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偶意向調查表

擇偶意向調查表
書名:擇偶意向調查表
類別:科幻小說
狀態:連載中
作者:多梨
更新:2024-04-25 07:35:52

線上閱讀

簡介

擇偶意向調查表全文免費閱讀,最新擇偶意向調查表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擇偶意向調查表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非常好看,「大約是個短篇(……?)長度不確定,戀愛為主,劇情少量。」 「請下拉看排雷,慎入!」 艾薇結婚了。 和一個從未見過面的男性。 兩人的結合屬於意外——為應付調查人員,艾薇敷衍地填寫了那份擇偶意向調查表,甚至提出很多現實中不可能存在的苛刻高要求—— 身高精確到釐米,體重精準到克,固定的頭髮長度和髮色,瞳色,胸圍,腰圍,臀圍,高到離譜的薪資,穩定到非人的性格,肌肉含量,BMI…… 以及…… 誰知真會有人完美符合; 誰知她也會完美符合對方填寫的擇偶意向。 作為史無前例的配對者,這一例子被當作新聞大肆報道。雙方父母相談甚歡,艾薇甚至沒有來得及見到對方,就稀裡糊塗地訂下婚約。 因對方作為某保密專案的將領,正在執行某項特殊任務。 逃避現實的艾薇沒有看照片,對他唯一的印象,僅有醉醺醺的新婚當夜,那一雙有力卻剋制的手。 婚後,艾薇繼續進修,成功透過體能檢測,正式加入探險隊。 考慮到未來發展和個人情感,她決定結束這倉促婚姻,給陌生的丈夫傳送了離婚協議書。 對方沒有回覆。 訓練營中。 負責探險隊特訓的訓練官高大,沉默寡言,完全是艾薇的菜。 在朋友的慫恿下,艾薇硬著頭皮,在訓練結束後找他要聯絡方式。 他怔了怔,仍舊將號碼告訴她。 艾薇低頭輸入,驚異:“好熟悉,我好像在哪裡見到過。” “嗯,”他沉沉地說,“上週你剛給我發了離婚協議。” 「備註:背景設定是未來的地球,設定人類大聯合,其中一切制度都是架空,當軟科幻或者星際或者未來城市看都可以,所有都無原型,完全不對映現實,為抒發個人愛好及緩解壓力之作,請勿發散思維」 「不清楚作者風格的,可以看看專欄任意完結文章的完結評分or評論,總之就是蠻怪的,不是特別正經,好這一口的應該會喜歡,但不好這口的會覺得很雷、無法接受」 「沒有存稿!!!!!大綱簡略!!!放飛自我寫的戀愛餅啊啊啊啊啊!!!」

諸神黃昏,我的天賦無上限林天浩周小胖 陸仁
華九難 大愛魔尊,我的女弟子全是病嬌
陳揚 夏若雪 喬梁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負責探險隊的訓練官長相很符合艾薇的胃口,用朋友調侃的話來說,就是“你標準的菜”。

他有濃密的、微微卷曲的黑髮,和同樣深黑的眼睛,身材高大,沉默寡言,在上課時,很少說與課程無關的話語。

即使開口,也多是——

“你的力量爆發看起來就像縮在媽媽翅膀下躲雨的小雞崽。”

“這樣不標準的姿勢是在致敬維納斯麼?”

“以目前的訓練進度來看,我作為老師只能給你一條建議——現在去申請退課還來得及。”

諸如此類冷漠到近乎惡毒的話語。

艾薇很早便注意到他的銘牌,就在黑色作戰軍服胸口。

銘牌的材質代表著地位的高低,譬如艾薇她們,只能佩戴黃銅,而這位神秘空降的訓練官,銘牌的材質是乾淨無暇的白金。

那枚小小的白色銘牌上,除了刻印著代表愛的鳶尾花外,還有他的名字,洛林。

不過她沒有機會當面稱讚他的名字很好聽。

在第一日上課時,洛林就嚴厲強調稱謂問題,受訓期間,無論是否在課堂上,所有人都必須要稱呼他為“老師”,即使這只是很快就會結束的一場新人集訓。

鳶尾花開得熱烈,而他正如那鑄造銘牌的金屬材質,冰冷,一絲不苟,毫無人情味。

關於遲遲不敢和對方講話這件事,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艾薇已經結婚了。

和一個從未見過面的男性。

兩人的結合屬於意外。

在人工智慧機器人高效運營的今天,機器和程式碼大大降低了人力成本,同時也導致大量普通人失業。規模化的失業和定製化虛擬機器械戀人的出現,輕而易舉便能獲得愉悅的感情體驗,更是令“戀愛”二字變成生存需求之外的奢侈品。

