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团宠小凤凰
书名:团宠小凤凰
类别:现代言情
状态:连载中
作者:李温酒
更新:2021-06-10 21:00:11

在线阅读

简介

团宠小凤凰最新章节,最新团宠小凤凰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团宠小凤凰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非常好看, 【团宠】【每日17点更新,偶尔会提前】 凤凰宿黎渡劫失败,睁眼时来到现代,成为一个普通的婴儿。 爸爸是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妈妈是曾经风靡娱乐圈的国民影后。 上有奋笔疾书的苦读高中生哥哥,下有整天哭鼻子的双胞胎弟弟。 宿黎本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家庭,也尽量把自己当做一个普通人去适应生活,直到有一天哥哥因为上课迟到直接踹开家里窗户,张开翅膀飞上了天,羽翼占据了他整个视野—— 宿黎:……? 这羽毛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不对,他哥不是人类吗! “宿郁这臭小子,说多少次别走空路。”爸爸闻声出来关窗,然后从杂物间里拿出一辆崭新的儿童三轮车,温声交代道:“崽崽,咱们不学你哥,爸爸搞了辆小车车,咱们先学这个。” “……”宿黎目光复杂地看着三轮车上刷漆没刷全的妖骨,闻这妖气像是高阶妖兽。 #妖怪一家子# #团宠# ps: 1.轻松家庭小萌文,主成长养崽。 2.团宠养崽文,主调轻松温馨,不要代入现实。 821文案。封面是受(长大后)。

白相公与许娘子(人蛇) 司马玉娟
章节目录
精彩节选

第1章

“没空,真没空。”宿郁翘着腿挂在桌上,没人形半躺着,神情恹恹顶着张臭脸,正看着前方两个儿童床。

“哪里没空?郁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件事真的靠你出场……”电话中男生眼见着说不过去,“你干什么呢现在,早上你不还说今天有空吗?”

左边粉蓝色儿童床上的小孩翻了个身,宿郁怀里放着本初中物理进阶笔记,手中拽着笔边打电话边勾勾画画,非常流畅地在电压图上画了个大圈,听着电话那头叽歪的声音,不耐烦地解释道:“我爸加班,我带小孩。”

男生哦了一声,“怎么你爸又加班了?”

是啊,临时加班,把他从学习的汪洋中拖出来明令要求他看着弟弟。

他刚好不容易把爱闹腾的那个哄睡了,现在还有一个睁着眼。

宿郁叹气:“你自求多福吧。”

“别啊哥!你发发慈悲救救我,这场球赛输了我要连续请那个龟孙吃一个月食堂……吃食堂事小,丢面子事大……”男生见说实在没办法了,于是道:“学习笔记,我给你去借学神的笔记。”

宿郁突然来了精神:“你说真的?你能借到?”

“能!”男生打包票:“学神亲妹妹是我妹同学,我曲线救国,能借到!”

宿郁闻言来了兴趣,一个跃身站了起来,扭头看向儿童床的状况。爱哭闹的那个已经睡熟了,另一边的小孩还睁着眼,圆溜溜的眼睛正看着他。

“先挂了,一会说。”宿郁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把一旁的被子拉起来,将小孩的手塞进被子里,看着他端端正正地躺着,最后才动手去盖他的眼皮。

宿黎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得眼皮处痒痒的,他没忍住抬手去拨开那挡住他视野的东西,刺眼的橘光闯入视野,以及站在旁边着装怪异的少年。他脑内一顿剧痛,身体仿佛被沉重的石头挤压着,浑噩的记忆瞬间冲破了他防线。

只是瞬息的功夫,他已经将面前的少年跟他记忆对接起来。

这人叫宿郁,是他现在的哥哥。

从降生睁眼看到这与众不同的世界时,他还没从混沌的状态下清醒过来,幼崽的啼哭声,人族的说话声,奇怪的说话方式……庞大的信息量充斥着他本就浑噩的意识,他浑浑噩噩过了两年,直至现在才恢复意识,理清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本是天地间仅剩的一只纯血凤凰,渡劫失败之际神魂遁逃,冲进了混沌时空逆流之中,也不知道在世间飘荡了多长时间,才会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世界,投胎成这家人的小孩。

投胎成一个普通人家的小孩,成了人族的幼崽。

宿黎回过神来,转动着眼珠子看向身边的人。

“怎么不管用了?”宿郁有些纳闷,他这个弟弟乖得很,以往只要他把眼皮盖住,没过多久就乖乖睡了,“以前睡得还挺快的啊……”

“宿郁,你这臭小子又在干什么!?”

