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刀赴山河

押刀赴山河
书名:押刀赴山河
类别:武侠仙侠
状态:连载中
作者:陈哀莫
更新:2021-07-24 06:08:51

在线阅读

简介

押刀赴山河全文免费阅读,最新押刀赴山河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押刀赴山河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非常好看,我以一刀赴九州仅凭只身闯山河恨不能日日年少悲不能时时同行

白相公与许娘子(人蛇) 唐语嫣 王云飞 萧沐晴
章节目录
精彩节选

碧波城内的小巷是最热闹的,便宜的酒水,聚在这里的人大多境界也差不多,就没有那么多的高不可攀。

很多人都在等,等风雨来,等日月新。

陈书远最近其实也来了小巷好几次了,每次都会到里面的一家小酒馆坐坐,简易的八仙桌,小菜就简单的一碟花生米。

经常来这的还有一个老人,每次都是一壶酒,一碟花生米。也不说话,每次走到柜台前丢下一枚逐鹿币,找一个位子坐下,就等待小二上菜上酒。

五谷杂粮酿的酒,却是比不上醉狱轩中各种灵果酿的酒。只是这酒啊,劲也不小,喝酒七八分醉后就得回家,不然闹了笑话最是不好。

少年回到房间推开窗,眼前的钟山模糊的不像一座钟山,又时变成老者,又时变成少女,又时又发现钟山成了他手中那柄长刀。

命格修为兑字文稳定在兑字文六重,每日要强行将灵气禁锢,才能保证境界不在流失,哪里还能拿得起钟山一样高的刀。少年拍了拍自己的脸,钟山又变成了钟山,少年心中提醒自己老是活在梦里并不好。

少年拿出长刀,长刀之上灵光乍现,汇聚一道光芒进入少年命格,境界不断攀升。兑字文九重,还在继续,突破艮字文一重,经脉再次变得宽阔。不过一会,艮字文九重突破离字文一重,灵气吸纳变得比原来更快。待少年突破坎字文一重的时候,神海灵气全部结晶,神桥比原来还要宽上一倍不止,门外站着的两人被少年察觉到。

长刀直接进入神海,落在神海少年虚影之前,长刀发出声音“回到原来的感觉怎么样的?是不是比之前要舒服的多了?若是我能让你直接突破到乾字文的话,能不能与我做上一桩买卖?”黑色长刀三连问。

少年神魂问道:“有什么代价?”

“没什么代价,让你一步登天,对我来说不过易如反掌的而已”长刀还在循循善诱。

“真的什么都可以?”少年又问。

长刀肯定道:“什么都可以。”

“那你先让我入十一境巅峰可以吧?”少年讲到。

长刀之内不断涌出黑色气体,注满少年神海,少年感觉到身体之中无尽的力量在澎湃。

少年拿出老者给他的地图,指着一处地方“先带我去昆仑之地,有什么交易回来再谈。”

下一刻,少年站在昆仑之地山门之外,纵横一刀,大阵显露出来,少年又是一刀劈去,大喝一声“开”。

大阵节点一个个破碎,老者拄着拐杖站在少年上空“来的这么早?这么急?”

少年抬起黑色长刀指着老者“你全名应该是李鬼老狗吧!这次又想与我讲什么道理?毁掉我这十一境巅峰修为?”

老者闭着眼睛讲道:“十一境巅峰修为又如何,终究不是你自己的。数十人上万年的布局,今日你便要今日毁去?”

少年眼内充满血丝,声音却越来越发狂“李鬼老狗,一把岁数了,我不想听你和我谈什么布局。老子才十六,我一身修为被你废掉一半,你现在好意思来和我谈什么布局?你害怕了?你不就是不想死。”

老者的声音还是那么平稳“天下修士熙攘而来皆为生,凡尘庙堂蝇营而结皆为名,凡独者卫世不畏死,折己身开先河,挽山川之不逝,扶九洲之将倾,足以!”

“我在你剑抵着我胸口那一刻,老狗,你知道吗?我怕啊,我怕你捏死我。你活了上万年你不怕死,我刚下山啊,我刚刚规划会好我的人生,你就想来一下毁掉,圣人布局就是要牺牲我?问没问过我到底答不答应?”少年挥刀斩向老人。

老人拐杖挥手一点,脚底之下出现无数文字,自下而上将全身包裹,身后数十把武器之上也凝结满文字,全部向少年飞去。

刀光映着昆仑山巅的雪,将飞来的武器一把把劈开,雪地里插满了各类精美武器,美丽夺目,之上却带着森森杀意。

少年来到老者面,这一刀是如此的骇人,也不知少年从何时开始酝酿的,少年持刀在老者面前疾落,忽然刀气聚成长刀,由白转黑,以一化三,倏忽间又分散开来,化作数十把诡异长刀,交织成天罗地网,呼啸杀去。

老者此刻手上掐着法印,头上出现一尊金色昊天法相,法相伸手一掌将所有黑色长刀抓在手中,向少年扔去。

少年此刻神海之中,神桥都已经变为黑色,眼眸之中再无半点明亮,身上的气息依旧还在高涨,口中不断叫着“老狗,今日你我当中必须死一个。”

老者轻蔑的回答道“你身旁的人早就离去,也不知道你那来的底气,而我通知的人正在赶来,你现在又能坚持多久?”