為應對人類急轉而下的結婚率和出生率,經聯合政府一致決定,正式出臺了一系列的促進配偶政策。

民政事務局亦聘請多位戀愛心理學專家,開設免費的戀愛課程,並實施多項措施,包括並不僅限於定期舉辦聯誼會,研發官,並要求每一個適齡的單身人員填寫擇偶意向調查表——為提高效率、避免不必要的衝突,只有百分百吻合對方條件的兩人,才會獲得彼此的聯絡方式。

畢竟,在每人只需付一千元便能定製百分百順從、百分百屬於自己的虛擬機器械戀人的現象出現後,絕大部分人類不想去遷就另一個性格不合的人類。

這種接近於“定製化”的擇偶意向調查表的推廣力度最大,但凡有人類身份ID的成年人,只要未婚、未和人交往,都需填寫;當然,考慮到倫理道德和優生優育的角度,除非有特殊要求,否則,優先匹配十歲年齡差之內的合適物件。

為應付調查人員,艾薇敷衍地填寫了那份擇偶意向調查表,甚至提出很多現實中幾乎不存在的苛刻要求——

身高精確到釐米,體重精準到克,固定的頭髮長度和髮色,瞳色,胸圍,腰圍,臀圍,長度,闊度,高到離譜的薪資,穩定到非人的性格,肌肉含量,BMI……

她甚至還惡作劇地添加了一項,要求對方在幼稚園時期必須拿到過兩次長跑冠軍。

「注:是兩次,不能多,也不能少,必須剛好兩次」

天知道,哪裡的鬼幼稚園會安排長跑比賽。

填寫的時候,艾薇已經能想象得到它的下場——孤孤單單地躺在資料庫中的角落中,作為一條永遠不會被成功匹配的資料,安靜地存在到這個星球爆炸、世界毀滅。

誰知道,次日清晨,她便收到了「匹配成功」的通知。

誰知真會有人完美符合;

