還未走到受光區,便已經發現下面的異狀——地面上分佈著一灘又一攤的、摻雜了鮮血的嘔吐物,而一群搖搖晃晃的渾身發綠“人”已經抓住了幾個路過的行人,並刨開了他們的胸腔、咬住了他們的咽喉,開始大口咀嚼,這些綠色的身形速度不快、力量也沒看出來有多強,但是生命力旺盛的令人咂舌。他親眼看到,一個行屍被汽車撞飛,照樣能站起來繼續移動,哪怕已經能明顯的看出他的骨骼已經碎裂,斷裂的骨骼刺穿了肌肉,可是那本該早已失去活性的肉體居然將這個破敗的軀殼支撐了起來,繼續若無其事的移動。

張陵遊立刻停步,將自己隱藏在陰影之中,他不清楚這些人是遭遇了什麼樣的異變,又是靠什麼來追蹤他人。但他本能的儘量避免自己被發現,沒人想被一群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異的生物惦記上,哪怕看起來是一群智商不高,只保留了獸性的行屍。

好在,我們的主角在大學沒少看末日求生類的小說,此前又有那讓

人毛骨悚然的哀嚎讓人瞬間清醒。大腦重新開始執行的青年立刻拿出手機剛想打給父母和親友示警,但突然想到這些人的生理狀態未知,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外出沒有,電話鈴聲很可能給他們引來災禍。於是轉為打算拍攝一段影片,傳送到各個親友的手機上,並點上視窗抖動,希望他們能夠及時收到。

但是在開啟手機之後才發現,不僅沒有網路,而且手機中還傳來了莫名的低語。就是介面上,都開始出現了斷斷續續的如同掉幀卡頓一樣的畫面,更糟糕的是,短短時間之內,手機外殼上竟然開始變色!

這也表明,電子裝置再也不能隨時隨地的開啟了,裝置開啟之後,傳出的聲音真的有影響人的心智的力量。僅僅一小會,張陵遊發現手機異常的滾燙不說,剛剛開始工作又經歷災變提神,本該精神高度集中、過於亢奮的大腦昏昏沉沉的,就和期末考試考試前一天連夜預習課本之後去考試一樣脹痛。

這絕對不科學!張陵遊心中警鐘大作,一股不安的預感襲來:出大事了!

此前張陵遊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剛發現行屍時的他並不擔心事件的發展。在他看來有政府與軍隊,這些看起來就是行屍一樣的碳基生物被消滅也就是一個射擊指令的事,能造成麻煩的也就是後期的收尾工作。

只要等待政府發來訊息,等待手機上出現對此事的處理通告和居民應急處理指導檔案,那麼塵埃最終會落定,一切也會迴歸正軌。雖說按照估計,求生指南檔案還得等一段時間才能出來,因為哪怕前天,新聞報道了一股世界性流感,但是症狀也因為不嚴重外加人們習慣了疫情生活,都沒怎麼放在心上。

當時張陵遊還問過父母的身體狀態,有事快去醫院,父母也回答一切都好,體檢時都一切正常。直到昨天才出現了個別的請假事件,網上也沒有任何區域被封鎖的訊息,也沒人關心這件事。沒成想,這件這件讓疫情時代的人不放在心上的小事,出了這麼大的簍子。

張陵遊推測這種異變應該是今天才突然出現,現在也沒什麼好的辦法,只能老老實實的在房間裡面能拖一天是一天。

鑑於這事是突然爆發的,等上面處理下來也得一段不短的時間。而自己想得到救援,也得看受災情況和緊急度分級,那現在就得計劃食物分配了。

想著自己這二線城市的區域,自覺還得在房子裡待十幾天的張陵遊,慶幸自己之前怕疫情復發,囤了不少吃的喝的,至少還剩三四箱麵包和壓縮餅乾,以及十幾罐肉罐頭(出租屋沒有冰箱),幾大桶水和床下、地上的幾箱酒水,挺過去應該妥妥的夠了。

可是現在,面對這種太過離譜的狀態,再怎麼樂觀也實在是樂不起來。訊號傳遞看來是徹底指望不上了,電子裝置有這種詭異的低語,哪怕是抗干擾更強的軍用裝置也不一定結果如何;現下又有這些要受到大量的傷害,才能讓它們真正死去的行屍,清理難度也是上升了不止一個臺階。

外界聯絡不上,隔壁的鄰居也都不知道如何了——自從早上的嚎叫之後,人們就像被摁下了靜音鍵。除了行屍的哀嚎和倒黴的行人被行屍抓住啃食,發出的聲響作為背景樂,再也沒有其他的聲音,哪怕是倖存者被嚇得失聲尖叫都未曾出現。