少年持着黑色长刀,暴喝一声“给我散”,一道巨大的刀气抵消掉被扔回来的数十道刀气。

老者头上的昊天法相,一脚踏向少年,压迫之力使少年不得动弹,长刀闪现灵光,将少年一下拉离战场,少年再次使出一刀斩向老者。

老者眼看纵横冷厉的刀光劈来,老者手中一道血色红光忽然注入昊天法相额头,昊天法相再次像化实再进一步,周围带着一圈红光,散发崩裂、毁灭、不屈的可怕气势,一拳撞进刀光最盛之处。昆仑之上寒气翻腾狂卷,四周的积雪涌来化为洪流,直冲高空,宛如蛟龙出海。刀气与法相碰撞之际发出巨声炸响,震耳欲聋。

下一刻,无数碎裂的刀光飞散四溅,巨大的红色昊天法相挥动另一只拳头穿透白雾,少年再次劈出一刀,好似有一条黑色巨龙从刀身之中钻出,黑色巨龙下一秒再次被击碎,余下的刀气依震的昆仑一颤。

“老狗,你就只有这一招?”少年大吼。

“陈书远,你要知道,本来已经为你在碧波战场布局百年,百年之后你的日子本来会很舒坦,今日你非要亲手毁了它,那你就要承担你选择的后果。”老者眼里怒火代替了失望。

——————

御剑前往天机洲的剑客一路向北,好似流星。

青衣男子将同行女子放在一处说道“阿荼,你先回家,有点急事需要我去处理。”

烛龙族慕虞显出真身,所过之处雷电风雨同行。

法地洲一少年一步踏一国,脸上还有些许笑意。

九洲十地,有人行色匆匆,有人面带喜色。

——————

碧波钱庄外

醉狱轩少年掌柜身后跟着剑客。

沈风看着少年问道:“陌掌柜前来造访,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少年没有避讳,直接问道“现在的沈理事,当年的沈十一,这种境况,也不去看看吗?”

沈风头顶凝聚出一道法相,元始天尊法相“陌掌柜们醉狱轩现在也关心这些了吗?即便你身后的人也要叫我一声沈先生,你直呼我的名讳,真当我们走的太近了,不好下手?你是想来叫我去帮我们现在掌柜?不管如何,都是我愿意看到的结果,他要是把老头子杀了,我直接回去便可。他若是杀不了,我再等上千年便是。”

“若是两败俱伤,沈先生不就可惜了?”陌离依旧调侃道,他好像坚信眼前这个男子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此番赶去的人,九洲十地,没有一个比我差,数千年来没有一次如此热闹。”沈风摇摇头关上了碧波钱庄的大门,随后点燃了一道山水符,消失在原地。

——————

少年不断出刀,每一刀都被昊天法相拦下。

两者碰撞的铿锵声回荡不绝,昆仑山下,雪崩将不少民房迅速淹没,不时可以听老人孩子的叫喊声。很多村民看着如此动静,以为是触怒了山神,全都跪在原地一动不动,不断磕头请求山神原谅自己。

“他们都是无辜的,我们没有必要波及他们”老者冷冷的看着少年

少年的攻势却越发凶猛“李鬼老狗,他们是无辜的,我就不是了?他想管他们,那你去死啊,我就停手。”

老者冷哼一声“冥顽不灵,出卖灵魂与鬼怪画押,我就替老天收了你便是。”

少年双手握紧刀柄,生命力量全部流入刀柄之内,青丝瞬间与昆仑山巅的雪一样洁白“老狗,趁你的援兵还没到,我送你去地府报道”

老者凝聚的昊天法相手中也凝聚出一柄血色长刀,口中喊道“昊天神帝,速降神威,镇压诛邪”

血色长刀从天而降,少年身后黑气也聚成一道身影,与老者聚成的昊天法相齐高,两刀碰撞在一起,昊天法相被一刀碎裂。

老者看着情况不对,取出一张山水符,少年将长刀打入雪地,空间隔绝。

“现在要是让你走了,可就太对不起我,豪言壮语说了一大堆,要是你不死在这,多对不起你自己”少年说完,伸出右手向前一砍。

黑色巨影再次一刀劈出,老者捏出法印挡在身前,巨大的刀刃瞬间破碎印盾,一声巨响,老者身体被打入昆仑山体内。

少年从地上抽出长刀,闪身跟上,一刀插入老者命格之内。少年抽出刀刃,双手握住刀柄,向下又是猛的一下。

老者想要发出嘶吼,少年已经将一只脚踩在他的嘴上,少年问道:“李鬼老狗,现在后悔了吗?”

此种情景哪里老者哪里还能发出一点声音,作出一丝动作,少年再次将刀抽出,抹向老者脖颈。

一道灵魂浮现出来,似乎想说点什么,少年一掌抓去,捏的粉碎。

少年走出昆仑,找到一处山洞,随手将手中布袋,丢向山洞之中躲雪的群狼,眼睁睁看着布袋被狼群啃的稀烂,少年戒指之中取出一件黑袍穿上之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向南方走去。

来的最早得剑客看到山体上的巨洞,闪身进入,只见到一具无头尸身,一只手还紧紧抓着一根拐杖。

一位少年跳入山洞,看着眼前剑客开玩笑道:“清水圣君,这可就有些残忍了啊,要不我过会再来,你再弄弄?”、

随即烛龙慕虞赶到,拉住少年道:“羽生法圣,来了别走了啊,我可得向清水圣君道个谢啊,感谢他当年手下留情,我想我当年是这么个场景,心里慎得慌。”

九洲十地,不断有人进入山洞。

其实有一人早早的就到了,他最后看着少年晕倒在雪地,被一个小女孩带走之后,才回到其中。

最新章节
同类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