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天骄

辞天骄
书名:辞天骄
类别:古代言情
状态:连载中
作者:天下归元
更新:2022-08-02 16:23:29

在线阅读

简介

提供辞天骄最新章节,最新最热辞天骄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辞天骄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非常精彩,又名:孤被一群男人退婚以后皇太女铁慈急于大婚,下诏选秀。公侯子弟画像挂满一屋。风流病娇,高山白雪,春风十里,又野又甜群美竞妍,皇太女绝不纠结一夫一妻不觉少,三宫六院不嫌多。最起码排够一周,撑不住还有西地那非奈何群美看不上大傀儡生的小傀儡。旨意未下,辞婚书已经雪片般飞来东宫皇太女荣膺史上被退婚次数最高纪录保持者。频频被退婚,老公还得有。皇太女反手开盲盒,一镖扎中最丑的画像。男人嘛,灯一关都一样。就他了!辽东王十八子,小十八美如花自幼被奇货可居的母亲男扮女装,女装大佬技能点满。却遭了父王厌弃,兄弟排挤大佬柔弱小可怜,大佬杀人不眨眼好容易经营得地下事业,向至高王位霍霍磨刀关键时刻一纸圣旨,喜提太女夫。成为小傀儡的小傀儡。辽东基业,未来王位,眼看都成泡影。费尽心思摆脱婚约,却被一心攀龙附凤的母妃打包急送太女东宫。缘,妙不可言。公子,你那丑画像,万一皇太女瞎了眼依旧看中,怎么办?万一我和皇太女真有如此佳缘......您就顺水推舟咩?......我就杀了她呗。双向真香绣剑击穿万重门,颠倒乾坤作半生,谁逐江山谁举鼎,日月听我教浮沉。我本世间桀骜人,袖拂殿前怨与恩,山河为卷刀作笔,半阙狂辞问仙神。

深度侵占 云卿轩辕翊
赤道热吻北极 后妈对照组靠熊在娃综爆红了
陈婷婷 骆养性 顾诺儿
章节目录
精彩节选

阳春三月,花好时节。

瑞祥殿前大片大片的白玉兰开得高贵又葳蕤,挤挤簇簇的雪白花叶探出深红镶乌金钉宫门,花瓣肥厚洁润,迎门幽香暗送。

日光下十八颗乌金钉光泽内敛又尊贵,如同它一贯以来的象征意义——在铁氏皇朝,只有皇帝和储君,宫门之上可饰十八乌金钉。

也因为这十八个高贵风骚的钉子,瑞祥殿的主人有个在皇族中悄悄流传的诨号,叫铁十八。

诨号这东西,再怎么藏着掩着,总免不了有人嘚瑟出了界,被那当事人听了一耳朵,当事人却是个心大的,听完咧嘴一笑,说声不错,好听,总好过铁王八。

再来句,既然得了虚名儿,总不能白担着。

大手一挥,从此瑞祥殿从人到物,事事处处,都讲究十八。

幸运数字嘛不是。

比如十八个美婢,十八个俏阉,十八个夜壶配十八个香炉,连宫门上十八个尊贵乌金钉,都挂上十八件装饰,十八个美婢一人挂一个,从香袋到月事带,处处规整,事事和谐。

此刻,铁十八铁慈,撩开月事带,挂正香汗巾,顺手将那平金蹙绣的水红肚兜抹抹平,靴子刚刚伸进宫门一个脚尖,里头便鞭炮似地炸了开来。

“殿下回来啦!”

“殿下逛园子辛苦!金桔香薷饮准备着!”

“殿下快来闻闻,奴今儿换了新香粉!”

唯有一声夹在一片莺声之中,分外粗豪,气壮山河。

“崽——”

铁慈正万花丛中过,处处闻啼莺,听见这一声,眉一挑,脚跟一转,还没转出个半圆,衣襟已经被人拉住。

“崽啊,爹下了朝就过来了,等了你一个时辰又一刻钟,可怜白发生!”

铁慈顺手拔下俩根黑发塞过去,“确实可怜,赔你双份损失。”

铁俨捧着那两根黑发,心疼得手都在抖索,“崽啊,拔头发痛不?要不要来碗鹿茸十全大补汤补补?来人——”

铁慈叹气。

“行了啊老爹,那群老头子又来什么新花样了您就直说呗。”

铁俨腰一直,谄笑一收,将头发一抛,拉了铁慈就往书房去。

铁慈一路穿花过,怀里先后被塞了好几样零嘴儿。她一一笑纳,顺手在那些滑嫩香腻的桃腮粉颊上一一捏过,换得一声声笑嗔。

一进门,一抬头,铁慈“哗”一声,险些以为误入小倌评选大赛。

桌上,床上,墙上,但凡能放东西的地方,现在都挂满了画像,画像里一个个男美人儿,剑眉星目,唇红齿白,芝兰玉树,侧帽风流,沈腰潘鬓,何郎敷粉。

铁慈退后一步,顺势在宽大的圈椅上坐下来,懒洋洋撑起下巴,上下细细打量,啧啧称奇。

“壮观!排面!这得是咱大乾王朝所有好儿郎的全系列了吧?”

