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诡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城会玩

我好奇跟上去,小姑子却叫住了我,“小屁孩儿,昨天晚上你到底看见什么了?”

“一个孩子,”我形容了一下,昨天晚上我所遇见的,高瘦女人的脸格外难看,冲口说道,“如果不是因为那女人不检点,怎么会带这种东西回来?”

“什么意思?”

“哎呀你不知道,那女人是我哥在外面认识的,据说还是个大学生呢,在认识我哥之前,谈过男朋友了,还流过产,我早就跟我哥说了,这种女人不能要,我哥是个死心眼儿的,我早就说会出事吧……”

小姑子说起这些的时候,眼里都是玩味的笑,甚至十分兴奋。

我哭笑不得,这小姑子对自己哥哥的家事还真感兴趣,不过她这番话里面信息量略大,但只能证明她哥哥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我更好奇老妈到底跟那老太太说什么。

不过有这小姑子在,估计我是打听不到消息了,我转头盯着小姑子问,“后院的那些纸人,你们是打算做什么的?”

“我还要做饭,先不跟你说了。”我一提到这个,小姑子的脸上便露出了浅浅的笑容,看上去有些腼腆,转头便走。

我又回到了那个小屋子当中,孕妇的脸色依旧不好,我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能告诉我,院子里面那些纸人是干什么的吗?”

女子不说话,就像是我之前在医院里面遇见她的一样,依旧阴恻恻的,那笑容让人慎得慌。我压抑的很,她不跟我说话我就手足无措,最终还是沉默。

“魔鬼,他们都是魔鬼,”女子突然抬起头,一脸的阴狠,吓得我倒退一步。

我听到外面传来捶墙的声音,一时间疑惑,加上再也不敢在这鬼地方呆,便转身就跑,我总觉得女人的视线始终都没有离开过我,灼烧得我背脊很疼。

外面多了一堆的施工队,这些人把之前我住着的新房围了起来,并且用锤子不停的敲打着,很快,那新房便满目疮痍,老太太站在旁边,很是欣慰的看着,像是格外满意的模样。

一面墙轰然倒塌,那面墙里面,却露出了很多黄纸,就是平常在瘦一点,可以看到的那种纸钱,除此之外,墙壁里面也有一个通体漆黑的娃娃,木头做的。

老太太看见这个脸色就变了。

每一面墙里面,都有一个通体漆黑的娃娃。

老太太抱着那些娃娃,就在村口彪悍的骂了一下午,没有一句重复的。

我一头雾水,看着老妈问,“你既然一开始,就知道房间有问题,为何不让老太太直接推了房子?”

老妈跟看白痴一样看了我一眼,“你脑袋有坑吗?我直接说人家会相信?”

“那后面的纸人是做什么的?”我很好奇。

“说起来,这老太太也是自作孽不可活,我倒一点都不同情她,”老妈无所谓的说道,“他们家本来就是卖纸人的,你所见到的也未必是真的。”

第一句话我懂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

墙壁倒塌之时,却有人高喊,“着火了,着火了。”

所有人朝着着火的方向看去,就是孕妇住着的小房子。

我暗骂一声,连忙朝着房子的方向走去,却只见一片汪洋火海火海,当中有个人影,不停的舞动着自己的双手,但是我却没有冲进去救人,因为那人身上露出了竹签儿,她身上的材料迅速的燃烧,扬起了一把飞灰,那个看上去纤弱无比的女人,居然是个纸人。

“这老太太的儿子一直找不到老婆,又对外面某个女人念念不已,但那个女人很不合老太太的胃口,于是老太太做了一个决定,做了一个跟外面的女人差不多的纸人,用特殊的咒术,让纸人在正常人面前显露出人的模样。”老妈在一旁淡淡的说道,语气沉稳的,就像是在讲一个毫不相关的故事。

我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可这怎么可能!纸人怎么可能生孩子?”

“纸人是不可能生孩子,倘若那姑娘的精魂都在这纸人身上呢?”老妈冷笑一声,“老太太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却也只是个半桶水,房子墙壁上的木偶本来就是这老太太自己准备的,可若这木偶是白色的,身上系着红带子,墙壁里面涂满了椒,说实话,这个术还真能让那纸人怀上孩子,但很可惜的是,有人破了这个术,大概是看不下去吧。”

老太太在村口骂了一个晚上,村子里的人不敢靠近,风言风语很快就流露了出来,老太太的儿子杀回来,和老太太大吵一架。

老妈带着我,很快便离开这个村子,我一脸疑惑,“既然那老太太自作孽不可活,为何你要告诉她,墙壁被人做了手脚呢?”

“上天有好生之德。”老妈又是拿这句话来搪塞我,“不管什么样的生命,都有活着的理由。”

第二天下午,客流量爆满,老妈本来就是本市最厉害的妇产科圣手,尤其擅长不孕不育,平常找她看病的排起队来,能绕医院三圈,更何况她请假一天,堆积起来的病人,简直要把妇产科给埋了。

所以回去之后,我理所当然的被老妈抓了壮丁,帮助检查妇科。

我一助产师,居然还要检查妇科?

尽管我百般不乐意,可还是坚守在岗位上,下午送来一个姑娘,哭得那叫一个凄惨,小腹肿胀,路都站不稳。

开始那姑娘发现我是个男人,百般不愿意,支支吾吾老半天,都不肯说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最后我大手一挥,叫她出去等着,那女人才说,她的身体里藏了一只灯泡。

城会玩儿啊,我早听说有些女人喜欢在自己身体里塞苦瓜黄瓜之类,之前我们也接过断裂一半的黄瓜在体内的情形,但我真没想到,还真有人在自己身体里面塞乱七八糟的,我挥了挥手,叫那姑娘做检查,紧接着就只能做手术,把那玩意儿弄出来了。

这算是比较奇葩的,所以我印象深刻。我觉得这事儿都可以卖给狗仔队了,说不定还能从中赚取一笔金钱。我本以为这事跟我没什么关系,但其实有些事情一早就开始做了铺垫,只是我们那时谁都没有想到,这里面有什么联系罢了。

如果您觉得《诡医》小说很精彩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s://m.ygxs.org/x/84320.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