呵责声从门外传来,身穿西装的年轻男人几步从门外走进来,“让你看着弟弟,你就这么看的?还动手动脚,说多少次你别盖崽崽眼皮,你那手劲能收着吗?伤着怎么办?”

“黎崽睁着眼,上次他不睡你们不也这么逗他吗?”宿郁拿起旁边的物理笔记,“我对天发誓,刚刚的力道绝对比翻书还轻。”

宿爸爸把公文包放下,“还比翻书轻?你翻书多用力你不知道?”

宿郁:“……”没法解释了!

宿爸爸看到微弱灯光下屋里的两个儿童床,放轻脚步慢慢走近。旁边粉蓝色小床上的幼崽睡得香甜,甚至打起了细微的咕噜声,而另一边浅蓝色小床上幼崽却睁着眼,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澄澈的眼睛里倒映着他的身影。

睡得甜的是弟弟宿明,而睁眼的是哥哥宿黎。

孩子两个是黎明之际出生的,一个叫黎,一个叫明。

两人是一对同胞兄弟,长得不一样,身体状况也不一样。

小的那个完整地继承了父亲九尾天猫的血脉,生下来精力旺盛极爱哭闹,灵力也充沛,是个健康又极富天赋的小猫崽。哥哥宿黎跟健康的弟弟截然相反。

弟弟极爱哭闹,宿黎一声不吭;

弟弟灵力充沛,宿黎一丁点灵力都没有;

弟弟身上有极其明显的血脉痕迹,宿黎就像是个普通的人类的幼崽,没有妖灵,普通又简单。

一般来说,妖族双生子跟人类孩子不同,他们极大可能会继承父母双方各自的血脉,弟弟继承了九尾天猫的血脉,哥哥理应也会继承到妈妈神鸾鸟的血脉。

可是并没有,宿妈妈在宿黎身上完全感应不到神鸾鸟的血脉。

幼崽没有妖灵,这放在妖族,等同是先天残疾。

宿爸爸看到宿黎睁着眼时,便放柔了声音问道: “崽崽怎么不睡啊?”

幼崽没回应他,只是微微睁着眼看他,澄澈干净的眼睛缓慢地转动着,似乎是在打量着他身上的装扮,就像是对他很陌生,需要反复确认才能确定。

宿爸爸已经习惯幼崽的目光,每一次他从外边回来的时候,幼崽都会用这样的目光看他,偶尔他戴个手表,换个眼镜,或者是带着公文包,幼崽都会把注意力放在这些陌生装饰物上。

后来他才明白,这些东西会让幼崽感到不安或者害怕。

“对不起啊,爸爸忘记了。”

宿爸爸把西装脱了放一边,又把手上的手表摘了,才慢慢靠近幼崽,见他不害怕,才轻手把孩子抱起来,边抱着边哄着他:“爸爸带你出去外边玩。”

幼崽微微抓着爸爸衣服,不闹也不拒绝。

宿爸爸抱得更小心了。

--

从儿童房出来不远是家里的客厅,此时地面上铺着毛茸茸的毯子,从居家的家具到各种摆设,尖锐的地方都被软海绵包着。

宿爸爸抱着宿黎从儿童房出来,又从另一边的袋子里拿出今早刚买的玩具——拨浪鼓。

摇摆的小珠子轻拍在鼓面上,敲出短促又连续的声音。

宿黎看着这左右摇摆发出声响的小玩意,不发一言。他微微低头,看到自己稚嫩的双手。

神魂过于强大,转生的躯体远不如他之前的身体强悍,甚至因为承载他神魂变得羸弱不堪。这是一具幼小的身体,而他操控起来比他意料中还要艰难,无法随意地控制身体四处走动,只能让父母抱着。

宿黎试试动了动手指,花了几分气力才让指节弯曲,过了一会才能完全掌控。

灵力好像还能用,使用简单的妖术应该没多大问题……只是要想恢复到以前的水准,好像还需要一段时间。

拨浪鼓咕咚咕咚的声音还在继续。

宿黎扫了拨浪鼓一眼,不得不重新正视现在的情况。

渡劫失败一事经过这么长时间,他其实已经适应下来。像他这样的凤凰顺应天劫是时间问题,只是他原先以为以自己的造诣能稳妥地应对渡劫,却没想到临危之际出了差错,兜兜转转神魂飘荡数千年,好不容易抓住转生的机会,却来到这样的一个世界。

