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炼狱艺术家
书名:炼狱艺术家
类别: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中
作者:烟火成城
更新:2021-05-06 16:50:57

在线阅读

简介

炼狱艺术家最新章节,最新炼狱艺术家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炼狱艺术家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非常好看,正式版:漆黑死寂的永夜之中,只剩下最后一把火可以保护人们,于是我将它举起来用力的吹,我吹啊吹,一心想让这火更亮,亮得足以照耀一切。抱歉,我把它吹灭了。非正式版:明明准备拯救世界却被师父一掌打死的我醒过来立刻发现了两个秘密:死亡世界有怪物,我必须马上辶

白相公与许娘子(人蛇) 程天源 梅诗文 柳青玉
章节目录
精彩节选

那滴血顺着他的眼角流下去。

他的眼睫毛动了动,茫然睁开眼。

外面是夜晚。

四周昏暗,寂静。

一阵风悄然拂来,伴随着低语声:

“道友,你身上伤势不轻,还请暂且忍耐一二,我这就去请大人来。”

那声音说到最后,又再次远去。

他静静听着,面上毫无表情,眼睛望向四方。

这里是一处临时搭建的营房,一个个伤重的修士们躺在高高低低的担架上,偶尔发出痛楚的呻吟。

我还活着?

不对。

卦象明明显示,只要我去救师父,我就必死无疑。

师父人呢?

还有——

我怎么会在这座临时搭建的营房中?

滴答。

滴答。

滴答。

他眉头微凝,循声望向左侧。

左侧架着另一幅担架,上面躺着一名魁梧的武道修士。

这名修士紧闭双目,手臂无力的垂在担架旁,鲜血顺着手臂上的蛇形刺青不断流淌,渗透了木板,滴落在地上。

从武道修士身上的伤来看,显然是被妖兽的利爪伤了肺腑,由于妖气散入四肢百骸的时间太长,已是无力回天。

滴答。

滴答。

滴答。

血水不断滴落。

武道修士的呼吸声渐渐消失。

——死了。

倏忽之间,生命逝去。

一切重归寂静。

他在黑暗中凝神微思。

战争结束了吗?

谁赢了?

按说自己已被师父一掌拍死,怎么还活着?

等等——

他猛然睁大双眼,重新望向那名武道修士。

武道修士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他再望向四周。

伤兵满营。

很多人都已经死了,还有些没死的,也是出气多进气少,眼看也没有多少时辰了。

他来回看着四周的一切。

——我能用眼睛看见东西了?

他似乎想起来什么,赶紧低头望去,却见自己有着一双完整无缺的手臂。

不可能。

眼盲与残臂,都是因为天生的经脉残缺,药石不可医治,诸多秘法也没有效果。

难道……

忽然,一阵风拂来。

两道身影悄然出现在他面前。

“大人,这位道友醒了。”

“恩,如此重的伤势,能醒过来实属奇迹。”

一道神念落在他身上扫了扫,很快又收回去。

“——他算是有希望活下来了——快,给他用药!”

“是!”

他感觉到自己被人扶起来,灌了几口药液。

药液入口馥郁,透着一股冰凉与微微的麻感。

他立刻记起了这种疗伤的药液。

——回生散。

而且是年份很久的回生散,药力充足。

在军队中,这药酒专救危急重伤,效力很强,也很昂贵,轻易不拿出来用。

“走吧,我们接着干活,接下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那人叮嘱了一声。

另一人轻轻扶着他躺好,两人一齐退了出去。

不多时。

药液开始发挥效力。

他感觉自己身上各处伤口开始麻痒,有如数不清的小虫啃噬。

四下寂静,黑暗。

夜。

漫长。

他躺着无事,左手笼在袖子里一阵摩挲,悄无声息的牵住了一根绳子,连带着拽出绳子上绑的一块小巧木牌。

将牌子取来细细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姓名:柳平。”

“修为:炼气巅峰境。”

“年龄:十九。”

“所属宗门:百生。”

“注:百生门已覆灭。”

炼气,是修行的启蒙阶段。

自己的修为从神照境一下子跌落至炼气境——

相当神奇。

他将牌子轻轻放回去,心中暗暗思忖。

十九岁——

自从被师父从俗世接入宗门,自己明明已经修行数十年,怎么可能变成了十九岁?

但……

修行联盟对于每一名修行者的身份绝不会弄错。

所以自己为什么是十九岁?

而且还属于一个已经覆灭的小门派?

突然,一道电光从他心间闪过。

是了。

唯有一种情况能解释得通。

九转还魂造化丹!