末日小說裡面,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根本就沒有出現,所有人都在災難中被迫保持沉默。無人敢與他人進行交流,直面恐怖的死亡之後,痛痛快快的死去,都成了一個不錯的選擇。

就這樣過了幾周,倖存者們也在此期間被新的生存規則不斷教育:不要養植物或其他動物,不然小心自己變成它們的食物;水和食物只有密封包裝的才可以使用,並且必須一次性在短時間內消耗完畢;就連排洩物都需要儘可能快的扔出去,不然大腸排洩物中很可能出孕育出什麼東西,趁你睡覺狠狠的給你來一口(張陵遊:別問我是怎麼躲過偷襲的,問就是夜貓子+主角光環),好像這些原本毫無生機的死物,離開了人體,就和外界的行屍一樣,莫名的充滿了活力。

這些零零碎碎但又至關重要的瑣事,在不斷消磨著倖存者所剩無幾的理智,在難聞的氣味與無所不在的惡意的壓迫下,人們的精神也被逼至極限。無時無刻需要緊繃精神帶來的能量和精神的雙重損耗,更是讓本就物資匱乏的倖存者的生活雪上加霜。

再加上,現在的人都已經習慣了電子裝置的存在,家裡還留著有可讀性書籍的人家實在是不多。結果就是,人們無事可做,只能渾渾噩噩的聽著窗外的聲音,繼續接受折磨。而那些有書籍的家庭,則會後悔,這書還不如沒有。

一些人在看書的過程當中,要麼發現處處都是自己看不明白又挪不開眼的鬼畫符,要麼就是原本自己熟悉的內容現在異常有吸引力,就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這其中,最慘的,是那些好不容易存活下來的科學家和各領域大拿們,因為檢視自己的筆記和論文,發現到處都是知識點錯誤,但整片文章論證下來,卻沒有問題。這也讓他們開始進行研究,甚至忘記了自己處於末日災變之中。

在他們認識中,自

己在用著理論和邏輯驗證著各處的bug,可是如果旁邊有人的話,就會聽見,他們不斷念誦的內容則是:“思久欲知,知繁渴思,唯聖奸奇,勿為所困。”

這一切對張陵游來說還好:屋子裡面沒植物,畢竟養個仙人球都能因為長時間不澆水而枯死的人,還是別霍霍無辜的植物了;吃飯相當光碟,而且喜歡睡覺,這就導致他吃一頓可以頂四五天,反正脂肪不少,慢慢耗;至於看看書打發時間,拿出大學的專業課書籍,翻著看,這可是催眠神器,看會就會睏意滿滿。

他並不知道,自己所看的那些大學的專業課書籍,內容已經不知因何原因,開始邏輯錯亂。而大學時賦予他的優良素質:考完試,就把知識還給老師,救了他一命。在張陵遊這裡,你怎麼說,我就怎麼聽,學的電子資訊類知識別說現在用不上,就是以後,通訊裝置能不能用還得兩說。那還認真研習個什麼勁?看看書,讓自己困一點就行了,主打一個既不過儲存卡也不過處理器,就連資料都沒錄入,純純的打發時間。

這種一眼不看,就“啊,對對對”的學習模式,有效的破壞了書籍中蘊藏的不明侵蝕,防止出現“思則生疑,疑則生魔”的自我迫害行為。看累了,張陵遊就繼續睡覺,先把精神養好了再說,他自己也納悶,這書也沒看,開啟翻翻都很累人啊!自己還是適合躺平,嗯,這書看了,可以繼續睡了。

書中的概念惡魔:不得不說,你是懂看書的。

時間一過就是幾個月,期間,張陵遊也逐漸發現,那些被感染的大多都是五臟健康,身體強健的人。這結果是觀察周圍那些還存活的倖存者得出來的,這也同樣斷絕了事件平息的可能性,因為推測不錯的話,各國軍隊都已經.....

時間不斷地流逝,張陵遊也開始習慣這種時刻保持沉悶的世界,除了偶爾在睡夢之中,會見到一個坐在白玉王座之上的金色身影;醒來之後也會不知為何對著臨近的衛京遺址發呆之外,生活沒有什麼不同。他也不知道,在幾個月的生活中,周圍區域只剩下他這一個心大的活人了。

在我們的主角正回憶著災變前的幸福生活時,他將來的靈魂承載體正面臨著有史以來最大的挑戰。

......

太陽系外側的冰冷虛空,正爆發著一場驚險無比的追逐戰,雙方都在刀尖上跳舞,雙方都不想放棄。

尼亞德拉薩(燃燒者):“奧格德里亞達(復活者),你行不行?趕緊出力!不然重生立場失效了,都得完蛋!”