这是一个普通的人族家庭,在他记忆里家人普通又简单,父母要工作,哥哥要上学。

他现在两岁,房间里睡着的人是他胞弟宿明,盖他眼皮劝他睡觉的人是他的哥哥宿郁,而现在正用小玩意逗他开心的人是他父亲。他还有个母亲,听说是个‘演员’,现在正在外面‘工作’。

但他不是普通人,是一只转生投胎的凤凰。

宿黎捋清思路:首先最主要的是完全掌控这具躯体,其次再想办法修炼是吗……

但这个世界有灵力存在吗?宿黎感觉到这个世界的怪异,因为他从恢复意识到现在,完全没感应到外界任何灵力的痕迹。

“你也别担心,先把晚上的戏拍好。”宿爸爸一手摇着拨浪鼓,一手拿着手机给老婆发vx。

“知道,奶粉喂了。”

“是的,今天崽崽的状况跟之前差不多。”

宿爸爸拿着拨浪鼓摇了摇,发完vx才注意到自家崽崽正扭着头看着他,似乎是对他手里的手机更感兴趣。

宿爸爸只好把手机递给他,“崽崽喜欢这个吗?”

宿黎看到这四方状形的东西放在他的腿上,他试了试用手拨开,有点重。

身体太弱了,不动用灵力居然连个小东西都拿不动。

他又看了一会。

奇怪,这东西刚刚怎么会发出声音的?灵力?操控?还是说其他原因?

纷杂的信息跟脑海里浑噩的记忆对应一起,宿黎不得不重新整理记忆,好像他前方那个黑色的方状东西也会发声,叫什么来着?液晶电视?

宿爸爸一直注意着幼崽的变化,看到他用手碰了碰手机,过了会又把目光转移到不远处的电视机上,完全对他刚刚买来的拨浪鼓不感兴趣。他只好摇了摇拨浪鼓,妄想找到幼崽的兴趣源头,问道:“崽崽不喜欢这个吗?”

宿黎微微迟疑,面前逗弄小孩的玩意还在咕咚咕咚的响着,他看着自己白嫩肉乎的小手。

应该表现出很感兴趣吗?

房间里的摆设都与他曾经见过的人族玩意完全不同,他感受不到任何灵力。不仅如此,还有其它超乎他认知的器物,这无不告诉他这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与其说他对这些逗弄小孩的玩具感兴趣,不如说他更想了解远处四方状形的‘液晶电视’到底是什么东西。

没有任何灵力的迹象,却比他所知道的灵器宝物更加神奇。

这个世界陌生且奇妙,有很多东西完全无法用他以往的认知去解释。

“崽崽,想看电视吗?”宿爸爸见幼崽的目光一直停在液晶电视上,只好把拨浪鼓放下,开了电视,电视里正在放动物世界。

宿黎见到黑色镜面亮了,注意力立马就转向那一边。

太奇怪了,为什么没有任何灵力,却能展现出这样奇异的画面。

宿爸爸看到幼崽的注意力被电视吸引了,等了一会,崽崽只是乖乖地看着电视里的内容,完全没有其它反应……

不过今天的反应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是他的错觉吗?怎么他觉得今天幼崽看电视的兴趣比以往更高了?

居然盯着看了好几分钟!!!

“爸,房间里的灯坏了。”宿郁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紧接着他从房间里走出来,已经换好了一身短袖短裤,唯一特别的是身后还跟着一窜蓝色的火苗。

宿爸爸回过头,看到宿郁后边跟着一小点妖火,赶忙瞪了他一眼。

宿郁赶紧把妖火收了,有点心虚道:“你明天记得让人来修,这太影响我学习效率了。”

家里有个明确的规定,就是不许在宿黎面前动用妖术跟灵力,这会让崽崽注意到自己跟家人的不同,让崽崽产生自卑感。这是宿爸爸饱读《人类幼崽护养指南》后得出的结论,于是在宿黎在场的情况下,家里一律不准动用妖术。

宿黎听到兄长的声音没什么反应,自然也没注意到那悄悄收起的妖火。

他观察完那奇怪的液晶电视后,他又将注意力放在屋里的各种摆设家具,与这两年内浑噩的记忆一一对应起来,沙发、空调……

越是观察,越是心惊。

这些东西完全没有灵力运转的痕迹,却比灵力运转更精细巧妙,就好像无须其他人操控,便可自由地行动起来。放在以前,若他想这么操控灵器,也要分神在灵器上才可完全使用,而这个世界给他的冲击太大了。

是真的没有灵力存在吗?那他体内的凤凰神力怎么回事?他为什么感应不到外界任何波动?

