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魔徒以下犯上

大胆魔徒以下犯上
书名:大胆魔徒以下犯上
类别:现代言情
状态:连载中
作者:以鹅传鹅
更新:2021-11-25 17:30:43

在线阅读

简介

大胆魔徒以下犯上全文免费阅读,最新大胆魔徒以下犯上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大胆魔徒以下犯上全文免费阅读全集非常好看,锦栎仙子一剑刺死深爱自己多年的魔尊焇煴后一举走上仙生巅峰,愧疚之心让她把焇煴的转世收为了徒弟,却不想小徒弟竟然以下犯上……

白相公与许娘子(人蛇) 林雨时 封慕言 陈婷婷
章节目录
精彩节选

清珏山,乃六界钟灵毓秀,灵力充沛之地,立根于此山的仙门清珏派,也是无数修仙人倾心神往之所。

十年前清珏掌门锦栎上仙在街边遇到了一个乞儿,她对这乞儿一见如故,觉得他将来必成大才,便收为了弟子;那乞儿果然天资聪颖,天赋极佳,十年过去,当初的乞儿已然长成了一个翩翩公子。

清珏山。

“恭喜你呀金竹,马上就要成为钟离上仙的弟子,入住云幕阁了。”一个在山门口打扫落叶的女弟子垂丧着脑袋,对身旁另一个名叫金竹的女弟子说道。

金竹笑了笑,道:“小暇,不要灰心,再努力一年,说不定明年你也可以的。”

小暇叹了口气,满脸无奈地说道:“可拉倒吧,咱们清珏派的每位上仙每年都会招收亲传弟子,除了咱们掌门。要进她那揽月阁,简直比登天还难。”

金竹尴尬地笑着,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清珏派每年都有一次弟子间的比试,名曰量才会,清珏派的各个上仙都会观摩这一次比试,并且挑选符合自己要求的弟子做自己的徒弟;而全清珏派就只有锦栎一人从来没有在量才会出现过,想要在量才会中成为她的弟子,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呀。

小暇心不在焉地拿扫帚戳了戳地上已经干枯的枫叶,又道:“金竹,我听说揽月阁和云幕阁经常在一起学习历练,那你是不是可以经常见到慕玹师兄呀?”

听到“慕玹”二字,金竹原本白皙的脸倏然“唰”地一下红了。

金竹含羞带怯地低着头,支支吾吾地说道:“这……我也不太清楚欸……”

“如果是真的的话,那我可就真的太羡慕你了,谁不知道咱们慕玹师兄面若冠玉,剑眉星目,他可真是我见过的长得最英俊的男子了,他简直好看得不像个人……”小暇仰头看着天空花痴地说道,就连扫帚倒了都没意识到。

“咦?我怎么好像看到慕玹师兄了,是我出现幻觉了吗?”

小暇看到不远处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行人御剑朝着这边飞来,为首的白衣少年好像就是慕玹。

下一秒,慕玹一行人便落了地,吓得小暇和金竹连连向后躲避,就仿佛刚才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师兄师姐好!师兄师姐下山辛苦了!”小暇和金竹朝着回山的一行人作着揖,喊道。

慕玹上前一步,一双勾人的凤眸随着笑眯了起来;浓密的眉毛,挺翘的鼻,当年那个灵动的小男孩已经慢慢长开了,从侧面看过去,流畅的下颌线更给这张本有些青涩的少年脸平添了些成年男子的成熟感;素白的广袖长袍上绣着淡蓝的花纹,略宽的白色腰封完美的展现了少年肩宽腰窄腿长的比例。

慕玹薄唇微启,笑道:“你们也辛苦了。”

此时此刻的金竹和小暇感觉头晕乎乎的,脑中的思维被一支无形的箭打得稀碎,她们甚至从慕玹的身上看到了散发出来的金色佛光。

“糟糕……好刺眼……”

金竹和小暇的眼睛不自觉地眯起,嘴巴微张,仿佛下一秒就会有口水流出来一样;二人紧紧的挨在一起,甚至都无法辨别到底是自己的心跳声还是对方的心跳声;待二人反应过来时,慕玹一行人早已走远了。

“真的……太帅了……”

慕玹跟着孟毓一前一后地回到了揽月阁,早听说今日二人回来,锦栎已经等候许久了。

“拜见师尊。”

“免礼。”

锦栎挥了挥手,示意二人坐下。

锦栎问道:“此次下山历练如何,一切都顺利吗?”

慕玹依然笑着回答道:“回师尊,我和师姐一切都好。”

锦栎微微颔首:“嗯。”

“师尊。”慕玹起身朝锦栎作揖,道:“此次回山,还有一件事情要禀告师尊。”

锦栎:“何事?”

慕玹道:“我与师姐路经扬城时,听说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

一天夜里,扬城监狱中抬出来了几具尸体。

这些尸体都是狱中罪大恶极的死刑犯,而他们的死因却十分奇怪;莫名其妙地睡了好几天,然后接连着就没气了。

听闻此事的人都觉得是有邪祟在作祟,扬城人人自危,心中不宁。

扬城位于清珏山下,背靠仙山,街市繁华,人民生活也十分富足,谁也不曾想到,这等怪事,竟然会传到扬城来。

锦栎听完慕玹的描述后,垂眸思忖道:“扬城就在清珏山脚下,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是啊,弟子听后也是感到十分震憾。”慕玹道。

锦栎起身,道:“既然这样,这两日,我们就下山探查一番吧。”

“是。”慕玹道。

锦栎正要离开,一直在旁边不作声的孟毓却叫住了她。

“师尊。”孟毓怯生生地开口。

锦栎转过身,问道:“还有何事?”

