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緣,紅塵醉

江湖緣,紅塵醉
書名:江湖緣,紅塵醉
類別:歷史軍事
狀態:連載中
作者:夜纖雪
更新:2023-03-08 06:07:28

線上閱讀

簡介

江湖緣,紅塵醉最新章節,最新江湖緣,紅塵醉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江湖緣,紅塵醉全文免費閱讀完結版非常好看,【文案】 女主不算多情,卻絕對的心軟,不忍傷害任何人,惹來眾多情緣,稱得上扯不斷理還亂。 易君苓,一個現代單親家的女孩,因一場意外,穿越時空變成嬰兒,有著一雙異於常人的藍色的雙眸和絕色容顏。 李瑀,衛國的王爺,溫潤如玉。 許寒月,凌宵樓的樓主,個性男兒。 許繁星,皓天盟的三少爺,清澈如水。 慕容絃歌,是她買來的麻煩,隱藏著邪派身份。 顧輕衣,衛國的大才子,有著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江湖風雲變幻,步步驚心,看女主在異時空中,如何化險為夷,仗劍江湖,快意本文是NP文,不喜慎進!人物眾多,覺得無聊的人,也請慎進! 恩仇。 【文案2】 是說過等有了錢,去農村買房子過隱居生活,但也不需要住在山谷裡終年就看到幾個人吧!是很喜歡聽古典音樂,看古文書籍,偶爾為賺錢還去客串一下古裝片裡的群眾演員,但沒說過要穿越時空生活在古代吧!是非常願意在武俠遊戲裡,扮女俠,仗劍江湖,快意恩仇,但沒必要上演真人秀吧!好在有很多金磚金條金豆子和個性各異的帥哥們,安慰一下受傷的心靈!好吧,即來之,則安之,帥哥,金子,來者不拒!多多益善!

諸神黃昏,我的天賦無上限林天浩周小胖 陸仁
華九難 大愛魔尊,我的女弟子全是病嬌
沈浪 陳楓 凌霄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在瀟湘首發!!!!!!!!!!!!!!週末對於每個愛睡覺的上班族來說,都是補覺的大好時機,因此所有人都非常最討厭這個時候有人來打擾自己。可是非常不幸,這世界上就是有這種人,還就喜歡做擾人清夢的事,只聽手機鈴聲震耳欲聾,《菊花臺》的音樂聲響遍整個房間。

易君苓咬牙切齒,閉著眼將頭埋在枕頭下面,做駝鳥狀,聽不見聽不見,我聽不見。鈴聲消失,易君苓有一絲得意的,頭回到枕頭上面,換個姿勢繼續睡覺,躺在床上的感覺就是舒服。

《菊花臺》再次響起,易君苓重複剛才的動作,今天還就不接電話,看你怎麼辦?很好,打電話的人知難而退,房間裡又恢復平靜,堅持就是勝利,這話是誰說的。

迷迷糊糊幾乎又要睡著時,手機再次響徹整個房間,易君苓那個火燒得旺,噴出來可以燒得死人了,這是誰呀,怎麼就這麼不知趣,不知道本姑娘是夜貓子,昨天玩《武俠傳》玩到半夜嗎?嗚嗚嗚,她是真的很後悔昨天臨睡時忘記關機了,現在瞌睡蟲全被趕跑了,只好一邊咒罵一邊翻身起床。

電話是公司的同事兼死黨沈一蘿打來的,“死丫頭,你要不給我個好的理由,凌晨三點鐘讓你起來撒尿。”惡狠狠的按下接聽鍵。

“喂,什麼事?”那語氣實在是差的很,臭得要命。“苓苓,你還記得今天要陪經理去高爾夫球場打球的事嗎?”那邊的人態度非常的好,很友好很溫柔的問道。

易君苓頓時石化了,她真的真的真的不記得這檔子事了,“你不要告訴我,你忘記了。”那邊的聲音足足高了八度,震的君苓差點把手機摔在地上。

“你吼什麼吼,我現在不知道了嗎?我馬上趕過去就是了。”就算沒理,咱氣勢上不能輸人,易君苓立刻吼回去。“你知道了,還不快點馬上趕過來,惹毛了老姑婆,你這個月的獎金是不是不要了,你不要獎金沒關係,可是不要來剝削我。”那邊的也不是省油的燈,吼的度數也不低。

