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夜传

蓝夜传
书名:蓝夜传
类别:武侠仙侠
状态:连载中
作者:烧丹
更新:2021-10-20 03:23:17

在线阅读

简介

蓝夜传最新章节,最新蓝夜传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蓝夜传全文免费阅读全集非常好看,因一部可修身成神的圣典,全宗被灭。为报仇雪恨,蓝夜忍辱负重,一路披荆斩棘,历尽九死一生,只为寻得神兽传承。 发小死于眼前,蓝夜怒弑皇族。为救天下苍生,力抗域外入侵者。待得天下安定,却发现更严峻的挑战在等着他。 。。。。。

白相公与许娘子(人蛇) 程天源 王云飞
章节目录
精彩节选

天澜大陆东部,青云宗。

寅时初,秋意浓。

青云山如同一只巨兽匍匐于夜色之中,隐隐略现高低起伏的轮廓。

黎明前的黑暗,寂静得有些诡异!

山脚处,南门亭中灯火摇曳闪烁,似乎在躲避着这阵阵恼人的秋风。

“还不来换班,累死我了!”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弟子仰天打了个呵欠,随即缩回脖子,紧了紧衣领,忿然道:“真特么冷!”

“唉,你刚来不久,还不习惯,以后日子久了就习惯了!”另一个胖得像个皮球的弟子瞥了他一眼,有气无力的道:“如果你能成为内门弟子的话,就不用这么惨了,守门这破事儿本就是我们这些外门弟子份内之事!”

“擦,总有一天老子要成为内门弟子,再也不干这看门的破事了!”黑袍弟子狠狠骂了一句。

胖弟子冷笑道:“就你?你还是先把门看好再说吧,瞧你那德性,哈哈……”

“唰!”一道剑光闪过。胖弟子笑声嘎然而止。因为他的头颅已经滚落到了地上,嘴巴还保持着笑的状态。

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是笑死的!

“谁……”黑袍弟子惊得差点跳起来。

“唰!”剑光再次闪过,“嘭”的一声,头颅再次滚落。

一道白色身影浮现在小亭内,手里的三尺长剑散发着青幽幽的光芒,剑身竟无半点血迹。

“出来吧!”白色身影并未转身,沉声道。

“唰唰唰……”十一道身影出现在白色身影后面。

一紫衣男子径直走进小亭内,四周观察一会后,伸手拍向一根亭柱中部。“啪”的一声,石柱打开一个小口。紫衣男子从中取出一块灵石。手掌紫光闪现,灵石顷刻间变成一堆细沙。

紫衣男子拍了拍手,一语不发,径直回到人群中。

白衣男子道:“李宗主,另外两个门亭的阵眼有没有破除掉?”

被唤作李宗主的黑衣男子躬身道:“回柳宗主,其余两个门亭的阵眼均已被老夫破除!”

白衣男子脸色凝重道:“此次突袭青云宗事关重大,我们已准备一年有余,务必一击必杀!”

“柳宗主放心吧,这次定将青云宗从天澜大陆上除名!”黑衣男子冷笑道。

“剿灭青云宗只是第一步,此行的最终目的是《五行诛仙圣典》。”白衣男子沉声道。

“据说这《五行诛仙圣典》乃是天澜大陆第一功法宝典,谁能得到它,就可以飞升成神。千万年来从来无人知晓,现在听说出现在青云宗,希望消息不会有误哟!”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来。

白衣男子微笑道:“刘宗主尽管放心,消息肯定不会有误!”随即话锋一转:“各位,青云宗外围阵眼已除,时间紧迫,我们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时辰一过,他们就会发觉,请各位宗主带领门下弟子按原计划进行。切记,千万不要使用神识探查,出发!”

白衣男子说完,身形一晃,早已消失在原地。

余下各人皆撕碎传讯符通知各自门下弟子,片刻后,一群人影自远处疾驰而来,约莫三千人。

待众人到齐后,被唤作李宗主的黑衣男子沉声道:“各位,人既已到齐,第一组进攻西峰,第二组进攻南峰,第三组进攻北峰,一个时辰内在广场集合。出发!”,说完带头向青云山深处驰去……

青云山主峰,青云大殿。

此时殿内灯火通明,殿内中央闪耀着一团紫色光幕,光幕中盘坐着一锦衣中年男子,双眼紧闭,双手各握着一块闪着紫光的高级灵石,四周散落着许多灵石,这些灵石已成黑色,显然已被人吸收完灵力,变成了一块块普通的石头。

此人正是青云宗宗主蓝宇兴。他正在冲击玄灵师境界,已经持续三天三夜了,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只见他头上白气腾腾,汗水沿着他坚毅的脸庞滴落在胸前。