这枚丹药是天外天所赐下的神丹,可以让人脱胎换骨,再造灵根,甚至重塑神魂。

师尊最后把丹塞进了自己嘴里。

以此丹为契机,消耗寿元,动用卦术,便可逆乱天机,帮自己逆天改命……

他放出微弱的神念,轻轻扫过全身。

从四肢到五官,

从五脏、经脉到骨骼,

乃至丹田与识海——

这是一具没有任何残缺的年轻身躯,大约十九岁左右。

那些曾经束缚着自己的枷锁,那些犹如天堑一般的命数,全都荡然无存。

“师父……”

他静静的躺在那里,低声念道。

此刻,自己的命数已改。

也就是说……

师父死了。

少年紧紧攥住拳,缓缓松开。

——什么都算到了,也成功的救出了师父,但却没算到师父会有这样的抉择。

好一会儿。

他叹了口气,将那块木牌举在眼前。

柳平。

名字倒是没变。

难道不怕被人识破?

——师父身为天下卦术第一人,能算众生的生前身后,更能算时势兴亡,气数成败,就算在战争中也可担任主将之位。

以师父之能,想要瞒过其他人,在籍籍无名的小门派里安置一个不起眼的身份,并不是什么难事。

师父应该考虑到这件事了。

唯一的问题是——

柳平缓缓将木牌放回原位,目光投往虚空。

在他的视线中,一个不断跳动的字符悄然浮现在虚空之中。

就算是师父全力出手,再加上神丹的效力,依然没有把这个虚幻的字符从自己眼前清除掉。

柳平叹了口气,注意力集中在那个字符上。

仿佛是感受到了他的关注,那个字符很快展开,化成一个短句:

“由于经费不足,本序列无法开启。”

短句显示完毕,立刻缩回去,重新化作那个变幻不停的字符。

——跟从前一模一样。

柳平有些无语。

算了。

这玩意儿很懒,一般没什么动静。

如今自己已获新生,只要不像以前那样犯傻气,这个字符就影响不了自己。

他望向虚空,只见虚空的角落处,另一行小字忽闪忽闪的显示着:

“当前状态:(已隐藏)。”

从刚才开始,这行字就出现了。

隐藏——

是什么意思?

他在心中默问了一声,可惜序列没有作出回答。

算了。

它不给我惹什么事,就谢天谢地了。

柳平默默的自我安慰着。

这时身上的麻痒感渐渐消失,内视一番,只见那些看似深重的伤势已恢复了七七八八。

药液的效果很好。

柳平慢慢起身,望向窗外。

深沉的夜幕笼罩着一切。

看不见半点光。

——这样的夜色,时间应当已是寅时。

等到卯时,天该亮了,自己便起身去打探消息。

柳平正想着,忽见那个闪烁的字符再次展开,化作几行小字:

“注意。”

“本序列必须做如下提醒:”

“你的苏醒引起了某种未知情况。”

“针对你的处理机制正在激活。”

“追踪者将至。”

“再重复一遍,追踪者将至。”

“剩余时间:三分钟。”

“开始倒数。”

“”

“”

“”

“……”

所有小字展现完毕,迅速一收,从柳平面前消失。

唯有那个不断倒数的时间还留在虚空中,提示着即将出现的状况。

外面传来一阵声响。

只见那修行者掀开帘子走进来,和柳平的目光对上。

“你醒了?”

那修行者露出喜色道。

“多亏道友照料,我已经好些了。”柳平露出感激之色道。

那修行者朝营地里来回望了一遍。

其他重伤的人差不多都已经断了呼吸,道消身陨。

“——总算有活下来的人,这算是顶好的消息了。”修行者叹息道。

柳平感受了一下对方身上的灵力波动。

跟自己差不多。

也是炼气期。

这就是追踪者?

……似乎不太对,这人之前还救治了自己。

再说还有两分钟左右,追踪者才会来。

柳平心思一转,抱拳道:“多谢道友照拂,在下柳平,百生门弟子。”

“别客气,既然你活了过来,那就不要再呆在这里,来,我带你出去透透气。”

那修行者冲他点点头,伸手捏了个诀。

担架轻轻飘起来。

修行者转身朝外走去,口中自言自语道:

“现在已是卯时,再有一刻钟,你身上的药效就会消失,到时候我再给你用一次药,巩固一下。”

柳平眉头一挑。

卯时?

不对啊,天色尚暗,为何已至卯时?

——卯时天都该亮了。

担架跟在那修行者身后,漂浮着朝外飞去。

门关上。

两人离开了营房。

这时外面依然是黑夜,静谧的黑暗中,唯有黯淡的营火照出了一片极其有限的光亮。

柳平躺在担架上朝四周望去。

只见营地的一侧摆着一口一口的棺木,另一侧摆放着死去修士们的遗体,各自码放的整整齐齐。

那名修行者回头笑道:“柳道友,我也不瞒你,送到这里来的人都是治疗无效的重伤垂死者,而我和我师叔则专职负责墓葬工作。”

师叔?