挖了挖耳朵,吞了吞口水,果斷的結束通話電話。易君苓火速衝進廚房,媽媽說過,再趕也不能不吃早餐,身體是本錢。咱是好孩子,媽媽說的話是一定要聽的,按下九陽豆漿機,從小冰箱裡抓出麵包,放進微波爐裡。

趁這空隙,立刻洗漱更衣,運動服呢?運動服在那呢?一邊想一邊用手在衣櫃裡翻來翻去,總算在一堆衣服裡翻出來了。放在鼻子下聞了聞,有一股樟腦丸的味道,哎,總比臭味好一些,認命的穿戴整齊,有一年多沒搞運動了,不知道受不受得了這折騰。

易君苓飛快喝完豆漿,吃了幾片面包,一把抓過包包,剛要拉門出去,等一下,再忙也得看看東西帶齊沒有,免得又要麻煩消防叔叔,鑰匙、錢包都帶了,套上運動鞋。

這該死的電梯停在了二十八樓,易君苓站在電梯口跺腳,為什麼買這小公寓時,自己為什麼不買在二樓呢?為什麼要買十二樓?這電梯實在太難等了,真是鬱悶。

她急她的,這電梯還是按它自己的速度緩慢平穩的下到了十二樓,易君苓衝了進去,裡面就一個老人家。搞什麼飛機,這電梯在十一樓停了下,上來一個男人,十樓再停,上來一個女人,九樓又停,是一對夫妻,八樓又又停,上來一個夾包的男人,這速度比走路也快不了多少,易君苓感覺更鬱悶了。

七樓、六樓、五樓、四樓、三樓,都沒停,易君苓的心情稍微好了點,二樓卻停了,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閃了進來。二樓也坐電梯,你還真怕把你的腳走大了,易君苓腹誹。這香水味太濃,差點被燻死,電梯裡的人紛紛掩鼻,還好一樓很快到了。

才九點鐘的太陽就曬得要死,太陽公公,你也太勤快了,這麼早就出來,曬的人兩眼發黑,易君苓對太陽的意見也很大。站在門口猶豫著,是坐公車去還是打的過去?向左走五分鐘就可以到公車站,然後再轉車,一共花費五元錢,打的的話,就不知道要用多少錢。

《菊花臺》在包裡響起,易君苓不用看就知道是沈一蘿打來的,“別催了,我馬上來。”“你別去坐公車,慢騰騰的趕來,打的過來知道嗎?”真不愧是三年高中,四年大學的死黨,一語就說破了這位小氣姑娘的心事。

易君苓翻白眼,萬般無奈揮車招來計程車,“XX高爾夫球場。”跳進車裡,告訴師傅地方,然後眼睛就盯在計費器上,起步價是十元,好貴。易君苓皺眉,現在這社會賺錢可是非常不容易的,做一個小時的群眾演員才二十塊,到文化宮教小朋友畫畫,一節課才二十五元。平時她是能走路絕不坐車,能坐公交絕不坐計程車,今天真浪費了辛辛苦苦賺來的錢呀。

易君苓心情萬分的沮喪,這奧運會在我們國家開,我是很高興,這全□□動,我也很願意,可是記得這高爾夫不是奧運專案啊!

計費器上的金額從十元跳到二十元,又從二十元跳到三十元了,易君苓感覺自己的心在流血,她一向認為錢要用在刀刃上,沒必要花的錢是堅決不花,如今為了趕去陪那個老姑婆,居然浪費這麼多錢,心痛呀心痛。

易君苓覺的眼睛開始發酸,決定不看計費器了,反正已經這樣了,無法可想,計費器跳到四十九塊八時,總算到了高爾夫館大門前,其實還可以再進去一點,但是“停。”易君苓還是大叫一聲,師傅被嚇了一跳,用力踩住了剎車,易君苓不好意思衝師傅笑了笑,還真怕輪子一滾,自己就要拿百元大鈔出來了。

她是非常心痛的從錢包裡拿出一張五十的鈔票遞給師傅,又留戀的看了一眼那張美麗的綠票票,其實應該要補兩毛錢的,算了,這年頭,那有毛票,自己就別為難師傅了。

五十塊呀!蒙牛綠色心情可以買五十個,肯德基的蛋塔可以買十個,好心痛!易君苓越想越覺得不划算,一邊心痛一邊三步並做兩步,兩步並做一步,衝進了高爾夫球場,碩大的室內高爾夫球場居然擠滿了人,看來這個城市的有錢人還真多,或者說附庸風雅的人很多。