冲击玄灵师凶险万分,稍有不慎就会爆体而亡。整个天澜大陆上控灵师已是大能般的存在了,而玄灵师更是可以称为传说中的神了。有多少人终其一生也不见得遇到一个玄灵师。

玄灵师可以调动天地之灵力,挥手间可开天劈地,翻江倒海,甚是恐怖。

蓝宇兴四周盘腿坐着一百位宗门核心弟子,错落有致。每人手里均握着两块中级灵石,催动着青云伏魔阵,为宗主护法。

最外围盘坐着宗门五大长老。五人均闭着眼,纹丝不动。

青云大殿二十里外的西峰。山上一片漆黑,只有呼呼的风声。

从山脚到山顶共有一百多间石室,供弟子们平时休息。山脚下一间石室至少住十名弟子。实力越强,住的地方就越高。能住山顶的弟子都是宗门核心弟子,现在都聚集在宗门大殿之中为宗主护法。

半山腰上,几个黑影窜进一间石室。室内有五名青云宗弟子正在熟睡。

几个黑影一人一个,一齐出手朝熟睡中的青云宗弟子头上拍去。只见这几名弟子头一歪,哼都没哼一声就直接归西。

“咣!”一声响。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脆。黑影瞬间静止不动,其中一个黑影立马闪出室外,见四周依然一片安静,并未惊醒其他人,才长出了一口气。

“特么的,怎么搞的?”黑影闪回,对着其他几人低吼道。

“靠,谁洗脚盆特么乱放的。”其中一个黑影回应道。

“小心点,坏了大事有你们好看!走,下一间!”

……

严仲蹲在茅厕中,双手托腮,冷风反复抽打着他的P股。此刻的他心里万分懊恼:“擦了,真不该听王师弟的话,偷吃大长老园里的草药,还说会提升境界,结果搞得我这几天肚子不舒服,人都拉虚脱了。唉,这家伙害人不浅呀。”

正当他心中千百遍的问候王师弟及其家人时,忽听得一声“咣”,随后又听到有人小声的说话。

严仲心里纳闷:“难道王师弟也吃坏肚子了?”心里这样想着,就稍微直起了身子,透过茅厕小窗向外望去。

茅厕离他休息的石室约有二十丈远。严仲是高阶聚灵师,听力视力都比一般弟子灵敏得多,算得上宗门内中层弟子。

虽然夜色很黑,但他依然能看到几个模糊的身影从他休息的石室里出来。

“什么情况?难道师弟们都吃坏肚子了,集体来蹲坑?”严仲寻思着。

“哎,不对呀?出来的怎么是五个人?我们总共才五人,现在我在这里,就算全出来,也只能是四个人呀?”想到这里,严仲吓得一声冷汗:“莫不是出事了?”

几个黑影出了门,向另一间石室猫去。

最后一个黑影无意间向严仲所在的茅厕瞄了一眼。随即停下脚步,拉住了走在前面一个身影,低声道:“哎,师兄,那边有两间屋子,要不要过去看下?”

前面的黑影也停下脚步,道:“走,过去看看。”

严仲吓得大气不敢出,双手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身子不自觉得往黑暗处挪了挪。

两个黑影一前一后很快来到严仲旁边的一间茅厕前。前面黑影伸手轻轻撩起门帘子,刚踏进一步,连忙向后跃开。后面黑影还在往前靠呢,哪想到前面黑影会突然向后跃出,自己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被前面的黑影撞得一P股坐在地上。

“什么情况?”坐地上的黑影顾不得疼,立马跃起身,摆出戒备姿势。

“没什么。”前面的黑影转过身,低声道:“是个茅厕,真特么臭。”

“额……,那还要进去看下么?”

“看个P,这个点谁特么跑这里来?”

“也对哦!”

“走,赶紧下一间。”

眼看着两人走远。严仲仍是不敢松一口气。眼睛死死盯着窗外,生怕他们去而复返。

过了约莫一柱香功夫,见仍未有动静,严仲这才长吐了一口气,伸手抹了抹脸,汗水已不知不觉中布满了他那张紧张得有些变形的脸庞。

他摸了摸已经发麻的双腿,一阵冷风从门帘外吹进来,P股传来一阵凉意。“靠,赶紧通知宗主,有大事发生!”严仲主意已定,提起裤子,向石室冲去。

“都死了?”严仲逐个检查了屋中的几位师弟,早已没有了生机。心里再次震惊:“一个活口都不留,真的出大事了!”

来不及多想,他伸手从枕头下摸出传讯符,随手撕碎……

青云宗大殿前巨大的广场上陆续出现多个人影。半晌之后,广场上已聚集了三千多人,黑压压的一片,都默不做声的站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一道白色身影审视了一番,转身对旁边的黑衣人道:“李宗主,各组人都到齐了吗?”