是刚才命令他用药的那个声音吧。

柳平心中想着,便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了解情况。

“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那修士顿了顿,继续道:“最近前线伤亡惨重,那些专擅治愈之道的修士们忙得不可开交,偶尔也会看走眼,将一些明明还有救的人放至这里来。”

“——就像你。”

柳平认真听着,接话道:“原来如此。”

师父的安排也是绝了。

前线战事吃紧,每时每刻都有无数修行者受伤乃至身死。

自己被治疗修士验看过伤势,又有此地的修行者亲自救治,从头到尾一切行止痕迹都被记录着,等于是证据,日后就算有人追查,自己这些经历都是实打实的,不易引人怀疑。

而且自己身受重伤,接下来必定需要时间休养,短期内无法上前线厮杀。

一切都很完美。

但——

柳平看了一眼虚空。

“”

“”

“”

“……”

快了。

追踪者就要来了。

可是,为什么要追踪自己?

柳平默默思索着。

那名修行者在一旁挥手握诀,控制着一具具尸体落在棺木之中,然后盖上棺,送入泥土之中缓缓沉没。

“这里葬了多少道友?”柳平随口问道。

“你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我们人族的墓葬之地。”那修行者道。

柳平放眼望去。

黑夜中,他只看见大地上密密麻麻的排列着墓碑,一直延伸到无尽的黑暗深处,无有尽头。

一个荒谬的念头从心底生出来:

——整个世界都被用来埋葬尸体,除了这件事外,世界已经没有其他作用。

一阵脚步声传来。

“师叔!”那修行者喊道。

来的人做道士打扮,年纪约莫四十多岁,身上的灵力波动看不透。

——以自己的经验估摸,此人至少是金丹境。

这是追踪者吗?

柳平望向虚空。

“”

“”

“”

——还没来。

应该不是这人。

“见过大人。”

柳平勉强抱拳道。

“不必多礼,快躺下,你虽然捡回一条命,但伤势还未全好。”中年道士说道。

他又问:“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柳平想了想,说:“在下想先了解一下情况,再看该怎么办。”

中年道士忽然目光一凝。

柳平注意到了对方的神情,问道:“大人,你可有什么建议?”

道士很快做出了决断,朝那修行者招手道:

“上官有事吩咐你我,我们即刻动身前去拜见。”

“是。”那修行者道。

道士又望向柳平,温声道:“我会把你的事情禀报上去,估计很快就有相应的安排,你且在此耐心等待,多多注意安全。”

“是,大人。”柳平道。

两人冲他点了点头,朝数百丈之外的营地角落掠去。

——那个角落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型传送法阵。

两人站上去,传送阵顿时开始运转。

很快,伴随着几道灵光闪过,两人从柳平眼中消失。

他们走了。

柳平重新躺回担架上。

四下寂静。

从此刻开始,这一处负责墓葬的营地之中,只剩下了柳平一个活人。

他望向虚空。

“”

“”

“”

“”

“追踪者已至。”

小字闪了闪,迅速没入虚无之中。

柳平心头猛的浮现出一股不安的情绪。

这是灵觉。

灵觉在提醒着他,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沙……沙……沙……

一阵脚步声响起。

柳平寒毛皆竖,蓦然转头望去。

只见一名魁梧的修行者掀开帘子,从营房之中走了出来。

是那名武道修行者。

他一面打量四周,一面骂骂咧咧道:

“竟然是这种地方?那些负责治疗的家伙真是不负责,我明明是昏迷了过去,怎么就被丢到乱葬之地来了?”

两人目光对上。

“道友,你也是被丢到这里来的?”武道修行者问。

“正是如此,我明明还活着,居然被带到了这种地方,真是晦气!”柳平摊手说道。

武道修行者听了,脸上反倒多了些许笑意,问道:

“怎么没有其他人?这里负责墓葬的道友呢?”

柳平仰躺在担架上,哼哼道:“拜见上峰去了,好像有什么急事。”

武道修行者望向那一具具棺材,又看了看那些遗体,郁郁的道:“看来我们只好在这里干等。”

趁这时,柳平很自然的扫了对方一眼。

对方浑身上下呈现出比自己强上数筹的灵力波动。

这是筑基期。

筑基期的修行者战斗起来,已经可以连贯施法和出招,而炼气期修行者灵力匮乏,往往只能施放出一两招术法,便后续乏力。

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武道修行者胳膊上的鲜血已经擦干净,显露出一片狰狞的蛇形刺青。

刺青……

柳平默默收回目光。

刚才在营帐之中,自己亲眼看到这个人已经断了气。

这个人死了。

他明明已经死了啊!

柳平露出笑容道:“别急,那位负责墓葬的大人约莫是金丹境,来去很快,估计很快就会回来。”

武道修行者神情微顿,仰头望向天空。

深黑的夜幕笼罩天空,一片蒙昧。

四周幽静无声。

营房附近的平地上,整整齐齐的摆着尸体和棺木,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金丹修士很快会回来……

武道修行者犹豫片刻,叹气道:“也只能如此了。”

他在柳平身边坐下来。

最新章节
同类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