練習區跟休息區是分開的,易君苓站在門四處張望,發現躲在一邊喝冰水的沈一蘿。“小蘿,怎麼就你一個人?她們呢?”“在那邊打球呢。”同事三三兩兩的佔著幾個球道,正在練習著。

“那你怎麼不去?”易君苓在沈一蘿身邊坐下。“我又不會,才不去丟人顯眼,撅起屁股很好看啊。”沈一蘿翻了個白眼給她。“老姑婆又在那呢?”再問。沈一蘿手都懶得舉,用嘴一努,“在那呢。”

易君苓伸了個懶腰,打了一個呵欠,“你昨天打遊戲又打了半夜?電呀,網費就不錢了?你到底是省錢還是在浪費錢。”沈一蘿蹶嘴數落她。

“錢有當花和不當花的,我上班那麼辛苦,還要兼職教小朋友畫畫,偶爾放鬆一下,有什麼關係。”

沈一蘿一臉鄙視的看著她,“拜託,你那是什麼表情?”易君苓皺眉。

“哼,**型的守財奴。”沈一蘿沒法理解易君苓的一些做法。

“我本來就不是守財奴,呵呵,我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一邊說,一邊扭頭看老姑婆打球。

在看清經理身邊那個帥哥模樣的教練後,易君苓諷刺的說,“她是來學打球,還是吃人家教練的豆腐。”沈一蘿呵呵一笑,“人家擺明了是來吊凱子的,你不知道這高爾夫球場全是有錢有閒的白領一族嗎?”

易君苓挑眉,伸出右手食指擺了擺,“你這話說的可不對,她若要吊凱子,幹嘛要把我們這些青春靚麗的姑娘弄來陪著,總不可能為了襯托她老人家的徐娘半老,滿臉皺紋吧。”對於週六被人從床上挖起來,易君苓的意見大的很。

“切,你沒聽說過徐娘半老風韻猶存,或許人家就是來體現她的成熟魅力的,吸引那些缺少母愛的純情少男們呢。”沈一蘿忍住笑一本正經的說。

“切,你別讓我把昨天晚餐吐出來,她那叫成熟魅力?”易君苓扯著嘴,做嘔吐狀。

“那她就是心理變態,希望有觀眾看她的**表演。”沈一蘿惡毒的說。

“我的天啦,你看她半個身子都掛在那個教練的身上了,這豆腐吃的還真是過份。”易君苓很是同情那位帥哥。

沈一蘿呷了口冰水,“你猜她是不是看中了那個教練,我滴個神呀,這老牛吃嫩草也不是這麼吃的吧!”

這一次總算擊在球上了,球擊是擊出了,卻沒入洞,老姑婆做撒嬌狀,那帥哥教練趁放球之機,暫時掙脫了老姑婆的掌握,看著老姑婆撅起大屁股,手僵硬的握住球杆的姿勢,沈一蘿搖頭嘆息“就她那模樣,能把那球打進洞才怪。”

“你剛才不說了,人家是為了吊凱子才來的,說明醉翁之意不在酒,在帥哥,她打不進是正常的,打進了,人家帥哥就有理由閃人了,你都學會了,我去教別人,有多遠走多遠了,那她不是白費了這麼多心思。”易君苓笑著說。

“我們來猜迷遊戲,你說,她吊到凱子的機會與她把球打進洞的機會那個比較大?”沈一蘿扁嘴笑著問易君苓。

“我猜她把球打飛的機會是最大的。”易君苓掩嘴笑。這時突然有東西迎面飛來,等易君苓看清這不明飛行物原來是高爾夫球時,她已經沒辦法躲避了,眼睜睜的看見球重重的擊打在眉心處,一時眼前金光閃閃。

感覺痛,很痛,非常痛,下一刻易君苓被痛暈了過去,當然在她昏倒前最後的想法是,這應該算工傷,可以報帳的吧,住院有補助的吧!小妮子到死都不忘要錢。

“苓苓。”沈一蘿撲過去摟住她,打球的人見出了事,全都圍了上來,這個說,“這球怎麼會飛到休息區來的呢?”那個問,“是誰這麼不小心?”“都昏了過去了,不會腦震盪吧!”

老姑婆不愧為當官的,當機立斷,“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馬上送傷者去醫院。”

救護車很快趕來了,嗚拉拉的將易君苓抬上了車,做為公司的領導,老姑婆當任不讓的與沈一蘿跟著救護車一起去了。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