“当然,不然怎么配得上咱们大乾王朝最最尊贵的皇太女呢?”

“但我怎么记得,大乾最尊贵的皇太女,自幼就有个指腹为亲的未婚夫?”铁慈诧然道,“怎么,我那出淤泥而不染亭亭净植香气幽远回味犹甘的男媳妇儿,终于香消玉殒了?”

“那倒没有。”铁俨咳嗽,搓手,讪笑,“就你说的,那个,齐家的那个小子,娘们唧唧的,身体还不好,怎么配得上咱们最尊贵的崽?”

“配不配都配了十六年了。”铁慈笑。

父女两人对望,最终铁俨还是在女儿那明净深邃看似包容一切的眼光下败下阵来,转眼便换了一张脸皮,淡淡道:“齐抒今儿上了本,自承幼子秉性柔脆,难为国父,不堪为皇太女配……太后准了。”

“被退婚了啊。”铁慈呵呵一声,“这桥段可真不新鲜。”

“你说甚?”

“我说感谢太后,从此以后孤终于不用面对茶言茶语莲里莲气了。”

铁慈笑得自在。齐家那个小男媳妇儿,当年能和自己定亲,不过是太后为了拉拢时为首辅的齐抒的手段之一。当时太后母族萧家势力虽盛,但还未至今日这般庞大荣华,免不了要来一些合纵连横之术。如今萧家几乎踩在了皇族头上,齐抒又在去年自请卸了首辅之位,退居不管事的大学士,这婚约岌岌可危,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这退婚,到底是齐家看情势不对,不愿再掺和皇族事务,还是太后授意别有打算?

“自从你六岁开始每年去清净寺学禅,你禅语没学会几句,怪话倒是越来越多。”铁俨没追究那些听不懂的话,反正铁慈也不会给他解释,一转身,皇帝陛下振作起精神,变戏法一般变出一根小棍儿,对着满堂的小倌……哦不美男画像,亲自给女儿指点江山。

“齐慕晓自请求去也好,面目鄙陋哪堪为我儿佳婿?瞧瞧,这里哪个不比他强?来,来,开选!”

那语气,就和选大白菜似的。

铁慈目光在那些燕瘦环肥的画卷上飘来飘去,画画得不错,但作为上贡评选的画像来说,有些粗糙。

她忽然问:“为什么这么急?”

铁俨又是一顿。

面上却做唏嘘震惊状,道:“崽,你如今越发聪慧了,爹还有什么事能瞒过你?”

铁慈笑而不语。

您想瞒我的事多呢。

看破不说破,是她对老爹最后的善良。

铁俨脸也不红,道:“你今年十六了,最迟两年后就要成亲。这是咱们大乾朝的规矩,不然你就会失去皇太女资格。所以太后打算重新给你定一门亲。”

“人选?”

“她内侄孙,朱雀营提督萧常。”

铁慈咯嘣一声,咬碎了嘴里的糖。

“崽啊,小心牙齿!”

“要脸不!”铁慈惊叹,“萧常已经三十二岁了!我小时候都喊他叔!他还死了两个老婆,现在外头还有十来个副老婆!他还有一二三四五六……嫡的庶的……最起码一打小崽子!”

铁俨面无表情。

萧家势大,人称副皇帝,这般煊赫,自然是因为生了一个好女儿,他的好母后。

说是母后,他却是无名宫女之子,自幼被皇后养在膝下,前头本有好几个有能耐的叔叔哥哥,却先后因为暴毙叛乱等等莫名原因死去,最后皇位落到他头上,垂髫童子,七岁登基。

七岁登基,至今太后还在垂帘。

都说自古无四十岁儿皇帝,他就是。

不是没想过夺回属于自己的权柄,可惜自幼入茧的人,到哪挣扎出一片天地?

努力过,也失败过,最后还坏了根基,天长日久,也便失了心气,只望着熬死上头那人,轮到女儿时,能得一片长天明月。

他的前两个孩子,都是男孩,然后都幼年夭折。

铁慈是第三个,活了下来。

公众章节字数有限制,等V了应该会有最起码一段时间的万更。毕竟这次的存稿前所未有地肥硕。

得意。

最新章节
同类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