黑衣人道:“回柳宗主,三组人都到齐了。”

白色身影点了点头:“嗯,好!事情都办妥了吧?有没有人员损失?”

“都办妥了,没有人员损失。”黑衣人道。

“好。眼前就是青云宗大殿了,现在我们就攻进去,现在算来,蓝宇兴怕是马上就要突破了,最好赶在他突破之前解决掉他,省得麻烦。”

“得令!”

一行人随着白色身影悄然向青云宗大殿逼近……

蓝宇兴衣衫已被汗水湿透。头上白气更加浓郁。

大长老钱之良睁眼看了看,向二长老李纯传音道:“快了,宗主马上就要突破至玄灵师境界了。”

李纯回应道:“嗯,宗主终于要成为玄灵师了,我们宗已千年未出玄灵师了。”

“铛——!”殿内示警石发出一声巨响。

宗主蓝宇兴并未受到任何影响,仍然在努力冲击境界。

一百名核心弟子睁开眼看到宗主如此,也都闭上眼睛继续护法。

几位长老互视了一眼,大长老钱之良点了点头,豁然起身,飘向大门处。其余几位长老重新闭上眼睛,不再理会。

行至距离青云宗大殿二十丈处,白色身影挥手示意停止前进。

白色身影看着其余十一位宗主,沉声道:“各位宗主,大家对各自的对手信息都有数吧?”

十一位宗主拱了拱手,算是回答。

白色身影挼了挼胡子,道:“等下由我一人对付蓝宇兴,余下的人还请各位宗主齐心协力拿下。”

轰隆隆……

大殿大门缓缓打开。一条身影从大殿内闪出,两个呼息间,已移出十五丈,距白色身影一行人仅五丈远。

“何方贵客光临本宗,请报上名号!”大长老钱之良朗声道,声音瞬间转出老远,在山谷中回荡不绝。白色身影一行人中有不少人被震得用手捂住了耳朵,显得十分难受。

白色身影愣了一下,下一秒就恢复常态。双手抱拳,暗运灵力,大声笑道:“哈哈哈,凌霄殿柳玄白携十一大宗门宗主见过青云宗大长老。大长老别来无恙!”

话音一出,立马抵消了钱之良的音波攻击。

“哈哈哈,原来是凌霄殿柳宗主,大驾光临鄙宗,有失远迎,请柳宗主恕罪!”钱之良面无笑意,脸色微微发白,道:“只是这天还没亮,钱某亦未收到贵宗来访的消息,大家这么劳师动众的,总不会是来我们青云宗游山玩水的吧?”

“钱老儿,别在这里阴阳怪气了,我们为什么来这里,你还不知道?”黑衣人李浪指着钱之良大声道。

“哟,我道是谁,原来是赤水宗李宗主,你不在北域掘冰捕鱼,跑到我们东域来干嘛呢?”钱之良没好气的道。

“大难临头,你还逞口舌之利,等下有你们好看的,哼!”李浪气得脸色发白。

“哦,大难临头?什么大难临头?还请李宗主明示。”钱之良抱拳道。

李浪正要答话,柳玄白挥了挥手,李浪只得将话憋回肚子,狠狠瞪了瞪钱之良。

“钱长老,事到如今,柳某就实话实说吧。”柳玄白叹了口气。

“哦,钱某愿闻其详!”

“你们青云宗一年前开始四处掳掠童男童女,利用童男童女精血修炼邪功,现已有上万名童男童女命丧你们手中,大陆上人心惶惶。我等奉天澜皇室之命,前来剿灭你们。还请钱长老速速通报蓝宗主,不要让我等为难!”柳玄白正声道。

“哦?说我们青云宗修炼邪功,可有证据?总不能随口一说吧?”钱之良道。

“当然有,我们十二宗门奉皇命明查暗访多日,曾在现场发现你们宗门令牌,而且半月前我们现场逮住一人,此人称是你们青云宗门下弟子,正是你们宗在修炼邪功。”柳玄白一字一句道。

“宗门令牌谁都可以伪造,并不能说明什么。而那个所谓的门下弟子在哪呢?能不能当面对质?”钱之良不为所动。

“呵,钱长老倒是心思缜密。不错,令牌可以伪造,但令牌上的灵力气息总没办法伪造吧?那是你们青云宗独有的手法。另外,被捕的那个人现在正在皇家狱牢,怕是没办法带过来当面对质了,若真想对质,那就请钱长老一行到皇家狱牢里对质,如何?”柳玄白笑道。

“你……”钱之良为之气结。

“何人在此喧哗!”门内传出中一声暴喝,透露着十足的威严。

最新章节
同类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