誰知她也會完美符合對方填寫的擇偶意向。

作為史無前例的完美配對者,這一例子被當作新聞大肆報道。雙方父母相談甚歡,艾薇甚至沒有來得及見到對方,就稀裡糊塗地訂下婚約。

只因對方作為保密專案的將領,正在執行某項特殊任務。

她想,一定是哪裡出問題了。

艾薇嘗試和對方交流,成功獲得對方一封措辭簡潔的書信。

內容簡短,寥寥幾行,刻板到他比虛擬戀人更像一個人工智慧。

「很高興能同你結為夫妻,希望我們能夠友好相處。」

在提倡無紙化和網路高度發展的現在,南極和北極的兩人交流只需一秒鐘,而他卻用了兩天時間,從部隊中為她寄出這一副手寫信。

還用了鋼筆,墨水是夜幕一樣的深藍。

艾薇上次見到鋼筆還是在小學組織參觀的博物館。

對方可能是個古板又執拗的老人。

這封措辭猶如機器人的信讓她不敢再看附寄的詳細資料。

艾薇感情向來淡漠,順勢就此同父母達成交易。

願意使用自己的婚姻作為交換,和這個父母都很滿意的男人結婚,從而取得能自由決定下半生的機會——指父母不再幹涉她申請加入聯合政府官方探險隊這件事。

成為探險隊的正式隊長,始終是艾薇的夢想。

探險過程中可能發生的種種意外,及極高的死亡率,則成為父母極力阻止艾薇的原因。

當初的艾薇同父母談了很久,最終還是不甘心地選擇生物科學類的專業,偶爾暢想一下探險的愉悅。

與能自由探險相比,僅僅是聯姻的婚約,似乎也沒有那麼難以忍受。

在同對方正式成為夫妻的那一晚前,艾薇的確這麼想。

新婚當夜,艾薇喝醉了,醉的很嚴重,只記得對方有一雙有力卻剋制的手。

他不是老人,資料記載,比她年長九歲,是可以忍受的一個年齡差距。

這一天大約沒有發生過分的事情,艾薇想,她身上沒有可疑的痕跡;對方也有良好的自我約束能力,不會冒犯一位醉酒的女士,這樣很好。

艾薇終於心有餘悸地回想自己當初填下的可怕闊度和長度,一邊慶幸這些調查表都是隱私上傳,對所有人保密,一邊又憂心忡忡地想這大約真的會死人。

她從這個時刻開始正式考慮離婚。

婚後,艾薇繼續進修,半年後便成功透過體能檢測,正式加入官方組織的探險隊。

父母也終於勉強接受了這一點。

與此同時,考慮到未來發展和個人情感,她決定結束這倉促婚姻,給陌生的丈夫傳送了離婚協議書。

艾薇設身處地地想,對方大約也是被強迫的,否則不會如此冷淡。

婚後的半年,兩人沒有見過一次面,亦不曾通訊,如此明顯、直白的暗示,所有的正常人都應該能理解是什麼意思。

因此,在這份離婚協議書上,艾薇也使用了極為正式的措辭,冷靜地稱呼對方為尊敬的赫克託先生。

尊敬的赫克託先生,

您好!

鑑於婚後長時間分居的現狀,我認為我們的婚姻關係已經名存實亡。

所以我在此,向您詢問一下,您是否有意向同我辦理離婚手續?我即將隨探險隊進行第一次長途探險,所以想要在那之間,同您進行婚姻的正式分離。

盼回覆。

探險隊預備成員、目前還是您的伴侶、同樣值得您去尊敬的,

艾薇女士

電子郵件發出去。

一天,兩天。

一週。

對方沒有回覆。

艾薇始終耐心地等著,但她的朋友們,已經篤定了這場聯姻會就此離散,歡呼雀躍地要替她準備單身派對進行提前慶祝。

有大膽的,主動慫恿艾薇去索要訓練官洛林的聯絡方式。

“課程已經結束,就算被拒絕也沒什麼,反正之後再也見不到了嘛。”

“以後再也見不到了”這一點很關鍵,艾薇在恢復單身後,可以繼續再追尋愛情,對方未必是洛林,但洛林可以成為待選目標之一——

好啦,艾薇想,洛林絕對不會給她私人聯絡方式的。

在上課的時候,除卻必要,他幾乎不對她說話;

好幾次,艾薇看他,對方都目不斜視,偶爾視線接觸,他也會冷靜地移開,似乎在避開一個危險至極的東西。

艾薇甚至沒有見過洛林的笑容,他不僅在言語上吝嗇,笑容上亦是如此。

當洛林被她的朋友們成功攔下後,這些女孩子都笑鬧著四下散開了,只剩下艾薇尷尬地站著,她並不具備搭訕的經驗,現在被搭訕的物件還是她的老師。

洛林今天依舊在穿訓練營為他們配備的黑色作戰服,沒有學生看過他穿常服的樣子,更無從揣測他的品味。

他的語氣和平時上課一樣:“艾薇同學,有事嗎?”

艾薇硬著頭皮:“……我想要您的私人聯絡方式,請問方便嗎?”

她看到洛林的臉上罕見地浮現出錯愕。

真不容易,撲克臉也會有人類的表情,他是第一次被學生攔下要聯絡方式嗎?

兩秒鐘,洛林冷靜地說出一串號碼。

艾薇低頭輸入,驚異:“好熟悉,我好像在哪裡見到過。”

“嗯,”他沉沉地說,“上週你剛給我發了離婚協議。”

艾薇:“……”

許久的僵硬之後,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

她乾巴巴地開口:“可是,我丈夫的名字是赫克託。”

“是的,”洛林說,“洛林·赫克託,我簽在結婚申請上的名字。”

他頓一頓,微微俯低身體。

那種上課時被批評姿勢錯誤的壓抑感又來了,艾薇站在原地。

她想,這大約是她前半生最標準的一次軍姿了。

洛林垂眼看她,問:“所以,你從未看過我們的結婚申請書,是嗎?”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