阿扎戈羅德(擁夜者):“你可少說兩句吧....趕緊的,和扎胡拉什(統御者)一起定位維度狀態,那些叛僕還封鎖著高維傳送入口。你們兩個重新檢索一下週圍還有沒有星門或者沒被封鎖的跨維度節點,這個世界的規則適應起來還是不習慣....需要立刻甩開後面的叛僕。”

瑪格拉德羅斯(虛空龍):“還是讓伊格拉尼亞(世界塑造者)找一下週圍的可用世界,這樣消耗根本撐不住,最多兩次,護盾就沒有能量維持了,得補充一下能量。”

蒂薩克拉(枯萎者):“瑪格拉德羅斯說得對啊。”

伊修陀(無可計數者):“住口!你這送頭的(枯萎者被太空死靈引誘,一頭莽進了虛空之門,結果掉進亞空間,摔成了無數碎片,死的不是一般的草率),要不是你貪圖蘭度戈爾(剝皮者)和卡盧古拉(寂靜之淚)的力量。趁著值班的機會去滿足私慾,結果撞上世界規則自檢器,也不會被這個世界的鎮守王朝檢測出來。導致我們現在被喚醒世界自我保護機制限制,掌控不了這方世界的許可權,讓局面這麼被動!”

蒂薩克拉:“分贓時貌似你搶的也很有參與感,你哪來的資格說這話?”

伊修陀支吾道:“我那是為了整體......碎片的事,能叫分贓嗎?別轉移話題,趕緊出力。”

正在緊追不捨的尼弗雷克王朝艦隊上,艦隊總指揮、法皇赫奇羅斯:“這幫不死之神,就不會進行內部通訊嗎?全屏開麥是什麼素質?”

墓穴技師:“吾皇,建議開啟抗神喻濾波器,這樣被幹擾下去,統御協議容易出現故障。”

赫奇羅斯:“否決。繼續維持”

赫奇羅斯當然知道一直接收星神碎片的訊息,會給核心處理器帶來巨大的負擔,邏輯協議容易崩潰還是小問題,最擔心的是這些星神的交流,會喚醒世界引擎中的星神碎片,讓其重新活躍起來。

但是關掉世界引擎之後,沒有王座世界(王座世界,就是世界引擎,目前帝國側已知的太空死靈最大載具單位,大小和行星一樣巨大。《哥特艦隊—阿瑪昆法皇的崛起》因為其上有名為“黑暗王座”的設施,因此得名王座世界,遊戲中,太空死靈依仗王座的力量,封閉恐懼之眼)維持高頻偵測,很容易會被不死之神影響感知。別說完成收容作業,能活著回去就是三聖庇佑。

赫奇羅斯下令:繼續維持通訊,準備粒子長鞭,把擁夜者的囚籠連線上,用祂同源的力量來攻擊自己的碎片。

就在王朝艦隊進行

決策的關口,前方的星神碎片融合體內部,好像發現了什麼,一頭扎進了太陽系內部,後面的收容艦隊,也只得跟上。

阿扎戈羅德:“裡面的一顆行星上,有那些玩靈能的蜥蜴留下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但我希望還能用,最好能利用一下,給那些叛僕一個驚喜。”

蒂薩克拉:“那還有一顆年輕富有活力的恆星,至於那顆行星,雖然被汙染了,但是......不是不能吃!”

“......”

眾星神沉默不語,都不想去接枯萎者的話茬。各自準備完成自己的任務,擺脫艦隊的追擊,之後吞噬其他同類,最後向那些背叛自己的奴僕復仇。

眾星神當然察覺到了後方艦隊的動靜,祂們還是打算拼一次,現在的局勢已經不支援祂們繼續和艦隊耗下去了,能量的巨大消耗,會把祂們真正的帶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只能靠著自己的機動能力,躲開艦隊攻擊的同時,啟用這裡的遠古防禦場,以機動脫鎖的方式,借力打力。

就在星神們飛抵泰拉,直直的衝著衛京遺址狂飆之際,身後的艦隊也釋放了粒子長鞭。擁夜者自身的力量牢牢地鎖定了自己的碎片,同時衛京遺址內部也有一道紫金色光芒散發而出。

眾星神感受到了下方行星那熟悉的氣息,集體驚呼:“臥槽!昊天Lo.....”巨大的震驚讓它們沒能做好機動動作,被兩道攻擊同時命中。

各方都沒有注意到,一個被白光包裹靈魂此時離開了崩潰的肉體,和三道磅礴的能量場混在了一起。

死靈艦隊只能偵測到被打的快要崩解的星神們,重新變成了一個泛著紫金色光芒的不規則球狀物,再次打穿了這個世界。

艦隊中的各級指揮官:“!!!!”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