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重生后我只能种田
书名:重生后我只能种田
类别:古代言情
状态:连载中
作者:淡竹枝
更新:2021-06-06 05:30:05

在线阅读

简介

重生后我只能种田最新章节,最新重生后我只能种田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重生后我只能种田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非常好看,罗城最偏僻的上古里村三年没人住的万家破屋村长安排入住了一户许姓人家第二天许家唯一的儿子没了第三天许姓男人将自个儿挂在了树上一妻二妾四闺女,个个貌美如花陈张韩杨四大家族正好盯上了她许家有女不外嫁要娶就将房子修在村里一起种地吧

白相公与许娘子(人蛇) 白雪 张云欣
章节目录
精彩节选

夜已深,张杨氏放下做了一半的鞋底揉揉了眼睛,这才站起身脱了外衣裤吹了油灯爬上床。

“也不嫌累,总是熬夜给那几个臭小子做鞋,没几天就能穿得指拇露出来。”张大柱眼睛都睁不开了,还是记得女人喜欢睡里面,伸手将她捞起从自个儿身上翻过去。

“年纪小总是淘,我又不是后娘,布鞋都不给做几双平白让世人看了笑话去。”张杨氏突然想起一事:“他爹,隔壁新来的邻居是怎么回事儿?”

“谁知道呢,村长说了不用管呢,一看那一家子就不是简单的,小心惹上官司。”张大柱瞌睡一下就吓醒了,他还真是忘记了交待这事儿:“各家门立家户,记住,别往人面前凑。”

“嗯。”张杨氏应了一声,依偎在男人怀里慢慢的睡过去了。

一墙之隔的张家三个小子却在小声的讨论着这事儿。

“大哥,我看得可清楚了,只有一个男人,有三个妇人,还有四个小姐姐,有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子。”六岁的张来福一边擦着鼻涕一边小声说:“她们都长得很好很好看,就像天上的仙女一般。”

“扯淡,来福,你知道仙女长什么样?”十岁的张家福敲着他的头:“那四个小姐姐有多小,哪一个当我们的大嫂合适?”

说完这话还讨好的看向张洪福。

“你们别淘气,睡觉吧,梦里什么都有。”张洪福瞪了他们一眼。

家里很穷,这两年爹娘总是为自己的亲事发愁,也不知道上哪儿去讨一个媳妇。

没想到连家里的弟弟都替他担心上了。

他不是没看见那一行人,总觉得怪怪的。

隔壁以前是万爷爷住的,万爷爷死后都空了四年了。

从新邻居穿的衣服一眼就能看出来有钱人,为什么会来到鸟不拉屎的地方住这么几间破屋子,那不是扯淡吗?

听着两个弟弟打着呼噜,张洪福怎么也睡不着了。

蹑手蹑脚的爬了起来悄悄的来到围墙边“赤溜赤溜”的爬上那棵大槐树,坐在上面看着隔壁的屋。

屋顶全是茅草,这几年早就没人管,稀稀落落的几乎都可以看到屋子里透出来昏黄的油灯亮光。

爬得高也看得远,屋子里说话的声音自然也听得清。

“掌灯,掌灯。”男人着急的声音传出来。

“爷,这里只有这种灯。”女人压抑着的哭腔:“少爷从前儿个起就发热了,那些人也不同意给他看诊,爷,这可怎么办,少爷一身滚烫,婢妾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没用的东西!”随后传来:“啪”的一声响:“带一个孩子都带不好,莫娘,从今儿个起,孩子就记在你名下。”

“爷,臣妾错了,爷,求求你,少爷是臣妾的命啊,爷……”女人苦苦哀求。

“啪啪啪”又是一连几声响。

这是打耳光!

张洪福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打得肯定疼。

陈妾是那个女人的名字?

这女人真可怜!

“少爷是你的命,也是爷的命,你养不好还想霸占着,你这个贱人……”骂声在一阵咳嗽声中停止。

有女人谢恩的声音,有孩子像小猫一样的啼哭,还有不停的咳嗽,再夹杂着喝斥叫骂声。

真乱!

张洪福抬头看天,这一家子从哪来的?

那男人好像也不是好东西。

爹总说媳妇是用来疼的,你们几个小子谁要惹了他媳妇生气,他就揍死你们。

娶个媳妇多不容易,他居然打自己的媳妇?

对了,来福说是一个男人三个女人,看来他是媳妇有点多所以不心疼。

他家穷,连一个媳妇都讨不回来,真是不公平!

张洪福瘪瘪嘴溜下树,回到床上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

早起是他的习惯,天不亮就要起床去捡狗屎,运气好还能在大道上捡一些马粪,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

捡粪这么光荣的任务他从五岁就开始做,这些年硬是积累了不少的经验。

提着竹篼拿着竹夹子出门,路过隔壁的时候下意识的就看一眼。

“吱”的一声,破败的大门打开,一个着翠绿色衣衫的姑娘提着水桶出来正东张西望满脸的疑问。

“小姐,你是要打水?”张来福是热心肠的人:“顺着这条小路过去就有一条小河沟,我们村子里的人都是在那儿打水吃的,洗衣服也在那里洗。”

“谢谢小哥。”许欣兰连忙屈身施礼,脸上瞬间染上红晕,对这种礼仪她还不适应,但总得入乡随俗啊,不能坏了许家的规矩。

“不……不客气。”好家伙,张洪福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好像确实该这样回应,怕自己有错飞快的跑了开去。

这明明就是大户人家才有的礼仪啊!