另一边,哥哥宿郁拿着球鞋从房间里走出来:“同学找我打球,我去趟体育馆。”

“别去了,我刚回来看到体育馆门关了,没看天气预报吗?”

“天气预报?”宿郁拧着眉,拿起手机就看市区天气,还没等打开软件就看到同学发来的消息,说是体育馆的事改天约,他嘟囔道:“这改天改哪天?学习笔记还能不能给我先借着,我都要考试了。”

宿爸爸:“要什么笔记?我当初给你带的笔记你看进去了吗?”

宿郁:“那能一样吗?我同学给我借的是学神的笔记。”

妖写的笔记跟人写的笔记那能比吗?重点都画得不一样。

小孩子的视野完全不一样,看东西的角度很难看全貌,宿黎看了一会,注意力就转移在父子两的对话上,说话的方式不同,但集中注意力还是能挺懂,似乎是谈到外边快下雨了。

宿黎不喜欢雨天,粘稠绵长的雨砸在羽毛上,总会来带一种湿冷难耐的感觉。想到此处他微微垂眸,看着肉嘟嘟的掌心,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凤凰神力还剩下几成?

宿爸爸注意到幼崽的情绪,柔声问道:“崽崽怎么啦?是不是困了?”

没得到幼崽的回应,宿爸爸只好电视的声音调小,把幼崽抱得更稳些,他见到幼崽微微屈着的拳头,不禁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帮他松开:“崽崽,握太紧手会痛痛。”

先天残疾的幼崽灵智迟钝,有时候会在不知觉中伤害到自己。宿爸爸很习惯地帮幼崽松开手,完事还轻轻地帮他揉了揉指节。

宿黎看着这细微的动作,微微一顿。

--

呼呼呼的风声轻微响起,森林深处的妖灵以迅猛之势骤然散开,掀翻了周围草木,空出螺旋状的外圈。这里是有名的妖怪山,又名息灵山,据说是上古时期某位大妖的属地,千万年来灵气充沛,妖灵富足,聚集了众多妖怪。

“大家快跑!!风妖又要渡劫了!”

“他不是渡了好几次吗?每次都没成功。”

“几百年前我就听说他在渡劫了。”

随着小妖们的声声惊呼,密林之中、山洞之下接连跑出一众山妖,轰轰烈烈奔逃的动静引得息灵山余震未止。话题中心的风妖站在息灵山深处的巨石上,周围的罡风一道道劈在四周石柱上,深刻的刮痕覆上一道又一道,风妖已化成原形,他与其他弱小妖怪不同,作为天地精纯风原凝聚而成的精怪,他天生人型,以风为衣,长耳生翅,生得像是人类童话世界里的精灵。

此时他凝目抬头,正上方正停留着一块散发深红火光裂片,强大的威压及妖灵包裹着它,风妖多次试探都未能碰触一二,反倒被那裂片割得遍体伤痕。

千年前他来到息灵山,是因为有位窥探天机,半脚迈入仙境的大佬舍了他一段机缘,说他渡劫的契机会在息灵山。

作为天地灵力凝聚而成的精怪,他们倍受天地灵气的宠爱,却也面临着比其他妖族艰难百倍的渡劫进阶。自古以来,风妖渡劫的例子少之又少,每一次渡劫都是以命相拼,得到指引之后他便急匆匆来到息灵山,机缘巧合遇到了这块奇怪的裂片。

这裂片像是从某件神兵上脱落下来的裂片,却带着极其古怪的气息,需要走近窥探才能感受到被积压在裂片里边的雄浑神力。这块裂片被封印在息灵山深处未被发现,风妖机缘巧合得到了他,便认为这块裂片是他渡劫的契机。

事实上也证明这块裂片与他渡劫有关,因为他找到这块裂片之后渡劫了十六次,这是第十七次,看样子他好像又要失败了。

风妖想到此处又觉得不甘心,看着裂片喃喃自语道:“之前没出现过神光……难道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他只好凝力向前,用精纯的风妖之力撞上顶上的裂片,骤然炸出一道亮目的红光。

强大的神力逼得他节节后退,最后摔在地上。

他猛地抬头,只见天上裂片中裂片怪异的表现,骤散前的神力指向不远处的山头,紧接着消散在天地之间。

“那个方位……”风妖眉头紧皱,“好像是宿家的山头?”

同类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