“师尊,我们这才刚回来呢……”孟毓扭扭捏捏地说道,看着面上的表情就是不愿意下山的模样。

慕玹起身道:“师姐这一路照顾我们也辛苦了,要不然就我陪师尊一同下山去吧。”

“师弟,你独自一人,师姐怎么好意思呢……”孟毓别过脸,笑着推辞道。

慕玹道:“没事的师姐,你先休息几天吧。”

孟毓堪堪转过头,脸色的小得意却藏不住,我家师弟真是善解人意。

孟毓:“我全听师尊的。”

锦栎看了眼孟毓,冷冰冰地说道:“随你。”

锦栎怎么会不明白,那日她路过江睿的天澜栈,看到江睿的首徒韩彬把一朵芍药别在了少女的发髻上,少女仰起头,似乎在说些什么,然后韩彬就笑了;落日余晖打在二人身上,刺眼又动人。

锦栎向来对这些风月八卦没有兴趣,扫过一眼便离开了,只是少女的背影格外眼熟。后来,锦栎在练剑时发现孟毓身上的一件衣服与那天那个少女穿的衣服十分相似。

锦栎离开后,慕玹和孟毓同去了天澜栈,慕玹是去找江睿师叔练习的,而孟毓嘛……当然是去找好久没见到的韩彬师兄的啦。

现下已是暮春,太阳也不再在云朵里藏着掖着了,天澜栈前是一块开阔的校场,在清珏派内,江睿对待弟子是出了名的严苛,为了防止座下的弟子偷懒,校场里面甚至连一棵树苗都没有,偶尔生长出几株小草,也时常因为地表温度太高,没几天就蔫了。

慕玹的箭术是江睿亲手教的,锦栎说他有这方面的潜力,所以在慕玹才来清珏几个月的时候就把他送到了江睿这里学习箭术。

慕玹的来历,除锦栎之外,江睿和钟离卿是最清楚的两个人了。

起初,江睿以为是因为焇煴善射,所以锦栎为了这一点执念才把慕玹送来学射箭的,可是慢慢的,他发现慕玹性格沉稳冷静,处变不惊,的确是一块学习射箭的材料;再后来,慕玹和天澜栈的弟子一起比试,可是以箭术闻名的天澜栈竟然没有一个弟子能够赢得了他。

当时,江睿对锦栎说:“慕玹不是顽石,是一块璞玉。”

可锦栎却说:“是师兄把顽石雕琢成了璞玉。”

在慕玹十六岁生日那天,江睿亲手赠予了慕玹一把上古神弓,名叫“炑”。

慕玹和孟毓到天澜栈时,江睿正在校场上训练前不久新来的一批弟子,韩彬则在一旁给弟子们射靶子做示范。

“韩彬师兄!”孟毓远远地喊道。

韩彬和江睿同时朝着音源望去,韩彬朝着孟毓挥了挥手,然后跟江睿说了些什么,放下了手里的弓箭,朝着孟毓跑了过来。

慕玹走到江睿身侧,作揖道:“师叔。”

虽然韩彬去谈恋爱让江睿痛心疾首,但是这下来了个更厉害的,江睿心中还是非常高兴的。

江睿拍着慕玹的后背,感觉几天不见,这小子又长高了不少。

江睿道:“阿玹啊,今天刚回来?”

“是的。”慕玹回道。

江睿道:“刚回来也不知道好好休息。”

慕玹笑了笑,道:“每日来师叔这里练箭已经习惯了,我在山下时,可想师叔这里想得紧呢。”

“你小子。”江睿笑道,“现在怎么这么会说话。”

江睿把刚才韩彬放下的弓箭递给了慕玹,然后又朝着那群弟子喊道:“这是揽月阁的慕玹师兄,是我带过的,最好的学生!”

“哇!”校场上立刻起哄。

“真的假的啊!”

“他好帅啊!”

“他就是传说中的慕玹师兄吧?”

“……”

江睿又挥手道:“大家安静,安静!现在让慕玹师兄给大家露一手!”

众弟子:“好!”

慕玹拉开弓弦,往常温和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目光如炬地看着远处红色的靶心。

校场上的所有弟子即刻屏息,整个校场,安静极了。

只听见“唰”地一声,箭已经离了弦,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追着那支箭看去,当他们再次反应过来时,箭已经丝毫不差地插在了靶心上。

“哇!”

校场上立刻响起了欢呼声与掌声,所有人都在惊叹慕玹的箭术竟然如此厉害。

江睿点着头拍了拍慕玹的肩,脸上洋溢着自豪。

江睿又朝着那群弟子道:“大家都要向慕玹师兄学习知道吗?慕玹师兄在我这里可是很努力的!”

“知道啦!”弟子们齐声道。

同类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