躲在自家柴垛旁边,看着许欣兰提着水桶吃力的去小河边的时候,张洪福就想她怎么能将这桶水给提回去?

走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许欣兰将木桶重重的丢在地上,站在小河边看着河水倒映出来的清秀面容摇了摇头。

长得好看能有什么用?

弱爆了!

她连提一个空木桶都提不动,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

你道这一家子为什么会来到这偏远的河谷平原罗城上古里村?

那是因为这位爷是废太子。

在夺嫡中失败了新帝为了彰显他的仁爱好心的没有要他命,只是远远的将他一家子送到这个边远的地方来修身养性。

这位爷有正妃莫氏侧妃刘氏妾室齐氏。

正妃所出两个嫡女许欣仪许欣月,侧妃有一女许欣佳,好命的生下了原太子府唯一的儿子许德康。

本尊的亲娘就是那最低等的妾室,她是庶出的女儿!

这身份可真是尴尬得要命。

从摇摇摆摆的马车上醒来原主的记忆直接冲撞脑门,原主是有小姐的身体当不得丫头的命。

马车行了一个多月,原主就在马车上一命呜呼。

重生穿越的故事常看,却没料到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当郡主小姐的时候她不来,这会儿倒霉摧的来填了别人的坑。

流放的圣旨一下,府中得力的人早已不知所踪。

不用问也能想象得出,砍了废太子的手足你还能怎么着?

余下的婆子丫头下人全都各奔东西了,树倒猢狲散也无可厚非。

一路上所有伺候人的活儿落在了她们母女头上。

哪怕是庶出也是千金小姐从来没干过这些事儿啊。

又累又怕还长途颠跋估计着这才是真正要了她命的原因。

现在的她要打水回去煮饭洗衣伺候这一大家子!

未来,还要想办法养活这些米虫。

单是想想前景许欣兰就欲哭无泪,甚至有想跳进小河沟里再重来一次的冲动!

卢管事昨天是当着面说得很清楚,会留两个人“保护”他们的安全。

他们一家子只能在村上不要走动,连镇上都不能出现,否则……

确定,重生后的她只能种田,老天爷一定是故意的!

深吸一口气小心的走到河边,虽然已是阳春三月但她不敢大意,这河水依然还是要命的。

特别是这具破败不堪的小身板,真要沾染上风寒什么的别说太医了就是大夫都请不起。

破屋里,许德康可不就还在和高烧做着斗争吗。

看着那个可怜的小人儿,许欣兰的第六感并不怎么美。

新帝能放过废太子本身就透着诡异了,废太子的儿子想要好好的长大怕是难事。

若不然,从一开始风寒发热起,刘侧妃就就苦苦哀求送她们来的卢管事要看大夫。

但是卢管事压根儿不理会,只说他要按着今上的命令在数日内将人送到上古里村还得回去复命,否则他一行十二人就得全部丢命,耽搁不得。

废太子那会儿早已失去了开口的本能。

他不开口或许孩子还有救,越是开口孩子死得越快。

许佳欣是三天前接手的这个烂摊子,她也算是看出来了,废太子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从云端跌落下来完全没有适应这样的生活,脑子也不想事,整日里还浑浑噩噩的,他没有意识到眼前最重要的是生存是保命。

在流放的时候,原太子府的一应财物都没法带走悉数被充了公。

这一群笨的也不藏个私,据她所知,如今她们手上加起肯定不足十两银子,所有的事都是正妃莫氏在管理。

莫氏并不是什么善茬,若不然昨晚就没有怒打刘侧妃说要将孩子给正妃养的事发生了。

都到了这份上了,她们肚子里装的还是坏水,以前的宫斗宅斗戏码继续演绎,真不知道怎么大结局。

原主的亲娘性子最是温顺,当然,许欣兰没看出来是真还是假,毕竟她的身份决定了这人不能多话。

艰难的从小河里提了半桶水上来,许欣兰双手提着走了两步不得不放下,桶里的水花溅起来吓得她赶紧后退,结果一不小心却摔倒在地上。

作为人好心好体力好的三好年轻人张洪富躲着都看不下去了。

“小姐,需要帮忙吗?”看着地上那个狼狈的姑娘,张洪富口齿变得伶俐了不少。

对方越强他越害怕,越弱他就越有保护欲。

虽然他不知道新邻居一家是干什么的,但是眼前的小姑娘肯定无害。

“谢谢你。”娘啊,世上还是有好人!

虽然那句小姐需要帮忙吗有点不敢多想,但是人家真的是只是帮忙。

只见他看了看木桶里的水叹息一声,提了桶转身到水河里,打了满满一桶就往家的方向走。

有力气就是不同,这桶里的水都只是微微荡漾,大步往前走,许欣兰提着衣衫还需要小跑才能跟上,累得气喘。

“小哥哥你贵姓,奴家姓许,闺名欣兰,小哥可以唤奴家小兰。”打好邻居关系是必须的,自报家门混个脸熟。

“我家姓张,叫张洪福。”听着她说话的声音张洪福骨头都有点酥,到她家门口了放下木桶得赶紧走,让人看见了就说不清楚。

一到家门口,张洪福快速停了脚步放下水桶直起了腰,走得急的许欣兰没刹住直接撞上了他的后背。

“啊!”屋里屋外同时一声惨叫。

:。:

同类推荐
热门排行